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律師歌手番外篇】當律師看見人性 金曲歌王為死刑冤獄犯寫歌

文|鍾岳明    攝影|蘇立坤    影音|李文顥
蘇明淵在律師錄取名額不多時就已開業,20年來上千本卷宗堆積在事務所。

「當律師看到的都是人性,會覺得不是有人生來要做壞事,有些人為了賺一塊錢,有些人是衝動,有些人真的傻到、笨到,有些人是被鬼拖著走,每個做壞事的人都有一點值得憐憫的動機。」蘇明淵語重心長地說。

律師歌手蘇明淵接法律案件20年,身經百戰,卻有太多令他遺憾的故事。他印象最深的是十多年前,一個19歲原住民少年涉嫌殺人的案子。少年因刑求自白,坦承和另外兩位流氓用石頭砸死被害人。後來一位咬定少年、但有心智缺陷的人翻供,把整套情節托出,但法院依據少年的自白判他有罪。

「我百分之百確信不是他幹的,這少年有小兒麻痺,走路一拐一拐,也有身障手冊,但法庭說他可以助跑,還拿石頭砸人,我們提出死亡時間點對不上等證據,還是被判有罪,我無法原諒自己,為什麼我沒能力找出足夠證據,讓法院採信?為什麼我找出的證據,法官卻不採信?」這件冤獄被定罪的案子,讓他至今感到無助與愧疚。

他感嘆:「法官也是凡人,他沒經歷過這樣的事,卻在做神的事情,動不動把你關起來,剝奪你生命。審判不見得公平,也不一定是正義,這是我們律師最挫折的時候,所以我幫鄭性澤寫了一首歌。」2002年鄭性澤被控告殺人,15年間屢次被判死刑,直到2017年才被宣判無罪定讞。

「我在電視上看到鄭性澤被判無罪,走出法院時,眼淚都掉下來了。記者問他恨不恨?他說我有什麼力氣恨?今天以前我是沒有將來的人,今天以後我要把每一天過得好。」他把鄭性澤案的故事揉和其他冤案,寫成《今仔日過了好就好》,並找鄭性澤來擔任歌曲MV的主角,希望能想鼓勵每個對未來失去希望的人。

「以前沒人敢幫這種事寫歌,誰敢幫死刑犯寫歌?媒體說他窮凶惡極、惡貫滿盈,你幫他平反還會被罵,但我不寫誰寫?」蘇明淵含著眼淚、激動地說:「把他的故事化成音樂,我想告訴人家,哪一天你也可能會遇到這樣的案子。」

音樂對他來說,不只是個人情感的出口,更是溝通法律概念的橋樑,「我想讓大家知道,原來律師工作是這樣,原來法院也會判錯,原來會有無辜的人受到不公平對待。律師工作不是把黑的說成白的,而是幫被告得到公平審判的機會,也幫法院發現事實真相、做出正確裁斷。」

鏡週刊4年了,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。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,我們成立了會員區,提供會員高品質、無廣告、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,邀您立即體驗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