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客收養房東阿嬤金孫 涉嫌奪產其實洋蔥滿滿

【無血緣家庭3】

文|項貽斐     影音|洪偉韜 林雅菁
導演鄭有傑(中右)在拍片現場與演員陳淑芳(左)與是元介(中)討論。(牽猴子提供)

鄭有傑編導的電影《親愛的房客》以死亡、遺產繼承的懸疑包裝,陳述溫暖的人情。今年台北電影節不少觀眾看片後淚流滿面,該片也在金馬獎一舉入圍包括最佳影片等6項獎。鄭有傑表示,故事懸疑推理的安排是為了回推全貌,也省思自己理解別人事情的想法。

鄭有傑指出,「我們看新聞,常從片面的了解,覺得當事人一定是為了財產犯案,但背後可能不是這回事,甚至有更複雜的因素。如果只看表面,很容易輕易判斷,甚至變成輿論公審。」

《親愛的房客》中,莫子儀飾演的房客因為收養房東阿嬤陳淑芳的孫子,在她過世後,其他家人才意外發現房產和孫子撫養權,竟都留給毫無血緣關係的房客,經檢警調查,也開始懷疑阿嬤的死因,進而揭開房客的祕密。

為了讓劇情推理更寫實且有根據,影片也就藥理、醫理、法律、登山等領域進行研究、請教專家。例如:片中男主角收養男童的「契約收養」方式,自民國101年起禁止,因此田調過後,將故事設定改在民國100年之前。為此,劇中人使用的手機、社群軟體等細節都得符合當時的情況。儘管一般觀眾可能不會注意到這些細節,但鄭有傑覺得,既然知道,就在美術部分多做一些。

基隆的港都風景氣氛讓莫子儀(左)、白潤音的演出產生化學反應,畫面也更有味道。(牽猴子提供)

還有片中的阿嬤因糖尿病導致腳部劇痛,一直吃止痛藥,也經諮詢醫師,了解藥物的作用,作為後來法庭審問的依據。鄭有傑也強調,他並不是要污名化止痛藥,因為對許多深受病痛之苦的病患來說,真的必須強力止痛藥才能夠紓解疼痛。

鄭有傑表示,田野調查是寫劇本以來一直都要做的事情,但《親愛的房客》的確碰觸到很多不同的面向,所以都要做。田野調查很重要,不過他認為,畢竟是在拍戲、不是在做學術論文,不希望在戲裡不斷交代這些技術上的細節。有些內容雖然有拍,但後來還是以劇情為重,太瑣碎的就剪掉。

更新時間|2020.10.20 03:24

鏡週刊4年了,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。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,我們成立了會員區,提供會員高品質、無廣告、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,邀您立即體驗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