娛樂透視
2020.11.22 13:00

【全文】《愛在末路之境》改編漫畫 行定勲甩性別窠臼聚焦愛情本質

文|王怡文
改編自同名漫畫的《愛在末路之境》找來大倉忠義(左)和成田凌 (右)演繹揪心之戀,在日本熱賣 新台幣2億元。(車庫娛樂提供)
改編自同名漫畫的《愛在末路之境》找來大倉忠義(左)和成田凌 (右)演繹揪心之戀,在日本熱賣 新台幣2億元。(車庫娛樂提供)

日本導演行定勳16年前編導《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》在亞洲掀起純愛熱潮,他5年前接到翻拍漫畫《愛在末路之境》邀約,首度挑戰男男戀作品。

行定勳突破外界對性別的刻板印象描繪故事,更請來傑尼斯偶像「關8」成員大倉忠義和新生代演員成田凌演出情侶,角色的心境變化和戀愛日常喚起觀眾共鳴,在日本創造約新台幣2億元票房。

電影《愛在末路之境》(以下簡稱《愛在》)改編自水城雪可奈的兩本漫畫作品《愛在末路之境》和《愛在絕境求生》。作品雖是講男男戀,但最初並不在BL專刊上連載,而是2004年透過少女漫畫雜誌《NIGHTY Judy》曝光,且故事中有大量的性愛場景,被列為限制級。

行定勲首次拍男男戀作品細節不馬虎,自豪 打造了「純度極高」的純愛作。(車庫娛樂提供)
行定勲首次拍男男戀作品細節不馬虎,自豪 打造了「純度極高」的純愛作。(車庫娛樂提供)

《愛在》描繪異性戀男子恭一,談戀愛時被動又優柔寡斷,對於向自己告白的女孩總是全盤接受。婚後看似幸福美滿的他,卻背著老婆偷吃;某天,大學學弟今之瀨睽違7年出現在恭一面前,表明自己受恭一妻子委託調查出軌,他願意協助恭一隱瞞不倫,但必須以吻作為交換條件。

2015年,行定勳接到翻拍企劃邀約,讀完漫畫後感觸很深。他接受本刊視訊專訪時表示:「《愛在》針對同性戀愛的討論,並不著重在社會觀點,而是個人的戀愛觀,我覺得是這個時代必要作品。」

《愛在末路之境》漫畫中描寫不少性愛場景,被列為限制級作品。(台灣東販提供)
《愛在末路之境》漫畫中描寫不少性愛場景,被列為限制級作品。(台灣東販提供)
原著作者水城雪可奈不希望《愛在末路之境》真人版被過度美化,婉拒不少改編邀約。(翻攝自CINEMA NAVi)
原著作者水城雪可奈不希望《愛在末路之境》真人版被過度美化,婉拒不少改編邀約。(翻攝自CINEMA NAVi)

過去日本同性戀題材作品,多把焦點放在同性戀者在社會上遇到的難題和痛苦。行定勳說:「我認為今後不需要刻意區分性別,大家所理解的日常戀愛,是可以超越性別的。我身旁也有很多同志朋友,相信社會面的問題或法律的不完善,使他們多少有些難處,也有很多需要再努力的地方,不過《愛在》是描繪那些以外的故事。」

在行定勳眼裡,《愛在》就是愛情片,只是剛好男主角愛上的是男人,不想刻意為影片分類。「單純描繪愛上一個人、接受一個人的愛是什麼感覺,這才是原著作者期望的。」

導演行定勳和編劇堀泉杏對《愛在》的解讀方式,成功打動原著作家。

原著作家水城雪可奈早就收過不少翻拍的提案,但多數過度美化內容,反讓她回絕,行定勳和編劇堀泉杏對《愛在》的解讀方式,成功打動她。確定翻拍後,2018年展開選角,卻碰上最大難關。「日本出櫃的年輕演員很少,我們擔心有多少演員能接受這個故事。」

當時行定勳注意到演藝圈新星成田凌,他在2018年以電影《原本以為只是手機掉了》和《古書堂事件手帖》獲日本電影學院獎新人獎。行定說:「直覺告訴我,成田會接下角色,他看完劇本後立刻說哪個角色都願意演,也認為《愛在》的故事是未來需要被看見的題材。」

行定勲(左)稱讚大倉忠義(右)個性謙虛,在片場總是虛心接受指導並迅速吸收反映到角色上。(車庫娛樂提供)
行定勲(左)稱讚大倉忠義(右)個性謙虛,在片場總是虛心接受指導並迅速吸收反映到角色上。(車庫娛樂提供)
長澤雅美(右)和森山未來(左)2004年因演出《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》聲名大噪。(翻攝自rakuten TV)
長澤雅美(右)和森山未來(左)2004年因演出《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》聲名大噪。(翻攝自rakuten TV)

成田演出同志今之瀨,那異性戀的恭一該由誰飾演?行定和編劇堀泉寫劇本時,想像角色的聲音、或從生活面勾勒人物;而堀泉和行定聊過才發現,她是用大倉忠義的聲音構思劇本。

大倉忠義是傑尼斯偶像男團「關8」的成員之一,行定和堀泉原本對於他的接演不抱太大希望,姑且將劇本傳給大倉,沒想到他立刻答應。電影裡恭一因今之瀨的愛意,逐漸敞開心胸,大倉認為角色心境轉折,和身為異性戀的自己相同。行定興奮地表示:「他說『沒有不演的理由』,我們立刻確認他和成田的行程,在去年2月開鏡。」

成田凌(右)和大倉忠義(左)在《愛在末路之境》中有不少親密戲,全都經過精心設計。(車庫娛樂提供)
成田凌(右)和大倉忠義(左)在《愛在末路之境》中有不少親密戲,全都經過精心設計。(車庫娛樂提供)

開鏡前,成田凌積極與周遭同志朋友對話,了解他們的想法、觀察細部表情和動作,甚至還找到異性戀和同性戀交往的一對情侶,詢問兩人交往契機和心情的轉變等,幫助自己揣摩角色。

行定也拜託同志朋友幫忙介紹友人,並跑到同志酒吧觀察;和成田交換意見時,他們都對同志的眼神印象深刻。行定說:「同志們的眼神都閃閃發光,眼睛水汪汪的,我們一直在討論要如何才能有那樣的眼神,每個人的眼神都好有魅力。」

電影完整呈現原著的親密場景,大倉忠義和成田凌有大量吻戲與床戲。行定和助理導演事先設計好每個環節和動作,讓兩人可以專注表現情感,不過行定說:「最困難的其實是吻戲。吻戲是兩人真心結合前的關鍵,有愛的吻戲是最真實的心情寫照,能不能準確表現出來很重要。」

導演行定勲針對男主角恭一的房間提出細部要求,盼觀眾能透過設計和陳設來感受他的心境變化。(車庫娛樂提供)
導演行定勲針對男主角恭一的房間提出細部要求,盼觀眾能透過設計和陳設來感受他的心境變化。(車庫娛樂提供)

恭一的房間陳設也是日本影迷熱烈討論的話題。恭一和前妻居住的地方,與離婚後自己住的房間,呈現截然不同的氛圍。行定解釋:「房間可以反映恭一的性格。和今之瀨相遇前他是很被動的,房間陳設明顯是老婆的喜好,但離婚後,我認為他應該住在有點單調又沒什麼情趣的房間。」行定在房間的陳設上不輕易妥協,親自向美術指導說明他心中的角色性格與故事,甚至連動線都明確要求,盼觀眾透過房間的轉換感受到恭一心境的變化。

行定入行20多年,持續關注亞洲電影市場,他提到台灣的同志題材電影《盛夏光年》《女朋友。男朋友》,「台灣很早就在拍這類型的電影,楊德昌導演的電影也看得到可能是同志的角色出現。我覺得香港和台灣都比日本早開發這些題材,不刻意區別性別,而是自由地描繪故事、平等地刻劃角色。」

不必刻意區別性別,而是自由地描繪故事、平等地刻劃角色。

行定認為,未來戀愛故事的內容會漸漸改變,不再只是專屬男女間的情感。他說:「做電影的我們要去理解這件事情,把它合理化,成為今後的趨勢。」

行定勲(右一)帶著作品《我很好》前進柏林影展,獲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殊榮。(翻攝自《我很好》官網)
行定勲(右一)帶著作品《我很好》前進柏林影展,獲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殊榮。(翻攝自《我很好》官網)
愛不分性別 行定勳

1968年8月3日出生於日本熊本縣熊本市

重要經歷

  • 2018年:執導《我很好》獲第68屆柏林影展電影大觀單元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
  • 2010年: 編導《東京同棲生活》獲柏林影展電影大觀單元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、入圍香港亞洲電影大獎最佳電影
  • 2004年:編導《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》入圍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導演獎、票房突破新台幣23億元
  • 2001年:執導《GO!大暴走》獲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作品、最佳導演獎、藍絲帶獎最佳導演獎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相關關鍵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