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鏡到底
2020.10.17 05:58

【尤美女番外篇】離婚律師教戰手冊 尤美女闡述「夫妻的世界」

文|曾芷筠    攝影|周永受    影音|鄒雯涵
尤美女獲頒法國國家騎士勳章時,先生黃瑞明到場祝賀,她說婚姻關係要靠經營,也謝謝丈夫讓她婚後還保有發展自己的自由。
尤美女獲頒法國國家騎士勳章時,先生黃瑞明到場祝賀,她說婚姻關係要靠經營,也謝謝丈夫讓她婚後還保有發展自己的自由。

尤美女曾經去到法國亞維農藝術節,看到女性藝術家的表演。那是以女性操偶師為主的「真快樂掌中劇團」,演繹3個不同時代的女性:「第一個是王寶釧,她苦守寒窯18年,死後喝下孟婆湯,下一世變成潘金蓮,結婚下嫁給不想嫁的人,被打死後又到孟婆那裡,她說想要自由戀愛,就變成白素貞,跟書生結婚生子,享受愛情生活,卻被法海陣在雷峰塔,最後這個女人說不要再結婚,要當獨立自主的女性,故事到這裡ending。」

劇中透露出女性主義精神:「女人經歷成長之後,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女性。法國對藝術、文化、人權很重視,國會庭院裡刻了世界人權宣言,因為信守這些價值,當他們看到台灣成為亞洲的燈塔,通過同婚、推動廢死,他們也很感動。」

尤美女的一生也經歷好幾次突破,「我國小開始就是模範生、班長,很同溫層,婦女、性別意識是完全沒有的,標準答案背起來就可以過五關斬六將,直到考上律師、司法官我都還沒有獨立思考。如果不是婦女新知的啟蒙,我的人生大概就是賢妻良母。」高中時,她收到彰化高中的男生傳來的紙條,折得小小的,我看到嚇壞了,害怕會被記過。

可見她後來成為專辦離婚案件的女律師是多麼不容易。那個年代女律師少,尤美女的大學同學有3分之1是女生,但畢業後多半結婚走入家庭,無法應付艱難的律師考試。講起當時的離婚案件,她滔滔不絕:「那個年代最常處理太太被家暴,離家出走,先生再到法院提告惡意遺棄,太太收不到法院通知,最後被離掉了也不知道。那時還沒有〈家暴防治法〉,沒驗傷就沒有證據,子女監護權女性也拿不到。我幾乎都在做諮商、陪伴,用女性主義的方式讓她看到自己想要什麼?再想對策、用談判的方式解決問題。」

1996年,大法官做出第365號解釋,認為〈民法〉第1089條規定當雙親對未成年子女的親權行使上有不同意見時,以父親意見為主,違反憲法規定的男女平等,又往平權邁進一步。

「我empower很多人,記得有一件是先生外遇、家暴,再告太太不履行同居義務。我問她要不要回去?她說不敢,我說不履行同居義務還是會變成敗訴,被掃地出門,孩子、財產留下,除非當場回去。我一直幫她做心理建設,告訴她:『回去的目的是蒐證,婆婆、先生罵妳就蒐證,打妳就報警。』她終於願意回去,先生很驚訝,全家人對她相敬如賓,最後就談到比較好的離婚條件,監護權、房子歸她。現在她過得很好,小孩大了,我也跟她說孩子要見爸爸就讓他看。」

對於自己的婚姻,她認為也是要靠經營。「幸福美滿不是從天上掉下來,我的婚姻經營之道是互相尊重,我很感謝先生,結婚還保有各自發展的自由,而且互相扶持。」對於婆婆、妯娌也頗有辦法,懂得怎麼哄婆婆開心,「像我婆婆喜歡買衣服,但很節儉,所以我每年買一套她很喜歡、很高雅的衣服,讓她過年可以穿,就很有面子,很開心。家務不要一肩扛,不要去當超人把所有事情打點好,妯娌大家分工,就不會競爭。如果可以讓婆婆變成媽媽,婦運就成功了。」

從膽小規矩的女學生,到女性主義律師,再到推動性別平權的立委,她也是不斷喝下孟婆湯、不斷新生的女人。

★鏡週刊關心您:遠離家庭暴力,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相關關鍵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