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全文】靠育幼院招牌A錢 北市兒福機構爆虐童性騷

文|林慶祥    攝影|陳毅偉    繪圖|米承鶴、王聖光
輔導阿姨C女命男院童洗澡不得關門,還用手機拍攝。

台北市某兒福機構爆發嚴重弊端!該機構除了經營公益性質的育幼院,旗下還有營利的幼兒園,為了牟利,機構打著公益招牌,以每月2萬元的超低價,向政府承租黃金地段近千坪建物,卻把多數空間及外界捐贈物資,挪給幼兒園使用,30多名育幼院童根本吃不飽。更可惡的是,育幼院的輔導阿姨還涉嫌凌虐年幼院童,並要求青春期少年院童陪睡,全案現由台北地檢署深入偵辦中。

台北市某兒福機構旗下的育幼院,驚爆虐童、性騷擾醜聞,台北地檢署接獲檢舉已介入偵辦,並展開約談。本月中旬,本刊循線找到相關證人,還原這件恐怖育幼院的誇張行徑。

 

宛如大姐頭 帶頭霸凌院童

以證人身分接受檢方偵訊的A小姐透露,她曾在該機構擔任社工,深知機構的黑暗面。她告訴本刊,涉嫌凌虐、性騷擾育幼院院童,是一名C姓生活輔導阿姨,C女身材高壯、孔武有力,曾抓著一個小學3年級院童,從2樓粗暴拖下樓、重摔在地,在她的淫威下,這些院童跟奴隸沒有兩樣。

身材高壯的C女曾把一個孩子從2樓往下拖,重摔在地上。

A小姐提到,她曾目睹C女上班時,女院童們趕緊跑到門口列隊、恭迎她上班,簡直像是黑社會的大姐頭。年幼的院童屢遭C女罰吃隔夜餿飯,而且一口都不能剩;犯錯的孩子則會被罰抄課本,抄到凌晨3、4點,至於沒犯錯的大孩子也必須監督而不能睡,因此會遷怒幼小的院童,院內霸凌情況嚴重。

檢察官展開調查時,A小姐請院童們寫出「最討厭阿姨做的事」,結果罰吃餿飯、抄課本、關黑房,竟都還算小事,他們最在意的第二名是,C女假日外出從不帶錢,吃、喝都花用院童們少得可憐的零用錢。此外,C女還逼迫年幼的男院童只穿內褲在陽台罰站,甚至拍照上傳臉書。

更惡劣的是,C女甚至性騷擾男院童;她不准男院童洗澡時關門,並用手機拍攝,再與女院童分享、極盡戲謔嘲笑。此外,C女會命令青春期的少年院童「陪睡」,暗夜裡到底發生什麼事,沒人知道。

育幼院裡有個未成年的少年,長相俊俏。C女曾當著大家的面對他說:「聽說你那裡很大,其他人我都看過,只有你的我還沒瞧過。」事後,該少年也難逃陪睡的命運。

 

以公益之名 辦營利幼兒園

糟糕的是,院童間已經出現了互相猥褻的行為。A小姐覺得事態嚴重,主動向善心人士募資7、8萬元,聘請心理諮商師來輔導院童,但機構主任卻百般刁難,咆哮並趕走對方。

此外,這間兒福機構還有其他金錢弊端,長期擔任該機構志工的B先生告訴本刊,該機構隸屬某基金會,除辦理公益性質的育幼院外,也經營營利性質的幼兒園與安親班。

志工B先生(圖)曾多次反映兒福機構的亂象,但基金會高層卻置之不理。(圖已經變裝處理)

B先生指出,兒福機構以公益之名,透過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協助,向國有財產署低價承租位於精華地段的6層樓建物,樓地板面積近千坪,月租僅20萬元,低於市價8成,今年還因疫情申請紓困,降價為月租2萬元。

B先生說:「如果建物全部用於照顧育幼院童,相信大家都會支持,問題是,公益的育幼院只使用2層樓,其他4層樓都被營利的幼兒園占了。」

B先生強調,育幼院收容的不只是孤兒,還包括高風險家庭的孩童,如遭親人家暴、政府依法安置的孩子,他們的隱私與人身安全必須被保護,如今卻與幼兒園混在一起,家長進出接送,毫不設防,萬一有失去監護權的家長混入搶孩子,該怎麼辦?

兒福機構主任(圖)被控將外界捐給育幼院的物資,挪給營利幼兒園使用。(讀者提供,圖已經變裝處理)

正如B先生所言,本刊記者日前喬裝成家長,前往該兒福機構參觀,結果一按門鈴,對方完全沒詢問身分,就打開大門,跟其他門禁森嚴的安置機構完全不同。

因為打著公益招牌,兒福機構占盡政府便宜,另外還有幼兒園及安親班的大筆收入,該機構卻仍不滿足,甚至剝削育幼院童的資源。B先生說:「育幼院的院童們只能吃幼兒園小朋友吃剩的食物,真的很可憐。」

 

攔截捐贈糧 變賣高價物資

離譜的是,育幼院只編列週一至週五的午、晚餐經費,每日早餐與週末全天都不供餐,而是要求社工對外募款,社工只好向附近早餐店募早餐券,或拿大眾捐贈的物資讓院童充飢。A小姐說,若有善心人士捐了一批包子,院童們就得連續吃1週的包子,端午節則是吃粽子吃到想吐,至於社工募得1週2天的早餐券,區區50元,對於正在發育的院童來說,真的吃不飽。

B先生說,其實社會大眾捐的物資很多,但機構主任卻把物資挪給幼兒園、安親班。他透露,主任常藉盤點之名,以物資過期為由,派車來搶!A小姐也告訴本刊,有一年農曆7月,善心人士捐了大批白米,帳上居然記載,30幾個院童1個月吃掉300多公斤白米,「院童哪有這麼會吃!這些米不知道被賣到哪裡?只是把帳記到他們頭上罷了。」

此外,較為搶手的奶粉、罐頭、飲料、麥片、水果、餅乾……,也被乾坤大挪移到幼兒園及安親班。誇張的是,有些高單價物資,如益生菌、葉黃素、沖泡飲料等,原是善心人士要給院童補身體的,主任居然低價變賣,並在群組裡要求員工認購,至於這筆錢流到了哪裡?沒有人知道。

曾擔任該兒福機構社工的A女(圖)表示,30多名育幼院童根本吃不飽。(圖已經變裝處理)

曾獲基金會表揚的績優志工B先生強調,他多次向基金會高層反映機構亂象,但這些肥貓都置之不理。B先生告訴本刊,育幼院每安置一個院童,政府每月會撥款22,000元至38,000不等,但院童卻吃不飽,還備受凌虐,如今只能寄望檢察官深入偵辦、社會局好好整頓,讓院童們能夠快樂成長。

★ 《鏡週刊》關心您: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、精神虐待、性侵害、性騷擾,請立刻撥打110報案,再尋求113專線,求助專業社工人員。

更新時間|2021.03.29 05:43

4/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,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,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,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,邀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