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登山奇人蕭添益3】魯蛇在山裡找到歸屬感 他帶兒子克難環島展現父愛

文|鍾岳明    攝影|鄒保祥    影音|鄒雯涵

人生太難了,他開始瘋狂爬山,一爬十多天,「一開始純粹想走出去,爬了一座山,就想爬得更多、更遠、更快,然後不想回家,回到市區就很煩心,山裡像一個可以逃離的地方。」山友見他爬得勤,推薦他當兼職高山嚮導,「雖然打工收入微薄,但我能做就做,一方面賺錢,一方面是解脫,知道自己在社會上還有存在價值。」他假日帶隊登山,平日也兼差教攀岩、溯溪,漸漸在山裡找到歸屬感,一個月超過一半時間都在山上,6年前轉職成專職的高山嚮導。

轉職嚮導 尋回個人存在價值

登頂後有什麼慶祝儀式?「沒有,拍照而已,我不論高興和難過都是三分鐘,情緒很快就過去。」確實,鋼鐵般的男子談起過往失敗,絲毫不著悽苦埋怨的神情,而是眼神堅定向前說:「我以前真的非常有自信,認為我什麼都能做,現在我知道自己不是無敵的,真實人生就是這樣。」

唯有談到讀高中的獨子,他臉部線條才有分毫軟化。他自認對兒子有愧,沒讓他過到好日子,夫妻離異後也無法時常陪伴兒子,「我每年會帶他去環島,住香客大樓和派出所的露營場,不用錢,或參加免費夏令營。我經濟狀況不好,但會買便宜食材,煮很好的晚餐給他,讓他知道有人關注他。」

感傷的話題匆匆結束,談回登山他又精神一振,說:「年輕時登山,我設定目標,挑戰並克服;出社會後,那是我練身體的地方;後來,那是我逃避的地方;現在,我嘗試去爬別人沒爬過的路線,就像回到年輕時,盡可能去嘗試與克服,那讓我感覺到存在!」比起難料的人生,登山更易規劃、掌握,預測路線。去年3月起,他陸續完成凱蘭特崑山北峰東南脊、品田山南壁、奇萊北峰西北壁,和聖稜線經典路線等四條首登路線,在攀登界留下紀錄。他把奇萊北峰西北壁的首登路線命名為「黑暗微光」,他說:「很多攀登前輩在那犧牲,我希望讓大家知道,它是可以被克服的,用完攀的一點微光,照亮那黑色的歷史。」也像是紀念他那段深不見底的黑暗人生。

蕭添益的人生路上曾經自信滿滿,也曾一度迷失,最終在山林原野間重拾過往的自信。

  

攀登不輟 預計直播攻佳陽山

那你人生爬到哪一階段了?「我不知道!」他毫不遲疑地說。至少從谷底向上爬吧?「也許吧,你永遠不知道未來!」那走出陰影了嗎?「應該是吧。」不確定的口吻遲疑了5秒,他改用一種登頂者的語氣說:「我不但走出來,還嘗試在另一個領域有些成就,我不是為了留名,也不是英雄人物,我只是一個努力的攀登者,我以前不斷在電子工程領域創造發明,現在是不斷嘗試新的攀登路線。」

從奇萊北峰返回登山口的路程不輕鬆,要下切到谷底的黑水塘山屋,再爬升翻越一座山頭。我們一路穿梭稜線、石坡、溪谷、山林、泥沼,體力急速消耗,只能專注眼前的步伐,但求平安返家;蕭添益走在前頭,卻不停想著另一座山頭,他說:「接下來我要爬佳陽山,那像一把向上插的劍,看起來很驚險。我不但要首登,我們還可以合作直播,台灣沒人做過攀登直播耶,這一定會有收視率的!」

鏡週刊4年了,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。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,我們成立了會員區,提供會員高品質、無廣告、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,邀您立即體驗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