《殺戮荒村》被稱作巴西版《寄生上流》 導演與奉俊昊像「表兄弟」

文|項貽斐
《殺戮荒村》有機會角逐明年2021奧斯卡金像獎。(捷傑提供)

該片由巴西名導克雷伯曼東沙費侯(Kleber Mendonca Filho)與長期合作的美術指導胡里安諾杜內耶斯(Juliano Dornelles)首次聯合指導,以坐落巴西邊陲之地的村莊為故事背景,直視殖民心態下的人性殘暴與無情。對於《殺戮荒村》被拿來與《寄生上流》比較,與《寄生上流》韓國導演奉俊昊同年的克雷伯曼東沙費侯,在接受《The Playlist》訪談時笑說「《殺戮荒村》《寄生上流》就像表兄弟一樣,奉導演和我也說著相同的語言。」

克雷伯曼東沙費侯與奉俊昊是屬於同一時代背景,同時受《月光光心慌慌》約翰卡本特、《瘋狂麥斯:憤怒道》喬治米勒、《變蠅人》大衛柯能堡、《E.T.外星人》史蒂芬史匹柏等1970年代至80年代初期電影名導影響,作品也均控訴資本主義下「階級」帶來的貧富差距、經濟剝削、政治腐敗、種族分裂等,透過電影聚焦全球不可忽視的議題。

《殺戮荒村》以91%爛番茄新鮮度大獲好評。(捷傑提供)

《殺戮荒村》故事講述不久的將來,邊遠的巴西小村莊「巴庫勞」女村長辭世,享耆壽94歲,全村哀悼的同時怪事卻連連發生,當地居民賴以為生的水車遭子彈射擊、地名從Google地圖上消失、手機失去訊號、不明UFO無人機從頭頂飛過,未知的不安一步步逼近,純樸小村莊一夕間變成「狩獵場」。

該片在巴西吸引數百萬人觀影,以91%爛番茄新鮮度大獲好評,還有人認為「這部片比足球和森巴舞更能代表巴西!」 去年雖沒有機會代表巴西角逐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獎,但今年3月由發行商Kino Lorber在美國上映,使該片仍有資格競爭2021年奧斯卡其他類別獎項。

更新時間|2020.09.26 12:40

鏡週刊4年了,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。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,我們成立了會員區,提供會員高品質、無廣告、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,邀您立即體驗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