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禮儀師喊「丟臉」不敢說 勸兒繼承衣缽為哪樁

【幫助亡者的人番外篇】

文|王怡文
韓國影帝在電影《紙花》飾演一名禮儀師,導演高勳在查資料時發現紙花已是逐漸消失的文化,因感受到其象徵意義特地取為片名。(天馬行空提供)

韓國導演高勳因在訪問中看到禮儀師說「禮儀師是幫助亡者的人」而有所感觸,3年前開始執筆寫下以禮儀師為主角的故事《紙花》。他在田野調查中,也深切感受到禮儀師這個職業在過往與現今地位的不同,更發現「紙花」從過去的殯葬儀式中所留下的意義,將其用在電影片名之中。

高勳接收本刊視訊專訪,透露在籌備劇本時,特地向老家附近的私人禮儀社的禮儀師進行了採訪,除了感受到大規模禮儀公司和私人禮儀社的差異外,也從該名禮儀師口中得知這份工作在外人眼中的地位,逐漸出現了改變。

《紙花》導演高勳為電影採訪了老家附近禮儀社的禮儀師,深刻感受到該職業在社會上地位的變化。(天馬行空提供)

《紙花》中以反映出社會上對禮儀師的刻板印象,單親媽媽柳真的女兒甚至被附近的大叔說「不好好念書長大就會跟鄰居大叔一樣處理死人」,但小女孩在看了禮儀師安聖基替她心愛的流浪貓進行葬禮的過程中,逐漸對這份工作產生了興趣。

高勳說:「禮儀師這工作在過去有點被瞧不起且被忽視,大家都不想當禮儀師,更不可能聽到有人說『我的夢想是當禮儀師』。我採訪的那位禮儀師也有說到,以前根本不敢告訴別人自己的職業,覺得有些丟臉,但現在時代不同了,他的兒子也在做禮儀師,這是出自他的建議,因為社會對這份工作的觀感不同了,也是蠻賺錢的工作。」

紙花是目前在韓國殯葬儀式中逐漸消失的文化,但仍有家屬會希望棺木中能放紙花。(天馬行空提供)

電影中身為禮儀師安聖基進入大型禮儀公司後,不顧公司規定,家屬選擇了沒有紙花的方案,他仍主動替亡者摺紙花放入棺木中,因而與公司起了衝突。聊到「紙花」的意義,高勳解釋:「其實紙花在韓國並不普遍,我在查資料時得知,以前有個類似轎子的東西叫做『喪輿』,棺木會被放到喪輿之中,被抬至埋葬處,紙花是用來裝飾喪輿的。」

但喪輿現今已不存在,「過往裝飾喪輿的紙花,現在有些人會選擇放在棺木中,當然也有家屬會選擇不放。在(安聖基飾演的)尚吉立場上,替亡者準備紙花是一種禮儀;但用做生意的角度來看,放不放的差別只在能不能收到錢而已。去放大尚吉和公司對紙花的觀點差異,我感受到紙花成為了極為象徵性的存在,才會將電影取名為《紙花》。」

鏡週刊訂閱制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

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,月月抽Sony旗艦機

更多內容,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月費、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