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會
2020.10.19 05:58

【準司法官愛偷拍3】學霸也未必考得上 司法官錄取門檻高得嚇人

文|顏凡裴    攝影|周永受
該名學員為司法官班60期,去年9月間始業典禮曾宣誓「陶冶高尚司法品德,絕不怠惰」。圖中非當事人。(翻攝自法務部官網)
該名學員為司法官班60期,去年9月間始業典禮曾宣誓「陶冶高尚司法品德,絕不怠惰」。圖中非當事人。(翻攝自法務部官網)

法官和檢察官被稱是最難考的國家考試,即使出自名門學校的學生,也未必就能考取,錄取門檻極高。但法官和檢察官的職業,擔負斷人是非、定人生死的重責大任,品性要求更為嚴格,所以並非上榜就能勝任,還需經過2年受訓考驗,過去就曾有學員在受訓期間遭退訓的例子。

司法官學院由蔡碧玉接任院長以來,一改以往不將學員退訓的陋習,一旦遇到不適任的學員,大多會勇於作出退訓的決定,如目前在新北地檢署服務的檢察官顏汝羽就是一例。

新北地檢署檢察官顏汝羽先前也因辦案有重大瑕疵、私訊辱罵律師,遭司改會向法務部聲請評鑑。(讀者提供)
新北地檢署檢察官顏汝羽先前也因辦案有重大瑕疵、私訊辱罵律師,遭司改會向法務部聲請評鑑。(讀者提供)

該名檢察官行事風格獨樹一幟,在司法官學院受訓時,就是在蔡碧玉的堅持下決議退訓,只是她後來向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申訴,保訓會認為,司法官學院給予的輔導不足,不應將責任歸屬顏,才獲得補分發,保住檢察官的身分。

沒想到55期的顏汝羽分發至新北地檢署仍狀況連連,辦案出現重大瑕疵,不僅無視證據存在逕自起訴,還不讓被告說明,甚至下庭後還私訊痛罵律師:「會有報應。」言行屢屢失控,適任性備受質疑。為此,民間司法改革協會已蒐證3件案例,將她函送檢察官評鑑委員會評鑑。

對於顏頻頻惹出爭議,有司法官就說:「當時沒有在學院將她淘汰,還讓她分發出包,保訓會該負最大責任。」

儘管退訓不成,蔡碧玉並未因此退縮,在58期司法官受訓時又將2名不適任者退訓,理由是學員開庭勘驗搞失蹤、遲交或不交老師交辦撰擬的訴訟文書等。蔡碧玉接受媒體訪問表示,先前從未有人因敬業精神不佳遭退訓,並指過去學員通常都是因犯下刑事或作弊等重大違失才會被退訓。

如今爆發受訓學員偷拍事件,有司法官認為,偷拍是直接觸法的行為,有這種品行瑕疵的人,如何在未來當檢察官或法官時評斷他人是非?「蔡院長剛好可以藉此下重手才對。」

這位不願意具名的司法官表示,如果沒有在司法官學院階段,就將不適任的學習司法官退訓,等到未來結訓正式分發後若再出槌,根據我國法律對於司法官的身分保障,剔除難度將大幅增加,「結果變成需要花更多人力和資源去處理,反而會增加其他司法官的工作量,這樣並不公平。」

司法官學院(圖)接獲告發,立即召集外部專家學者進行調查,最後懲處該名學員2支申誡。
司法官學院(圖)接獲告發,立即召集外部專家學者進行調查,最後懲處該名學員2支申誡。

不過,學院強調,被害學員表示自己沒有看過偷拍的照片,內容為何也不清楚,並強調不追究,加上偷拍的學員已經刪除所有的照片,在沒有證據下,無法認定是否觸犯《刑法》妨害祕密。

司法官特考相當激烈,錄取率只有1%左右,堪稱是最難考的公務員,錄取後需到司法官學院受訓2年,先在學院研習28週,再到法院、檢察署和行政機關等地實習64週,最後再返回學院學習12週,之後分發及進行分科教育,才能真正成為一名檢察官或法官,但受訓期間汰除率偏低,一直引發外界詬病。

司法界人士說,檢察官及法官的品德操守,是司法體系執法人員最根本的要求,這項考試每年吸引超過上萬人,想要擠進司法官窄門,但挑選合格的司法官特考制度,應該首重品格,而不是只會考出學霸,如今爆發一連串適任爭議事件,司法官適任審核淘汰機制的檢討,已刻不容緩。

★《鏡週刊》關心您,若自身或旁人遭受性騷擾,請撥打113專線,求助專業社工人員。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相關關鍵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