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全文】《大債時代》直視扛債青年 大數據分析打通劇本關節

文|劉慧茹    攝影|李鍾泉    影音|陳廷豐 李政達
李霈瑜(左起)、林柏宏在以青年負債議題為核心的《大債時代》中,幫助黃瀞怡解決債務問題。(公視提供)

繼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之後,策資會「數位服務創新研究所」再度與迷你劇集《大債時代》合作,藉由大數據分析協助劇本前期開發。

該劇以探討青年負債議題為核心,費時4個月搜羅網路論壇、社群、新聞乃至法院判決書等數據內容,經由過濾、分類,建立精確的參考資料庫,調整劇本方向,寫實呈現Y世代面對生存困境的無奈與選擇。

迷你劇集《大債時代》由電影《粽邪》系列導演廖士涵執導,林柏宏、李霈瑜、張書豪飾演3個高中死黨,畢業後各奔前程,張書豪因故離世,林柏宏與李霈瑜再次聚首,幫助死黨遺孀解決債務問題,但也各自面對沉重的生活壓力。

導演廖士涵(左)以電影《粽邪》系列打開知名度,也因擅常刻畫人性面,參與編劇,讓《大債時代》角色更突出。(公視提供)

製作人方夢貞2016年與工作夥伴共同成立「用力拍電影公司」,2018年起製作實境節目《阮三个》一、二季,因常與公司實習生、助理相處,發現年輕人普遍面臨畢業即背債的處境,引起她的好奇。

前年6月,方夢貞將好奇化為行動。開發劇本時,從青年關注的學貸問題發想,針對20歲左右的族群田野調查約3個月,寫出故事大綱及一集劇本,參與公視「迷你劇集節目製作採購案」徵選,因題材寫實、可引起社會共鳴而得標。

進入後續寫劇本階段,她與編劇團隊陷入苦戰:「我們野心太大,想用宏觀的視角,說一個貼合時代的故事,於是設定超貸、背債千萬等情節,卻因為角色集中在社會新鮮人,兩者融合出現諸多矛盾,劇本卡關3個月。」

方夢貞(右)藉由徐毓良(左)的大數據分析,獲益良多。

此時曾與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合作的資策會「數位服務創新研究所」(簡稱「服創所」),主動向公視爭取二度合作,藉以精進數據技術。公視認為,《大債時代》著眼社會議題,應可藉資策會的大數據技術解決瓶頸,進而媒合雙方。

資策會服創所副主任徐毓良,2016年參與過《與惡》大數據輔助劇本開發案:「這次根據《大債時代》故事大綱和人物設定的已知架構,以及方夢貞提出的問題,我們分析判斷出劇本所需的數據內容,分類後再利用文字探勘方式取得資料。」

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編劇呂蒔媛(左)2016年參與大數據分析,開啟台灣首例。右為製作人林昱伶。

徐毓良以PTT實業坊、臉書兩大社群為數據來源,挑出網友評論度、分享轉貼數量高的文章後,蒐集符合主題及需求的內容。有鑑於《與惡》資料量太過龐大繁雜,導致編劇呂蒔媛難以消化的經驗,這次徐毓良將上萬筆資料刪減、統整成一百筆,再轉譯成方夢貞團隊能理解和閱讀的內容。

編劇團隊藉大數據資料調整編劇方向,僅花4個月就完成6集劇本。

經過7次開會討論,徐毓良將資料匯集成小型資料庫,讓方夢貞日後方便查詢需要的參考案例,結束雙方4個月的合作。後續,方夢貞與編劇團隊藉大數據資料調整編劇方向,僅花4個月就完成6集劇本。

資策會服創所副主任徐毓良(後排右)主導大數據協助劇本開發,與劇組開會7次,討論需求及轉譯數據。(資策會提供)

方夢貞舉例,最初設定李霈瑜飾演的「周詠晴」是二十多歲的菜鳥銀行員,為賺錢買房,晚上在民間貸款機構打工做催收員。「但我們在大數據案例中發現,銀行本就有債權管理部門負責討債,編劇於是將此角色年齡提高到30歲,變更職業為銀行債權管理部門的小主管,工作性質和內容更符合劇情走向。」

編劇根據大數據資料,安排李霈瑜在劇中兼差擔任假日外送員,貼近時代趨勢。(公視提供)

周詠晴兼職打工的工作,則改為假日外送員。徐毓良分析:「2019年初外送業還沒那麼熱門,但在大數據調查中,年輕族群的社群討論度已逐漸升溫,因為他們發現外送是很好的賺外快方式,去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外送業變得更搶手。」

編劇亦循著大數據提供的方向做補充田調。方夢貞表示:「為了解銀行債權管理部門、民間貸款機構等催收職業,循線約訪到黑道討債公司。包括劇本延伸出的張書豪遺孀角色,是如何被黑道追債?雙方互動情況?以及討債公司喝茶喬事的場景,都根據補充田調而來。」

林柏宏飾演追求創業的「楊大器」,斜槓當YouTuber符合時下潮流。(翻攝自《大債時代》YouTube頻道)

然而大數據非萬靈丹,端看蒐集的資料是否合用。例如劇中不受父母關心,物質富裕心靈卻貧乏的年輕族群,也委請徐毓良尋找相關案例。他依需求找到日本「口罩依存症」的報導:「這個族群因害怕與人群接觸,出入都會戴口罩,符合角色特徵,討論後編劇馬上決定採用。」

但去年初因疫情關係,人人皆戴口罩出門,角色戴口罩失去辨識度,於是又參考其他數據,塑造成陳昊森飾演的養狗富二代社會新鮮人「何碩儀」。方夢貞補充說明:「數據顯示這世代普遍愛毛小孩,我們將兩者結合。何碩儀最常掛嘴邊的話是『如果哪天我不見了,只有狗會擔心』,也很符合現況。」

陳昊森在劇中飼養毛小孩成為心靈寄託,反映物質富有、精神匱乏的族群。(公視提供)

徐毓良再舉一例:「方夢貞提出『年輕上班族是否會因工作壓力大而吸毒』的疑問,希望有參考案例。但我們爬梳五百多篇法院判決書和文獻,顯示初次吸毒的年齡層遠低於劇情設定,亦非上班族的紓壓方式,編劇於是捨棄。」

方夢貞不諱言,編劇過程中最擔心用自己的角度看待年輕世代的遭遇,透過大數據,除了能驗證想法,還可貼近真實,產生加乘效果。

田調像陸軍,負責一步一步攻下山頭;大數據則像空軍,可幫助陸軍看清整座山的全貌。

《大債時代》開發至播出長達2年,編劇群包括導演廖士涵在內共6位,劇本開發及製作費總額約1,980萬元,不含資策會負擔的大數據協助劇本前期開發經費。過程中方夢貞雖經歷不少挫折,但作品完成後除在公視主頻道播出,亦賣出Netflix、CATCHPLAY+、MOD、LINE TV、myVideo等影音串流版權。

徐毓良(右)在結束合作後建立資料庫,輔助方夢貞(左)團隊後續查詢及補充田調。

總結大數據在編劇開發扮演的角色,徐毓良形容:「田調像陸軍,負責一步一步攻下山頭;大數據則像空軍,可幫助陸軍看清整座山的全貌。」他強調自己的工作較像劇本顧問,用科學的工作方法,協助編劇團隊有效率地解決問題,同時保有自主性和創意的戲劇核心。

4/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,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,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,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,邀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