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鏡到底
2020.10.17 05:58

【尤美女專訪1】乖乖牌受女性主義啟發 她穿保守套裝也堅持紅髮挑染

文|曾芷筠    攝影|周永受    影音|鄒雯涵
尤美女(中)7月於法國大使官邸受勳國家騎士勳章,她的努力被世界看見,丈夫黃瑞明(左)也到場。
尤美女(中)7月於法國大使官邸受勳國家騎士勳章,她的努力被世界看見,丈夫黃瑞明(左)也到場。

尤美女總是身穿優雅套裝,戴珍珠項鍊與胸針。她是典型異性戀,卻成為男女平等、同婚法案的重要推手。她被同志族群封為「同婚女神」「媽祖婆」,也被保守派貶為性解放妖魔。

她在體制裡叛逆,瘦弱身軀裡藏著強大意志,順風逆風都堅持站在理想制高點。但那位置孤獨又艱辛,更是在政治險阻夾縫中求生存。這一次,她首度揭露背後的心路歷程。

尤美女記得,6年前她第一次提出同婚法案(《民法》修正案)送進國會司法法制委員會時,她一人孤伶伶地等在主席台中央,「我是召委,5人簽字、3人在場就可以開會,當時反同方施壓讓國民黨立委都撤簽,我一直等到快中午,沒有半個人來,只好散會,法案胎死腹中。」

等了幾個小時都在幹嘛?她笑出來:「滑手機啊!不然還能幹嘛?」她心裡有底,法案不會那麼順利,但還是期待奇蹟,沒想到被所有人徹底杯葛。

 

進婦女新知 乖乖牌啟蒙

尤美女今年7月獲頒法國國家騎士勳章,讚揚她立委任內對性別平權、人權的堅持,改革路途漫長艱辛又孤獨,她始終樂觀面對。
尤美女今年7月獲頒法國國家騎士勳章,讚揚她立委任內對性別平權、人權的堅持,改革路途漫長艱辛又孤獨,她始終樂觀面對。

這天我們在立法院拍照,她穿套裝、戴胸針和珍珠項鍊,緩緩走上青島東路的天橋。去年5月17日《同婚專法》通過後,她在此向馬路上的群眾揮舞彩虹旗。她的穿著實在老派保守,多年幾乎只穿林佳樺的品牌,說話理性到像老師上課,唯一有點衝突的是瀏海那幾撮紫紅色挑染。一問,這個髮型竟然是近20年前流行挑染時染的,如今挑染早不流行,20幾年來不變的套裝與挑染顯得有些不合時宜。

這不是她第一次不合時宜。1982年她27歲,剛考上律師、司法官,在彰化女中學姐劉毓秀(本姓黃,推廣婦運改母姓)的邀請下加入婦女新知雜誌社,先生黃瑞明(現任大法官)鼓勵她去看看,「他以前在台大法研所屬於反對派,會寫文章批評政治,被教官審稿、停刊,他們又去印刷廠偷藏,我曾做惡夢夢到他被抓走。他在政治上給我很大啟蒙,因為我是喝國民黨奶水長大的乖乖牌。」

1990年代初期,尤美女(中)以律師、婦女新知董事長身分推動多項性別平等、婦女兒少權益相關法案,圖為婦女新知於3月8日婦女節發起遊行。(尤美女提供)
1990年代初期,尤美女(中)以律師、婦女新知董事長身分推動多項性別平等、婦女兒少權益相關法案,圖為婦女新知於3月8日婦女節發起遊行。(尤美女提供)

她穿著裙裝、高跟鞋去參加婦女新知聚會,第一次見到這麼多「女性主義者」,看到頭戴鴨舌帽、穿短褲、揹著相機的紀錄片導演簡扶育,驚訝女人竟然可以這麼前衛!一場討論法律的會議上,大家請這位新科律師從法律角度講解婦女問題,尤美女很困惑吶吶地說:「我們老師說法律沒有男女不平等的問題啊…」一群女性主義者全炸了鍋,新知元老李元貞說:「女人被家暴、離婚掃地出門,連子女監護權和財產都沒有耶!妳還在老師說,都被騙了!」

她邊回憶往事邊笑到掩面:「當時真的很想找個地洞鑽進去。」從小習慣背標準答案,她學習女性主義後,重新從社會案件中看婦女處境,成了專辦離婚案件的律師。但多數時候更像在做心理諮商,教戰受暴婦女如何蒐集證據,拿到更好的籌碼談離婚條件。「我媽說什麼案子都可以接,就是不能接離婚的案子;我不管,我什麼案子都不接,只接離婚的案子。傳統觀念覺得離婚是拆散別人家庭,損陰德,但拆散一對怨偶,成就二對佳偶,我覺得是積陰德。」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相關關鍵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