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當同志碰上政治4】同志絕非綠營鐵票 他們最相挺也最難討好

文|鄭進耀    攝影|翁睿坤 賴一銀
2020年同志大遊行,國民黨青年團組隊參加,總召陳柏翰(右3)說,青年團一直是支持婚姻平權的立場。

而在政治光譜的另一端,民進黨看似因這個議題而得利。在同婚之後,很多年輕同志想加入民進黨,呂欣潔常接到這些人的諮詢,她分析:「相較於上一代的人,政黨認同是基於情感,年輕一代的支持政黨,通常是議題導向,但也不會單只有一個議題就決定要相挺。」

如果藍甲的生成是複雜的,綠甲的情義相挺也不會是單純的「你通過同婚,我就挺你」這麼簡單。曾任職民進黨婦女部的呂欣潔就認為:「影響投票的因素很多,我做政治工作這麼多年,我認為,性傾向對政黨認同的影響絕對不會排很前面。」

寄語民進黨:陰德值要花光也很快

政治大學政治所博士林佩婷分析了同婚在選舉時扮演的角色:「政黨認同是一個長期形塑的過程,同婚是一個很新的議題,從早年的社會議題,剛進入立法程度變成政治議題,它的重要性在選舉中,有慢慢提高,但絕對不是一個關鍵影響力的因素。」在台灣歷年的各種選舉研究裡,家庭背景、統獨的國族認同、經濟議題都是最主要影響投票行為的因素,即便2020年的大選亦是如此。

呂欣潔(中)長期參加性別運動,觀察到早年性別運動跟政黨保持距離,和現在的路線有差距。

看似挺同的民進黨,也非一直鐵板一塊。林珮婷在《誰支持婚姻平權》的研究裡分析了藍綠二黨支持者對同婚議題的態度:「老綠跟老藍對同婚的反對態度數字是很相似的(分別為75.8%與77.4%)。」她進一步指出,民進黨對內有較強的政策溝通能力,因而能全力支持同婚專法。所以,並不是民進黨本身的支持者文化就是對同志友善。

而「綠甲」的政治認同生成源頭可能也不是「同婚」,像呂欣潔、范綱皓,真正影響他們對政治的看法,關鍵都是太陽花學運,范綱皓是在學運後入黨。這場運動讓他們思考到,個人生活與政治運作的關係,並透過參與政治來改變社會。

性傾向與泛綠的政黨支持,很可能是一個時代的巧合。范綱皓用一個簡化的說法:中國一直是台灣重要的敵人,代表不民主、保守的價值,對抗中國成為一個進步價值,而在進步價值的這一端,同時又有支持同婚、關心環保、轉型正義的價值。「這一整包是在一起的,而民進黨剛好站在這一端,我不會說你支持同志,所以也要支持民進黨,只是在支持同志的人裡面,剛好有比較多人支持民進黨。它們並不是一個因果關係。」

這種政治認同可能也不是很穩固,有不少泛綠同志表示:「我們支持的是蔡英文,而不是整個民進黨。」呂欣潔也有相似的看法:「這些民進黨的年輕支持者,是因為議題而挺你,你如果幾個議題做得不好,他們就會轉身而去。」她就遇過有位原本打算入黨的青年,因為台南爐渣事件而決定暫緩計劃。

戴綺儀是這一波新入黨的支持者:「我心中原本認為台灣應該要有一個較左派的政黨。」她因同婚通過而決定加入民進黨,並在婦女部、青年部工作過:「我們被稱為綠甲只是一種相對藍甲的說法,並不是大家都很綠…當初民進黨同婚要過不過時,我也是罵得很凶,我們不會因為民進黨通過同婚,就一直支持你。」

我們在呂欣潔主辦的「同志參政營隊」也發現了類似的狀況。在同婚過後,呂欣潔想持續發揮同志的政治影響力,舉辦了這樣的營隊,教導同志參選、認識政治工作。營隊裡的成員不見得每位都會從政,但他們關注的議題已從性別、同婚,延展到移工、環保等議題上。他們關注的議題是多元而發散,要再贏得他們的傾全力支持將有難度。

同婚議題在年輕人之間,看似幫民進黨賺了一大筆「陰德值」。而這群年輕世代也是政治選舉中,最難討好的一群人。他們可以在這一刻是最相挺的支持者,但只要你幾個議題沒處理好,也可以轉身成為網路上罵你最凶狠的一群人。陰德值要花光,也很快。

鏡週刊訂閱制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

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,月月抽Sony旗艦機

更多內容,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月費、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