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會
2020.10.18 05:58

【全文】警察扮記者檳榔摻安眠藥 台灣首宗人肉炸彈案揭祕

文|劉文淵    攝影|翁睿坤    繪圖|米承鶴 
黃金生抱著汽油彈,接受警察喬裝的記者採訪,訴說委屈與不平。(東森新聞提供)
黃金生抱著汽油彈,接受警察喬裝的記者採訪,訴說委屈與不平。(東森新聞提供)

17年前,台灣發生治安史上第一起人肉炸彈客自爆案。通緝犯黃金生在新北市新店山區遭警方圍捕,最後抱著一顆汽油彈與警方對峙7小時,期間還要求媒體採訪,希望透過現場連線訴說委屈。警方派人喬裝記者,與另一名正牌記者帶攝影機和黃溝通,並提供摻有安眠藥的檳榔讓黃嚼食,希望趁機搶下黃的炸彈,無奈黃察覺有異,要求員警與記者離開,最後引爆汽油彈自盡。

2003年4月16日,時任新北市警局新店分局偵查隊偵查佐施俊雄正在休假,晚間7點,他騎著機車準備回新店烏來老家,卻發現路旁停滿了消防車、採訪車,他好奇停車察看,才一下車,就被時任新店分局偵查隊長洪俊義看見,洪一把拉住他,並立即下達任務指示,要求他參與談判。

施俊雄表示,人肉炸彈客自爆案,是他從警32年印象最深的刑案。
施俊雄表示,人肉炸彈客自爆案,是他從警32年印象最深的刑案。

 

自戕未果 持汽油彈嗆聲

施俊雄告訴本刊,17年前的往事,至今仍歷歷在目,驚險的談判過程讓他永生難忘,更直言這是他從警32年生涯中,印象最深刻的刑案。

原來當天下午,新店警方與刑事警察局幹員循線圍捕一名改造槍枝的通緝犯黃金生,黃先是在一處鐵皮屋內與警方對峙,但是因無路可逃,加上不想再次入監服刑,索性持改造手槍自轟尋短,沒想到卻因槍枝卡彈無法擊發,最後竟抱著一顆汽油彈,逃到附近一處山路邊坡,不斷嗆聲要與警方同歸於盡。

黃金生(中)早年曾因涉及毒品、槍砲等案件,多次遭警方逮捕。(東森新聞提供)
黃金生(中)早年曾因涉及毒品、槍砲等案件,多次遭警方逮捕。(東森新聞提供)
警方曾在黃金生身上搜出他自己改造的槍彈。(東森新聞提供)
警方曾在黃金生身上搜出他自己改造的槍彈。(東森新聞提供)

警方的情資顯示,黃金生曾在海外學習土製炸彈技術,對他懷中炸彈的威力不敢輕忽,因此不敢貿然攻堅,改採談判的方式企圖化解他輕生的念頭,但黃態度堅定、拒絕投降。為了陳述自己的委屈,黃向警方要求,希望媒體能到場採訪,警方為了伺機制伏黃,於是找了路過的偵查佐施俊雄穿電視台制服,及一名真的媒體記者持攝影機,到場與黃「現場連線」。

施俊雄與這名記者雖然聽取警方的任務提示,但2個人一開始根本摸不著頭緒,只知道要與歹徒談判,2人穿上防彈背心,隨即挺進現場,當他們看到歹徒抱著一顆巨大的汽油彈時,心已涼了一半。

「阿娘喂!這個汽油彈這麼大!」施俊雄與記者才靠近黃金生身邊,就嚇得直冒冷汗,這時記者先開口:「黃金生,我們是電視台記者,來採訪你了。」黃聽到後,原本有些疲累的眼神突然亮了起來,接著便說:「你們過來啦!我不會害你們。」聽到黃釋出善意,施馬上接著說:「我怕汽油彈會爆炸,你可以先放下來嗎?」

刑警施俊雄(左)扮成電視台記者,與扛著攝影機的正牌記者(右)準備進入封鎖現場談判。(東森新聞提供)
刑警施俊雄(左)扮成電視台記者,與扛著攝影機的正牌記者(右)準備進入封鎖現場談判。(東森新聞提供)

 

傾聽委屈 伺機化解僵局

黃金生聽了有些憤怒,便隨口回說:「那你們不要採訪了!」施俊雄為了要達成任務,只好靠近黃身邊坐了下來,開始傾聽他的委屈,此時手持攝影機的記者則把頭燈照向黃懷中的炸彈,希望讓在後方持夜視望遠鏡監控的警界高層,能看清楚炸彈的構造。

施俊雄告訴本刊,觀察約半小時後,發現黃金生的炸彈是由4組黑火藥與1組汽油彈組成,以拉引方式引爆,警方原想用剪刀剪斷,但黃把引線緊緊纏在手掌中,因風險太大作罷,之後又打算找狙擊手,直接朝黃的頭部射擊,但又擔心影像被直播出去、畫面太血腥而放棄。

刑警喬裝成電視台文字記者,拿著麥克風接近黃金生,希望勸他投降。(東森新聞提供)
刑警喬裝成電視台文字記者,拿著麥克風接近黃金生,希望勸他投降。(東森新聞提供)

這時的黃金生以為電視台正在現場連線,滔滔不絕訴說這些年的委屈,包括如何被朋友出賣、錢被誰騙了等等,警方也試圖從他的說法拼湊線索,希望能順利找到化解僵局的方法。施俊雄表示,當時他感受到黃情緒起伏很大,言語時而高亢、時而低落無助,他聞到黃身上傳出酒味,懷疑黃之前有喝酒,因此詢問:「要喝水嗎?」黃一口答應,他立即轉身向長官回報。

 

摻藥露餡 歹徒識破身分

此時正牌記者想要轉移黃的注意力,拿出相機向他說,要拍幾張照片給其他報社,但拍照時會有閃光燈,希望黃不要嚇到。黃一聽隔天要上報,嘴角不時露出得意的微笑,之後就按照記者的指示,擺姿勢拍照。

在後方觀察的警方見機不可失,打算在礦泉水、運動飲料摻入安眠藥,希望讓黃金生喝下後昏睡,伺機奪下他的炸彈,沒想到礦泉水、運動飲料摻入安眠藥之後,由透明變成藍色、翠綠色,警方只好放棄,繼續討論其他對策。

黃金生後來表示想吃檳榔,警方靈機一動,將安眠藥磨成粉末狀,加在「包葉仔」檳榔的「白灰」內,黃不疑有他,一口氣拿了2顆塞入嘴裡大嚼特嚼,警方見狀,認為黃終於中招了。

警方在檳榔內摻入安眠藥,希望黃金生嚼食後昏睡,趁機奪下汽油彈。(圖為示意畫面)
警方在檳榔內摻入安眠藥,希望黃金生嚼食後昏睡,趁機奪下汽油彈。(圖為示意畫面)

施俊雄說,吃下摻有安眠藥檳榔的黃金生卻好像沒事一樣,並未出現想睡覺的眼神,他懷疑可能與黃剛喝了酒有關,因此又回頭拿了2瓶運動飲料,把其中一瓶摻有安眠藥的交給黃,另一瓶沒摻的自己喝。為了怕黃起疑,他還刻意要持攝影機的記者把機器放下,希望灰暗的夜色能騙過黃的目光。

此時黃金生與警方對峙已經超過7個小時,可能真的口渴了,他一拿到飲料不假思索就喝了下去。約5分鐘後,黃可能發覺檳榔或飲料不對勁,只見他臉色一沉,淡淡地對著施俊雄及記者說:「我知道你們是警察,不是記者,你們有家庭、妻小,不要跟我『配』,跟我『配』你們不划算。」

施俊雄一聽驚覺不對,連忙安撫黃金生:「大仔,莫按呢啦!好好商量啦!」但黃不為所動,並拉高聲量說:「我算50聲給你們跑!」接著開始倒數。當時施還試圖勸黃,但記者見情勢不對,趕緊上前抱住施說:「走了啦!要爆了!」

喬裝成記者的刑警與正牌記者往外跑沒多久,黃金生便引爆炸彈。(圖為示意畫面)
喬裝成記者的刑警與正牌記者往外跑沒多久,黃金生便引爆炸彈。(圖為示意畫面)

 

引爆炸彈 遺體支離破碎

2人跑了幾步後,發現一旁有警方的偵防車,立即縱身跳到車前,此時後方傳來熱氣,接著聽到一聲低沉的爆炸聲,聲音雖然不大,卻因當地是山谷,3秒後還聽到另一邊山頭傳來回音,現場沉寂數秒,大家才回過神來。

爆炸現場冒出一顆巨大的火球,火勢猛烈、直衝天際,連一旁的樹枝也因此著火,警方與消防隊員見狀立刻上前滅火,卻發現路面盡是黃金生炸碎的屍塊,軀幹也早已殘破不堪,確定他當場死亡。

汽油彈引爆時,現場火光四射,黃金生同時也被炸碎。(東森新聞提供)
汽油彈引爆時,現場火光四射,黃金生同時也被炸碎。(東森新聞提供)

施俊雄告訴本刊,他起身時與搭配的記者相互擁抱,慶幸平安無恙,但全身早已溼透,他第一時間向同事借來手機打電話回家報平安,當妻子得知現場那位「胖胖的記者」竟是自己的丈夫,就在電話那頭哭了起來,他不知怎麼安慰妻子,只能頻頻道歉。

施俊雄與記者等檢察官看完現場,持香走近黃金生的大體,感謝黃「沒一起帶走他們的性命」,並默默祝黃一路好走,希望他來生能做個好人。

刑事特搜
刑事特搜

★鏡週刊關心您,再給自己一次機會

安心專線:1925(24小時)/生命線:1995/張老師專線:1980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相關關鍵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