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鏡到底
2020.10.17 05:58

【尤美女專訪3】黨鞭當面說:「拜託尤美女放了民進黨!」 她只能夾縫求生存

文|曾芷筠    攝影|周永受    影音|鄒雯涵
尤美女多年來維持同樣的髮型與服裝,已是她專業形象的一部分。
尤美女多年來維持同樣的髮型與服裝,已是她專業形象的一部分。

經歷這番腥風血雨,記者會時站在身邊的立委們為了顧全大局都閃邊,避她唯恐不及,有人批評她躁進、一意孤行,最後只剩下段宜康願意替她溝通發聲。她語氣略有不平:「政治有時候只能啞巴吃黃連,反正忍一忍就過去啦!很多眉角不是我可以掌握,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。以前婦運時期推法案,很多立委說會幫忙,但只是發個言就讓法案自生自滅,可是我的個性沒辦法讓它自生自滅。」

不少人形容她的個性「雖擇善固執,卻從不發脾氣」,問她遇到挫折都怎麼處理?她一派輕鬆,「回辦公室整理卷宗啊!助理排成一排每個都要討論法案,整天忙得團團轉。」她是資料控,辦公桌上資料高高疊起,隨時有崩落危險。

2017年第748號大法官釋憲出爐,明示同性婚姻應合法化。但正反雙方壁壘分明火車對撞,她則被釘上箭靶。那段時間,她去濟南教會演講,反同團體揚言包圍,警察擔心她被打,要她提早到教會,躲在不到1坪的儲藏室裡。她在裡面就著昏暗燈光讀資料、吃便當,下午演講結束再請女警扮演她坐車離開,聲東擊西,她笑說:「真的很像在演電影007。」

 

淪政治戰犯 堅守不退縮

2018年公投前,尤美女(左)與同志團體一起爭取社會支持同婚。(翻攝彩虹平權大平台臉書)
2018年公投前,尤美女(左)與同志團體一起爭取社會支持同婚。(翻攝彩虹平權大平台臉書)

2018年正值公投選舉,反同勢力巨浪滔天,小抄哏圖紛紛出籠,她希望政府釋出澄清訊息,但發出去的LINE訊息被已讀不回。同黨立委服務處被反同者包圍,他們抱怨:「我乎哩害死!選區壓力真大。」尤美女說:「我可以去你的選區講清楚。」他們回應:「哩麥來!哩來擱卡死!」她形同被孤立,私下協商不會找她,消息也被封鎖,「當時真的很鬱卒,我一再示警,但講話沒人理。」

11月24日,與同婚相關的3項公投法案以700萬對300萬票的巨大差距落敗,民進黨也在五都選舉中兵敗如山倒,力推同婚的尤美女成為頭號戰犯,抗議電話湧進辦公室,助理接電話接到哭。

那個晚上,她流下不甘心的淚水,但聽到同志們沮喪地聚集在二二八公園,她知道同志們受傷更深更痛,半夜12點跑到現場打氣,上台喊話:「我們已經一起走了很長一段路,雖然時代的列車不會一下子就抵達終點,但請每一個人都不要中途下車,一起繼續往前。」是的,她身後的戰友只剩下同志團體了。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社工主任鄭智偉說:「反同力量那麼大,連我們一度都想要後退的時候,她卻說:『要站穩,不要輕易後退。』」

那真是逆風谷底了。關於同婚,她原堅定主張修改《民法》,公投後只能妥協接受專法。選後時任行政院長賴清德召集黨團檢討,會議上眾立委輪番砲轟同婚拖垮選舉,她仍堅持發言,大意是:即便是專法也不能違背大法官的解釋,並強調人權議題不能公投。黨鞭柯建銘當面直說:「拜託尤美女放了民進黨!」一位前柯建銘幕僚回憶:「當時同婚議題在黨內是分裂的,根本沒共識,府院黨也沒有討論過要不要支持同婚,大約有8成反對。難怪尤美女在公投後的處境就是被大家圍攻。」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相關關鍵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