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鏡到底
2020.10.17 05:58

【尤美女專訪4】妙喻同婚「讓婚姻有ABC餐各種樣貌」 CNN讚譽她是東方女性代表

文|曾芷筠    攝影|周永受    影音|鄒雯涵
卸任立委後,尤美女(中)持續協助婦女新知推動後續修法、教育等工作。
卸任立委後,尤美女(中)持續協助婦女新知推動後續修法、教育等工作。

改革是一條漫漫長路,從只有她一人站在主席台,到終於能爭取到黨內少數人支持,她一次次挫敗,卻從不絕望。最低潮的那段時間,她接到許多同志朋友寄來的卡片、甜點、打氣電話,她沒哭哭啼啼,反而像個熱心歐巴桑,安慰哭成一團的支持者。

2019年5月,《同婚專法》通過前的最後一哩路,她仍鴨子划水,堅守婚姻定義與結婚登記,不能違憲;最後,開出了6比4的逆轉勝利。黨團總召柯建銘告白:「我向《憲法》低頭。」尤美女也與投反對票的立委林岱樺擁抱。那天下午,她從天橋上走下來與同志擁抱,流下喜極而泣的淚水,一整天烏雲密布下著大雨,投票結束時天空放晴,彩虹出現。

問她從離婚律師到同婚立委不會覺得很衝突嗎?她楞了一下:「沒想過耶!婚姻重要的是品質,以前聽人批評異性戀婚姻太僵化,就像只有A餐,要嘛就吃、不吃就拉倒,應該把門打開,同志進來就有A、B、C餐各種樣貌。」

 

夫妻共協商 家務也平權

尤美女(後左)與黃瑞明(後右)是台大法律系系對,婚後育有2女1子。(尤美女提供)
尤美女(後左)與黃瑞明(後右)是台大法律系系對,婚後育有2女1子。(尤美女提供)

尤美女與先生黃瑞明是台大法律系系對,初戀就結婚生子,你們的婚姻會不會也像吃A餐?她笑笑:「他以前也有點傳統大男人,剛開始不會做家事,下班我衝廚房,他去客廳看新聞,我就會臉很臭。我只好改變他,協調一起做家事、帶小孩,我們的原則是一方發飆一方就閉嘴,不然2個律師的嘴巴會大戰。」

她34歲時意外懷了三女兒,婆婆、媽媽都因年紀大不便再幫忙帶小孩,她本來準備拿掉,先生卻說:「我來帶啊!」小女兒半夜只要哼一聲,先生就手忙腳亂起來泡奶。她淡淡說:「我本來想起來幫忙,狠下心來裝睡啊!所以育兒不是天生母職,可以改。」就像法律不完美,但還可以改,「立院也不是到這屆就結束,不然以後的人要幹嘛?婦運走了40年還在努力,《民法》到現在都還沒修完呢!」

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(CNN)曾稱讚尤美女:「她是東方女性代表,謙遜但意志堅定。」那又溫和又強硬的形象,一如她維持多年的套裝與挑染,「我有白頭髮時剛流行挑染,我就挑幾根,大家都說好看,去開庭,法官也沒說什麼,後來就變成固定。雖然現在已經退流行,但我本來就不追流行,這適合我,有點不一樣,但不是那麼突出,在陽光下又顯得很亮。髮型是個人形象很重要的一部分,最不敢變的都變了,有什麼不能改變?」

拍完照,她走進人流去搭捷運,邊笑說今年滿65歲可以「嗶嗶」(敬老卡)了,那份不合時宜讓她堅持到了這裡。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相關關鍵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