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鏡大咖】綠葉盛開之時 陳淑芳

文|翁健偉    攝影|何姵嬅    攝影協力|劉耀勻
同一個工作持續做了63年,還能保有熱情跟衝勁,陳淑芳光是這點就足以讓後生晚輩尊敬。

演了63年的戲,

陳淑芳突然在今年被大家所看見,

頭一回入圍金馬獎,

就同時拿到金馬獎最佳女主角、女配角雙料提名。

加上演唱的電影歌曲入圍,

以及配音的動畫短片《夜車》同獲入圍,

簡直是好運大爆發,

集焦點與榮耀於一身,

難怪她會說,「可能今年是我的年!」

記得很久以前,看過影劇版報導陳淑芳為了拍戲爬煙囪,到底有沒有這回事啊?陳淑芳反應超級快,快到一點也不像是81歲的年紀,「是我,《我的兒子是天才》!」這部電影編劇是李遠(小野),陳松勇跟陳淑芳演一對魚販夫妻,生出了超級天才的兒子,結果引來許多人的意外追逐跟崇拜。

我一直希望資歷頗深的陳淑芳,可以多多出賣一點同行的八卦,不過她都很有技巧地繞過這些問題。

搏命拍戲 愛演並非後天

陳淑芳很得意地說,為了其中一場戲,她不用替身,爬上了磁磚工廠的煙囪,還一路爬到頂,「那時候我媽說:『這樣好嗎?』我說:『沒關係,我自己爬。』爬上去要大笑,攝影機吊很高。當我下來的時候,才發現旁邊都沒有網子圍起來,萬一我摔下來,旁邊都是磚頭和玻璃碎片。」

這部片是1990年拍攝的,但到底為何要爬煙囪?原來這幕是天才兒子的一場夢。「就爬到最高,在上面這樣仰天長笑。」什麼?為了作夢的戲,冒著生命危險,這樣犧牲值得嗎?如果是現在拍的話,應該就會用綠幕特效合成,不需要演員冒這麼大的風險。然而陳淑芳說:「可是這樣拍的話,演員在上面,什麼情緒都來了。」

如此沉迷於演戲,為了入戲、揣摩劇中人情緒,陳淑芳有很多很多諸如此類、為戲犧牲的小故事可以講,但追根究柢,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表演呢?「我住九份,鄉下有一間基督教堂,每年都有耶誕節慶祝活動,凡是要表演什麼,我都會去參加。很莫名的,我就一直參加,軋一角什麼的就接了。」現在很熱衷於拍戲的陳淑芳,回憶起童年的自己,反而覺得很愛現,只要學校有活動跟表演有關的,「也不會覺得不好意思,就上去跳、唱。」

 

天降大任 片場扛起家計

初中時就讀蘭陽女中,當時中央製片廠為了籌備電影《洛神》,招募許多女孩跳民俗舞蹈,陳淑芳一聽就去報名,但同時碰上國立藝專創校,她也報名。「那時候家裡人反對,我阿公覺得這行是戲子。阿公表示反對後,我說不見得要當演員,也可以當導演,因為我喜歡。」總之陳淑芳就這樣對家人半哄半騙下,順利就讀國立藝專,開心朝著她的表演夢加速前進,「在學校的時候覺得年紀比別人小,有點害怕。馬之秦、劉引商是我同學,但崔小萍老師告訴我不要怕,要忘記自我,進入第三自我。」

結果演戲真的收入很穩定,讓她忙於拍片,連學校都沒畢業就投身演藝圈。之後又碰上父親往生,身為獨生女的陳淑芳必須扛起家計,就一路演戲賺錢養家。

上台表演的樂趣是從童年就有的,陳淑芳說從來就沒有怯場的問題。

問陳淑芳有沒有在家下廚煮飯,她很直接了當地說:「很少在家吃飯,但也不是吃外面,就是每天工作、拍戲都吃便當。」但是再好的便當,總會有吃膩的時候,為何沒有想要離開這一行?她說,反而是為了維持家計、必須拍片賺錢的時刻開始,才發現自己真心喜歡演戲,「這會不會是我的使命,天生就是要當演員。我想好好珍惜當演員的機會。我不是明星,我是演員。」

 

配角哲學 對戲大讚舒服

在演藝圈拍了這麼久的戲,應該會有很多同行藝人的八卦可以講,想問她有沒有《孤味》片中,演她3個女兒的謝盈萱、徐若瑄與孫可芳的內幕可以透露,陳淑芳的答案簡短有力:「私底下就是很好。」等一下,這樣子形容太模糊了,難道不能具體一點嗎?「跟她們在一起,平常一進劇組、一家人講話比較隨便。不能說我年紀大了,就一定要霸道,沒有,還是嘻嘻哈哈的。當導演說拍戲,就要進入劇本裡頭。平常跟她們在一起,講好聽點是前輩,講一句普通的我就是老人家,我不要她們怕我。」

連演唱《孤味》電影歌曲都能入圍金馬獎最佳電影原創歌曲,不得不說,陳淑芳今年真的超級旺。(威視電影提供)

至於《親愛的房客》裡頭,跟她對手戲最多的莫子儀呢?陳淑芳流露出欽佩的神情,「聽說拍這部戲之前,莫子儀用了6個月準備。我哪來的6個月時間準備?我要我的小媽(經紀人)找他的片子給我看。很認真的一個小孩,跟他一起拍戲,真的很舒服。」我聽到關鍵字「很舒服」,這一定有什麼內情!「因為莫子儀會丟好球給你,我知道不能漏接,要把它接住,想辦法把好球丟回去給他,這樣整個戲都是緊勾著,好看的片子就出來了。一朵漂亮的紅花,一定要有綠葉襯,我這個年紀,沒有辦法再當紅花了,但我希望我永遠都是很漂亮的綠葉。」

《親愛的房客》裡陳淑芳(左)是久病纏身、厭世的房東太太,隨便一個眼神就完全扭轉氣場。右為莫子儀。(牽猴子行銷提供)

 

鋸掉門牙 只為幕前漏氣

不過要當綠葉也得付出,陳淑芳最有名的事蹟,就是1996年拍攝《春花夢露》時,為了現場收音,覺得自己扮演的老人應該要有生病的跡象,所以鋸掉了3顆門牙,以便達成開口講話時漏風的效果,「講話漏氣,表示老人家生病了。現在的同步錄音,一百分的感情,可以用一百分的感覺放出去。感覺放出去之後再來配音,感情會少一點。」相較之下,讓她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《孤味》,陳淑芳講了一口流利的台南腔台語,反而很謙虛地說是老師教的好,「但是講真話,我都現學現賣,拍過了就忘了!」

為了讓角色更有說服力,陳淑芳可以做出鋸門牙、駝背等等犧牲,即使觀眾不見得能發現這些細節。

不管演的是辛苦拉拔子女長大的一家之主,還是疾病纏身難以伺候的房東太太,陳淑芳在銀幕上看起來就是霸氣,私底下呢?「我比較少發脾氣,可是我生氣的時候多。生氣的時候,就躲在別人沒看到的地方。」躲起來是為了弄清楚,到底來龍去脈為何,「是我自己不對嗎?還是對方不對?」至於現實生活會不會跟電影一樣,也跟子女吵架呢?她說:「越吵越好嘛!對不對,兒女之間都是這樣子的,你不覺得嗎?一個真正的家庭,都不講話,大家很平和過日子,不好吧?有時候也要鬥鬥嘴。」

其實陳淑芳最讓人羨慕的一點,不光是她已經高齡,卻還保有靈活的身手和維持健康的心態,而是她能保有工作上的熱情。就像她在映後座談對觀眾的叮嚀,「記得,一個帶十個!」如此賣力衝刺票房,讓人不得不佩服,她把演員這個工作,做到淋漓盡致。

「我這個年紀,沒有辦法再當紅花了,但是我希望我永遠都是很漂亮的綠葉。」光是有這樣的體認,陳淑芳就值得大家的掌聲。
鏡週刊4年了,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。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,我們成立了會員區,提供會員高品質、無廣告、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,邀您立即體驗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