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獨家專訪全文】吐露沉潛心境 小豬懺情周揚青

文|娛樂組    攝影|攝影組
11月11日18:20,看來一派輕鬆的小豬,對本刊打開心防、暢聊近日的心情。

周揚青一封毀滅性分手信,打得羅志祥(小豬)措手不及,事業全面停擺。時隔7個月,據傳他本月5日將大動作回歸幕前,對此本刊同時獨家專訪小豬,與他暢聊近期心情;小豬分享這些沉潛的日子,他忙著衝浪、打高爾夫球及經營潮牌,日子過得充實,現在最大的滿足就是「看到媽媽的笑」,同時親口向周揚青懺情。

羅志祥(小豬)與周揚青交往9年,原以為對方是攜手共度人生的另一半,直到周揚青發出一封指責小豬劈腿、三觀不正的分手信,列出與羅志祥分手的4宗罪,一切來得突然,讓「豬揚戀」徹底瓦解,更重創小豬形象。

 

12月驚奇 圖謀重生

事後,小豬認錯、道歉,也暫時離開了螢光幕,停下腳步好好思考人生,他僅說:「我想要安靜,不要再有我的新聞。」圈內有消息指出,小豬將有「12月驚奇」,似乎是為了回到幕前鋪哏。

根據本刊調查,原來是小豬接受《enya FASHION QUEEN》訪問,分享「豬揚戀」分手後的心路歷程。該文指出,今年4月底,小豬從台北飛到中國大陸隔離,忙著準備工作,4月23日看到周揚青突然發毀滅性分手文,讓他震驚萬分,腦筋一片空白,「我一直重複看了好幾次,覺得很突然、思緒很亂。」

當時,小豬在微博道歉,寫著:「對不起,我錯了。」直到隔離結束都沒有出門,看網友封他是「時間管理大師」「多人運動」及「渣男」,讓他痛徹心扉,第一時間很擔心家人的反應。

周揚青的分手文,直指小豬(左)與旗下女藝人愷樂(右)有不正常的男女關係。

緊接著,經紀公司來電,當下小豬不想回應,他說:「是我做錯事,在當時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一直發訊息給身邊跟我有工作關係的人,和他們說抱歉。」難得掏心挖肺、敘述懺情心境,小豬數度道歉:「還是要跟因為我的錯誤而受傷的人,鄭重說聲對不起,同時也要跟大家說聲對不起,因為我個人情感上做出了很不好的示範,也想跟粉絲們說聲對不起,讓你們擔心了。」

 

光棍節上工 親吐心聲

雜誌出刊之前的11月11日、光棍節傍晚,本刊直擊小豬到自己經營的北市東區潮牌店「Gotnofears」開會,雖然處於休息狀態,但小豬一如往常的精明,眼尖發現本刊蹤影,並且2度走出門外,特地和本刊打招呼,態度友善而不失禮貌。隨後,一身黑帽黑衣打扮的他,就在公司裡與同事吃外賣便當,簡單地解決了一餐。

11月11日16:43,停工7個月,小豬預估少賺約新台幣6億元,他的下一步,外界都在看。

約半小時後,本刊直接登門拜訪,熟識小豬已10多年的本刊記者,向人在室內的小豬招手,試圖要他出來聊聊天,只見他毫不猶豫、邁開步伐走出門外,迎頭第一句就問:「妳們怎麼會來?」

11月11日16:44,雖然演藝工作暫時停擺,小豬對自家潮牌仍相當盡心盡力。

小豬聽到「關心你啊!」的回應,他欣然接受,可見朋友畢竟還是老的好。相識小豬多年,私下的他和螢光幕上沒兩樣,活潑、調皮且幽默,但似乎因分手風波,讓他備受打擊、有苦難言,本刊2度問他:「要不要說說最近的心情?」未戴口罩的他擠眉弄眼,最後還吐舌頭,回以怪表情之餘,甚至還俏皮對著錄音中的手機裝出怪聲音,似乎怕自己多說多錯。

16:52,小豬時不時就會到自己的潮牌店走走,關心營運狀態。

面對本刊再三要求,小豬從搖頭、回答「不要」到最後「不想多說」,雖然都是拒絕,但仍一步步卸下心防,隨後笑問:「別人會不會覺得我在把妹啊?」本刊翻白眼笑回:「拜託,我們都阿姨了,還妹咧?」小豬似乎深知年紀是女人的死穴,貼心說:「我們年紀差不多,不要講姨啦。」

16:53,因與周揚青的分手風波,讓小豬(左)備受打擊,背負許多外界輿論與壓力。

 

實測6塊肌 駁斥變肥

話匣子一開,小豬也放鬆心情聊天,提到之前被外界揶揄變肥,愛面子的他連忙說:「拍個小腿就說我肥,我是變瘦,哪有肥?都亂寫。」光說不夠,還展露了自己的Y字臉線條,甚至使出大絕招,直接抓著本刊記者的手,親手實測摸他的6塊腹肌及胸肌,身材觸感相當精實,並得到「完勝彭于晏」的正面讚美詞,讓小豬一臉得意。

小豬近期迷上打高爾夫球,還從中悟得人生道理。(翻攝自羅志祥IG)

小豬表示,因為農曆過年期間大吃大喝,體重一度飆到80公斤,直到4月底在中國大陸深圳飯店隔離,為了要帥氣登上節目,每天都在飯店減肥健身,瘋狂做伏地挺身、仰臥起坐等,足足鏟肉12公斤,最後瘦到了68公斤,本刊問:「應該也有因為(跟周揚青)分手影響吧?」不過小豬聽若未聞,並未正面回答。

小豬今年4月在中國大陸飯店隔離, 沒料到周揚青在4月23日發出分手文,讓他相當震驚。(翻攝自羅志祥IG)

因為不希望製作單位難做人,小豬取消了原定的演藝工作,但仍維持住體態,目前體重回復到72公斤,身形依舊精實。小豬指,經紀人小霜叮囑他「不要灰心喪志、不要意志消沉,千萬不要放棄自己而變肥。」他將這些話謹記在心,也開始了衝浪、打高爾夫球的人生,整個人曬得黝黑,相當有精神。

周揚青發出分手文1個月後,小豬於5月20日發出懺悔文,並公開與周揚青、 羅媽媽合照。(翻攝自羅志祥臉書)

 

只要媽媽笑  就很開心

出道多年的小豬,算是生財有道,不管是演藝事業、房地產或投資潮牌,眼光都相當精準,因此暫不缺錢;雖然他穿得一身黑,但配上要價不菲、之前因為木村拓哉穿戴而爆紅的日本潮牌項鍊,整個人相當有型有款,對此他指是之前的收藏,並非近期所購。

沉寂7個月,小豬不諱言這段期間仍有許多工作找上門。

只是這一回跌跤,小豬看盡了人情冷暖,聊到最後,他忍不住啟動碎碎念模式:「很多新聞一直猛打我、瞎打,我會記得。」本刊勸他要記取教訓,不要被負面情緒勒索,不過他吐舌頭回以「啦啦啦」帶過,看來內心的那道坎依舊未跨過。

因形象受重創,小豬失去了不少中國大陸產品代言與節目主持工作。(翻攝自羅志祥微博)

或許是發現自己說多了,小豬再三強調:「我沒有要講什麼,現在,只要能看到媽媽的笑,我就很開心。」言外之意,似乎是羅媽媽這一段期間,相當擔心兒子的心情與處境,但母子倆的互動依舊如常親暱,小豬還為媽媽舉辦了乒乓球大賽,看到媽媽滿足的神情,身為兒子的他也很開心。

小豬(右二)愛銀飾成痴,今年初將Cody Sanderson引進台灣,開設專賣店。

停工7個月,小豬失去了4個代言、3個節目主持,少賺很多錢,他的下一步,外界都在看,何時復出更是個關鍵點。小豬認為,這段期間仍有許多工作找上門,只是他都暫時擱置在旁,連緊接而來的跨年場,也推掉了多場邀約,小豬逗趣以唇語說:「推掉太多了。」

小豬(右一)力捧的男團C.T.O赴韓參加真人秀,身為老闆的他,跟著團員們一起學韓語。

 

路人喊加油 挺過流言

除了運動,小豬持續經營潮牌,旗下所簽的男團C.T.O赴韓參加真人秀,他也跟著一起學韓語, 要他秀2句韓文,他逗趣稱:「我忘了。」人生依舊忙碌,而外界對他的攻擊也是一波接著一波,除了外型之外,還有他的身價。

重要節日都會跟家人好友共度,本刊曾直擊小豬(箭頭處)在台北河濱公園與朋友們一起烤肉,相當歡樂。

近期就有一則消息指,某電視台計畫在週末晚間黃金時段,推出新外景綜藝,製作公司打算以每集10萬元酬勞邀羅志祥主持,但被拒絕,意即以往1集酬勞上看1,500萬元的小豬,目前身價大跌,縮水了150倍,小豬說:「根本沒有這件事,網友又來罵我。」

小豬被爆出到宜蘭參加好兄弟的生日派對,並在泳池畔狂歡。(翻攝自娛超人微博)

風波過後,為了不給大家帶來更多負擔,小豬第一時間和經紀公司商討,停掉所有工作,不希望讓合作夥伴困擾,對網友謾罵聲與微博熱搜風暴,這一切都超乎了小豬以往的想像空間;就連到宜蘭參加好兄弟的生日派對,也成了他愛好「多人運動」的證明,且隨之發酵成負面風暴。

周揚青(前排右二)斷開羅志祥後,事業運發達,還受邀與陳偉霆(前排左起)、歐陽娜娜、「THE 9」成員劉雨昕,以及范丞丞(後),參加中國大陸綜藝節目《潮流合夥人》第2季。(翻攝自劉雨昕微博)

小豬解釋,他只是單純去參加認識20幾年兄弟的生日聚會,沒想到後續的發展越來越誇張,讓大眾對他產生誤會,他說:「那一段時間,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人,很難過。」本刊要小豬別介意網友酸言,小豬開朗指出,雖然網友不停罵,但街上遇到的路人都很友善,紛紛為他打氣加油,讓他感到暖心。

更新時間|2020.12.08 06:47

4/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,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,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,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,邀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