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
2020.10.17 11:29

【週末推書】「大腦不會說謊」行為能出賣一切 鏡文學人氣百合推理小說《腦科學事件簿》

文|鏡文學
(鏡文學提供)
(鏡文學提供)

當熱血、衝勁十足的菜鳥刑警——周靖琳,遇上冷靜、學有專精的腦科學家——湯英理。究竟會擦出什麼樣的驚奇?

屢屢犯下虐殺幼童案件的神祕凶手、潛伏在暗處,假藉「清洗」之名行謀殺之實的嫌疑犯,明明應該存在,但卻遍尋不著的屍體……從一開始的針鋒相對到合作無間,她們原是工作夥伴,繼而產生知己般的絕佳默契。然而,除了案件之外,等待著她們的,更是想法與情感上的擦碰,以及埋藏在彼此背後的祕密。

搭長途飛機果然特別累人。不管坐什麼艙都差不多。

入境通道間,一串鞋跟聲響格外引人側目,「……嗯!剛下飛機……」穿著高跟鞋的她身材高挑,蘿莉塔風的黑色蕾絲洋裝稱得上華麗低調。

「加州現在晚上10點吧?相差15個小時……當然有!還睡了兩覺呢。」雙手指甲修剪整齊,也上了合宜淡妝,微卷的及肩短髮為一身打扮增添幾許俏皮感。

她輕聲細語,娃娃臉令人難以猜測實際年齡。「不用啦!機捷不是剛蓋好?我坐那個北上……」

圓形無框的大眼鏡抹過一道反光,「陰天啊。哦?台北也是嗎!我正需要日照調整時差……哈嗯!」她遮嘴,打了個呵欠。

「我先隨便逛逛……對啊對啊!你不是說幫我安排好了兼差……請他不要抱太高的期望!我還只是見習生!沒獨自上陣的經驗……嗯,你好好值班吧!晚上見。」掛掉電話,她的腳步由和緩轉為急促。

她輕易在輸送帶找到託運行李;與華麗穿著相反,樸素的消光黑硬殼行李箱,反而成了最佳的辨識標記。

航廈內部充滿指示牌,包括自用車接送地點,客運、計程車招呼站,當然還有新增的機場捷運線全都指示清楚供旅客遵行。

不過,她從來都不是個按牌理出牌的人。

這次也一樣。

「啊啊!」明明說好要搭機捷,她卻加速跑向前方,錯過了機場捷運的方向。

自動門外頭就是自用車的接送點;下午3點25分,天空的烏雲不知何時飄開一角,透出淡金色的光。

來接送親友的小客車來來往往,她站在等待的旅客間敞開雙臂深呼吸,玫瑰色的嘴唇微微上揚。

仰起頭,她對自己如是說:「湯英理,歡迎回家。」

【距離百貨公司炸彈引爆時間,倒數3小時05分】

 

暫時離開辦公室的刑事組長方子駿,就算再怎麼嘆氣也無法撫平眉頭間的皺紋。

8月7日在士林區遭綁的陳姓女童,隔了一個星期,也就是今天早上,被人發現棄屍在夜市間的小巷子裡。

昨天,信義區的巡邏員警接獲另一件女童失蹤舉報,徐姓女童在逛街途中遭到不明男子誘拐,雖然收到部分民眾目擊消息,但證詞眾說紛紜,光是歹徒用車究竟是紅色轎車還是白色休旅車就天差地別,更別說年齡推測從20幾歲到40歲都有。

目擊者的證詞有多不可靠,幹了十幾年刑警的他心知肚明,然而他們現有的線索卻連鎖定可能的犯案對象都不足夠,迫使他們只能頻頻調閱監視器,或是徘徊現場找尋任何可能的蛛絲馬跡。

不包含昨天的女童失蹤案,先是上個月初的河濱公園棄屍案,以及今天早上的夜市棄屍案,已有2名無辜女童受害。

兩名女童一個五年級,另一個四年級,都是在暑假期間獨自外出,被歹徒擄走後被害;死因相同,皆是勒頸窒息,也都找到遺留在被害人身上的體液,目前正在比對DNA,但兩起事件有多處雷同,同一人犯行的可能性相當高;第一位被害人在恥骨處更清楚看見菸蒂造成的燙疤……屍體上的傷痕也說明她們生前曾遭受相當程度的凌虐。

方子駿忘不了家屬前來辨認遺體時憤怒痛哭的模樣;第一具遺體尋獲距今一個月了,只要閉上眼,就彷彿聽見女童母親的哭聲。

而這不知名的歹徒即將變得更凶狠無情;他縮短了犯罪間隔,綁架地點也換成最繁華熱鬧的街區,明目張膽的誇耀著自己的犯罪事實!

不能再這樣下去!

為此,他決定尋求外援;究竟管不管用還很難說,但只要能夠突破宛如大海撈針的現況,就算要他求神問卜,他也會立刻照辦!

說到外援……他狠抽一口菸,掏出手機,正打算聯絡大學死黨——雖然他明白對方也一樣忙碌,但此時此刻,哪怕只是偷閒講個電話都是難得的放鬆!

眼神一轉,赫然發現一件嫩黃色身影在眼前閃過,「靖琳?外面這麼熱……幹什麼妳?」

穿著運動外套的她回頭,臉上沒有一絲窘迫。「組長!你在這偷抽菸啊?」

女孩綁著一頭俐落馬尾,濃眉大眼的五官極具個性;滿身汗的她看似已運動好一陣子,脖子還掛著紅白配色的拳擊手套。

「什麼偷……我光明正大;大中午的,妳不怕中暑啊?」

「我剛剛去打沙包,有冷氣;我才跑兩圈,而且陰天不怕中暑!」

周靖琳。剛調派至刑事組辦案的年輕女警。到職還不滿2個月,是組裡最菜的其中一隻菜鳥。

雖然是上司對下屬,方子駿對待組員一向親近隨和,但周靖琳正眼相對,站得直挺挺的,毫不掩飾著對上司的敬意。

「誰說的?不覺得很悶嗎?」都快喘不過氣來了!「吃飯沒有?」

她搖頭,「吃不下才來運動的。」

「幹嘛?減肥啊?」他失笑,「妳身材夠好啦!」

她瞬間露出氣餒的表情。「才不是咧!我是……跟阿木學長在外面值勤一個上午,什麼都沒問到……而且,一早接到蓓蓓媽媽的電話,她一直很自責……」指甲深深陷入掌心,她嘆氣。「只是去個洗手間,坐在電影院外面的女兒就這樣不見了!」

她口中的「蓓蓓」叫徐蓓兒,第3個女童的姓名。

「徐太太怎麼知道妳的電話……」話說到一半,電話又響;周靖琳二話不說接起來,果然又是那位家長。

對話時間不長,方子駿臉色卻很凝重,「第幾通了啊?今天。」

「加這通是第19通。」

「電話給我!」

「組長?」

「拿來就對了!」方子駿按下回撥;周靖琳明白了他的意圖,想收回卻為時已晚。

「……總之如果有任何進展,我們會主動通知您,請您耐心等候,不要再打給我們同仁了!」他硬著聲調交代完,丟回手機,「她打來也不准再接!小心我強制妳關機!真是……妳這樣光是接電話就飽了!」

「可是我……」她縮了縮脖子,勉強把反駁又吞回去。

凶狠的眼神只維持一瞬,方子駿很快的軟下聲調。「妳還記得阿木跟大頭推薦妳入咱們組的原因嗎?」

「記得。」

「靖琳,妳很有幹勁、衝勁,是我們迫切需要的新血;但妳要記得自己該做什麼,別把衝勁跟熱情都耗費在應對家屬無止盡的擔心跟恐懼上,懂嗎?」

她深吸一口氣,「我知道!」

一根菸也終於到了盡頭,「回去查案吧!去檢查監視器,或者去把午飯吃一吃。」

「好!我去看監視器畫面。」周靖琳允諾,抓著拳套跑進辦公室。

「這女孩……」他搖搖頭,也隨即跟了上去。

 

《腦科學事件簿》於鏡文學連載中,欲知下回請點此>>> https://bit.ly/353ApxB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相關關鍵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