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劇專欄
2020.11.06 07:58

【影評】《紙花》 死亡面前人人平等嗎

文|聞天祥
脾氣暴躁的半身不遂年輕男子,在鄰居年輕媽媽的看護下逐漸有了生氣。電影帶出不論貧富,死亡之前都是一樣的意義。(天馬行空提供)
脾氣暴躁的半身不遂年輕男子,在鄰居年輕媽媽的看護下逐漸有了生氣。電影帶出不論貧富,死亡之前都是一樣的意義。(天馬行空提供)

經營葬儀社的男主角,家裡有個半身不遂的兒子,脾氣暴躁到沒有看護願意照顧;而面對禮儀公司的強勢崛起,加盟也成了他不得不的選擇。某日隔壁搬來一對年輕母女,找不到工作的母親毛遂自薦成為新看護,她的活潑另類,激勵兒子有了生氣。但其實每個人背後可能都藏有痛苦的過去。

《紙花》Paper Flower
《紙花》Paper Flower

韓國電影《紙花》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日本《送行者:禮儀師的樂章》或台灣的《父後七日》。「紙花」無論用在裝飾靈車或棺木,都是送死者最後一程的心意;借男主角之口,還帶出不論貧富,死亡之前都是一樣的意義。當然這只是他的想法,畢竟禮儀公司的服務還是按價分類,貧富有差的。也因此,當他為小女孩餵養的流浪貓辦正式喪禮,或是不管上頭反對替樂善好施的麵店老闆布置靈堂,這些無關利益的溫暖,既為行業的尊嚴做了平反,也對制式化的現代經營提出不滿。

《送行者》和《父後》成功藉由通俗劇或黑色喜劇包裝,讓傳統禮儀與現代人事碰撞出普世情感;《紙花》想用黑暗時代的軍事暴力(父親)、父權家暴的逃脫反擊(看護)、以及意外之後的自暴自棄(兒子)等等過往,加強角色厚度。但這些都還在揉合發酵時,再加進麵店老闆的後事,甚至女主角被強制帶走等議題,想營造更強大的戲劇衝突,卻對官僚、企業、父權體系的打壓能力草草帶過,讓最後刻意療癒的樂觀,變得有點自我安慰。

主演的安聖基演技內斂卻富有層次。看似不苟言笑,卻有種飽經風霜、故作堅強的姿態;又從工作細節裡顯示對死亡的尊重,以及帶著贖罪的專注。舉手投足,便豐富了整部電影。

81分
  • 導演: 高勳
  • 演員: 安聖基、金彗星、柳真
  • 片長: 103分鐘
  • 級別: 保護級
  • 上映日期: 11月6日
  • 90分以上:神作!一定要膜拜
  • 80~89分:佳作!不看就沒話題了
  • 70~79分:普作!錢很多就看看吧
  • 60~69分:爛作!避之大吉
  • 60分以下:糞作!看完要洗眼睛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相關關鍵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