蘭蘭夫人
2020.10.19 05:59

【蘭蘭夫人會客室(下)】謝盈萱的《孤味》 對馬桶有執念

文|王雅蘭
謝盈萱常入圍各種獎項,她雖沒以《俗女養成記》敲響金鐘,但她狂放形塑的角色大受歡迎,續集已開拍。(華視提供)
謝盈萱常入圍各種獎項,她雖沒以《俗女養成記》敲響金鐘,但她狂放形塑的角色大受歡迎,續集已開拍。(華視提供)

說起來謝盈萱多才多藝,去年金鐘獎頒獎典禮上台小來一段主持和忽男忽女演出,搏得滿堂彩,頗有郎祖筠、曾國城等劇場演員當綜藝咖也難不倒的味道,影視天空發展無限寬廣。

謝盈萱在新片《孤味》是深沈、叛逆、帶有自我毀滅氣息的神秘女郎;她在《俗女養成記》則嘻笑怒罵、毫無包袱的演盡台灣這一代的俗人俗事,逗樂觀眾、也成功打入基層觀眾群。隨著《俗》劇開拍續集,謝盈萱科班功紮得深又能在影視圈活躍,如果多一些這種不仇視通俗的硬功底,就是台灣觀眾之福。

有一段時間謝盈萱很常夢見馬桶,根本無法在外面使用坐式馬桶,「可能像吉本芭娜娜的《廚房》一樣,我是對馬桶有執念,必須非常乾淨。」不過她笑說自己沒有潔癖,「搬家東西都堆著沒有趕快收拾啊!」

謝盈萱這兩年成影視大紅人,她熱愛演戲,愛的是戴上面具演別人;下了戲不習慣成為焦點,因為對自己不太確定。
謝盈萱這兩年成影視大紅人,她熱愛演戲,愛的是戴上面具演別人;下了戲不習慣成為焦點,因為對自己不太確定。

舞台劇在各地巡迴演出時,謝盈萱最愛在旅館浴室中,伴著馬桶研讀劇本,每晚重讀、每天功力精進,到巡迴最後一場時,表現肯定和第一場不一樣。是否因為這樣,馬桶就和工作重疊,是否代表著謝盈萱對工作的重視,就不得而知了。

舞台劇可以日日精進,這樣要求完美的工作態度,遇到拍戲,一個鏡頭導演說OK,就不可能一遍遍再來,謝盈萱承認從舞台劇轉換影視演出的頻率,她還在學習。

矛盾的是,謝盈萱又和我們想像中對工作要求完美的人不太一樣,例如她不喜歡遲到…可是她會遲到。「我會為了遲到而覺得自己非常糟糕,可是明明算好了時間,如果出門前不洗那個澡、沒忘記帶什麼東西又回去拿就好了。」

學舞蹈時期的謝盈萱,作息或飲食都要嚴格控制,但當她發現戲劇才是真愛時,整個人就大放鬆起來,「我現在是一個不工作就非常懶散的人,可以一整天穿睡衣宅在家,非常隨意的那種。」

有的藝術家創意無限、生活也放縱,有的藝術家作息正常,並隨時累積能量與實力,謝盈萱的工作和生活,也像在這兩種形式中擺盪,她說:「吃太甜對我的胃不好,也不該喝珍奶那些,可是我就喜歡…」

這不就印証了謝盈萱在《孤味》戲中說的金句:「人真的很奇怪,明明知道對自己有害的事,卻偏偏要去做…」她明明非常瘦,脂肪肝的情形,卻連健檢醫生都嚇到。

謝盈萱喜歡看書,推薦《正常人》《國寶》《愛情三部曲》劇本書以及李維菁和平安壽子等人作品。另一方面她滿愛看網紅,嚷著看網紅可以知道年輕人在想什麼,尤其偏愛看吃播,她開心的時候,也是約朋友、或者宅在家大吃美食。

從文青書單、網紅到美食,看似跳躍其實正符合謝盈萱在矛盾中平衡的本質,就像她形容自己的「帶著內在的邊緣感」,處在娛樂圈的熱灶裡。

工作是謝盈萱目前人生排序最重要的一項,她曾在三十歲經歷人生最大低潮,因為這不能稱之為職業的職業,在理想與現實、健康與安定等因素上很難讓家人安心,所以一度考慮轉行;但她後來讓時間拖過了低潮,雖然沒有得到答案,也沒轉行。

「摩羯座很需要答案,甚至該準備四種方案才會有安全感。」謝盈萱匆匆來到四十歲,一樣沒有答案,但她拿三十歲也是這樣走過來安慰自己,「反正人生很多事情,也許到閉眼才會有答案吧?」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相關關鍵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