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獄外冤囚5】司法體系官官相護 釀冤案公務員不懲處也免賠

文|蔣宜婷    攝影|林韋言 王漢順    影音|李文顥
過去曾為受冤者鄭性澤辯護的立法委員邱顯智(圖)認為,司法院草案版本還缺乏嘗試回復受冤者尊嚴的制度。

立法委員邱顯智認為,司法院目前「不甘不願」的態度正造成受冤者2度傷害,「這是國家行為不對,應該要徹底反省、承擔責任、面對過錯。比起公關宣傳司法改革,司法院最重要的宣傳,其實是它對冤錯案的態度,讓台灣社會覺得司法院真的重視冤錯案。」目前時代力量版的草案,除了將第6之1條補償金額提高、最高補償達500萬元,也特別提出名譽回復制度,邱顯智認為:「受害者平反時,司法院長比照促轉會主委對待過去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做法,拿著無辜證明書到人家家裡道歉,都不為過。」

致力冤案救援的監察委員高涌誠則表示,雖能理解司法院認為應有差別待遇,但落差不應如此巨大。另外,司法院雖不斷強調需顧及國家財政,但去年8月,監察院才對司法院提出糾正報告,指出司法院應依《刑事補償法》第34條向具過失責任的公務人員追償,卻因追蹤管控有疏漏,無法追償多起案件,也就是說,釀成冤案的公務員不會被懲處也不必賠錢。

該份調查揭露,2013至2019年間,司法院共補償了681件刑事補償,補償2億5,000千萬元,平均每案補償36.7萬元。然而,其中對公務人員的過失責任提起追償的僅有3件,追討金額共21萬元。高涌誠認為,司法院沒有盡責追償,才是浪費人民的納稅錢。

面對冤錯案,刑事司法體系依舊缺乏調查究責。高涌誠建議,案件是否追討,司法院應全數交由外部追償委員會審理,避免外界質疑官官相護,並公開部分資料,「有人出錯、造成錯誤,是不是應該追究原因?如果真有法官是故意,或常有重大過失,他是不是不適任?至少要統計類型化原因、做研究,什麼情形容易造成冤獄?也內部教育法官,什麼是重大過失、標準是什麼?」

 

人生遭重創 傷口難癒合

陳龍綺家裡的書架上,排滿他過去開海產店時,為了鑽研菜色買的食譜。我問他還想不想再拚一次?他直說很難,目前的身心狀態,無法承擔太多壓力,「可能女兒們長大後再想想吧。」

這幾年,陳龍綺靠替人修理洗衣機、冷氣機維生,由於他的案情知名,常有學校團體邀請他去演講,但每回看到自己過去被拍攝的影像,仍感到痛苦,「這些年人家都以為陳龍綺很平順、很順利了,事實上我只是不希望再哭哭啼啼給人家看了,因為我後面還有很多人等著要平反。」陳龍綺一向積極聲援冤獄平反協會協助的30多名當事人,跑遍記者會,還曾有受冤者循著紀錄片《不排除判決書》中的門牌找到他家,向他求援。

監察委員高涌誠去年曾要求司法院提供刑事補償審查報告及「求償審查委員會」會議紀錄,但遭司法院以內部文件為由拒絕。

受害者及其家人的人生,充滿冤案橫掃過的殘骸。採訪林進龍前1週,他因高血壓住院,近期身體不大好,「爸爸變得很瘦啊,以前很魁梧的。」林進龍逃亡時瘦了10多公斤,有時,林家宇覺得父親沉默的時間更長了,也比以前更容易受到驚嚇,「有時候早上看到他,會發現他電視還是轉無聲,自己都沒有發現。」林家宇說。

至今,每天早上8、9點,林家宇和媽媽聽到郵差野狼機車的引擎聲,2顆心仍七上八下,「 聽了好幾年『林進龍掛號』,心裡都還很害怕,即便到現在,我還是會擔心,又怎麼了?有什麼消息了嗎?現在收到書信,心還是會揪一下,一般正常人不會這樣吧?」林家宇苦澀地說。

他們2家人的時間,都因為捲入冤案,被國家偷走了。至今,國家沒有補償他們,也沒給過一句道歉。

12月底,又是秋刀魚船進港的時節。這幾年,林進龍不管事了,他已經錯過太多,父子倆一塊到高雄前鎮漁港卸魚,也僅是在旁靜靜看著。對林家宇來說,他2、30歲的光陰,也都在為父親平反、勉強支撐父親事業中度過。我小心地問他,是不是沒過過自己想要的人生?他說:「會喔,我到現在還是這麼想?如果可以我想要出國念書,想要到處去看看。」

更新時間|2021.02.24 12:09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月費、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