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獨家回應】【雞排妹控性騷】網友質疑「說法很媽寶」 翁立友記者會後心情曝光

文|陳于嬙    攝影|劉鴻昌
翁立友開記者會澄清性騷擾雞排妹,自認是清白的。

翁立友遭雞排妹指控伸鹹豬手性騷擾,沈默多時,翁立友今(5)午召開記者會,堅持「自己是受害者」,且從未傷害過女性或男性。不過早在開場前 雞排妹就到場圍堵,欲與翁對質,卻被請出場,兩人隔著一道牆各說各話,直到記者會結束後,翁立友快閃逃離,避與雞排妹正面對決,雞排妹從後追上說:「我人就在這,應該問他為何不敢面對我?」

在得知翁立友開記者會聲明,雞排妹昨即放話要正面對戰,今午在記者會前即到場等待,沒想到遭翁立友所屬豪記唱片請出門,雞排妹無動於衷,雙方僵持不下,經過四度要求,雞排妹說:「我沒有要鬧場,我做錯了什麼?」得知記者會取消,雞排妹默默離場,沒想到豪記重辦記者會,讓翁立友出面說分明,而雞排妹則在場外等待。

雞排妹直接到翁立友記者會現場堵人,欲正面對質。

記者會從原定的2點,因雞排妹到場圍堵,延至2點54分時,翁立友雙手合十入場,他多次深呼吸後說:「我不是不勇敢面對,而是這件事,我是一個受害人,為何要我來解釋?這件事從來就不是我引起的,性騷擾這個名詞,讓我非常痛苦。」

翁立友自認是雞排妹性騷擾事件的受害者。

一字一句,翁立友訴說著新聞爆出後的後座效應,他說:「我想哭,但連哭的空間都沒有,我的媽媽天天以淚洗面,讓我很不捨,我沒有做過什麼,為什麼會有人說我做了,這麼不堪,我甚至連想自殺的權力都沒有。我想到阮玲玉的遺言是人言可畏,那麼可怕、恐怖,在這一次的事件當中,我才能深深的體會,她當初是多麼的無助、無奈。」會放棄輕生,因為還有年邁的母親,不希望媽媽永遠抬不起頭來。

翁立友再三強調:「我沒權利要求你(雞排妹)跟我道歉,但我有權利,祈求你還我一個清白。」更希望在未來娶妻生子,「翁立友」這名字都是清白的,在記者會尾聲,翁立友摸著自己的胸口說:「立友的處境,就是受害者。」

記者會結束後,翁立友快閃離場。

翁立友再三重申自己的清白,但得知雞排妹就隔著一道牆,在門外等他正面對質,他卻選擇落荒而逃,這與他在記者會所言所說的清白,頗為矛盾。雞排妹雖從後追上,一到飯店大廳外卻不見翁立友的身影,雞排妹嗆:「既然自認受害,為何不當面溝通?我人就在這,為何要逃跑?」被質疑性騷的翁立友快逃,被騷擾的雞排妹堵人說分明,態度一弱一強,讓整件事情一如往常讓人看不清。

雞排妹嗆翁立友不敢面對。

本刊記者致電翁立友友人,詢問翁立友記者會後心情如何?對方表示翁立友講的都是心裡話所以現在很平靜。但有網友看了記者會直播後認為翁立友的說法很媽寶,友人僅回覆:「謝謝大家關心不再回應此事。」

  • 鏡週刊關心您,再給自己一次機會/安心專線:1925(24小時)/生命線:1995/張老師專線:1980
  • 鏡週刊關心您: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、精神虐待、性侵害、性騷擾,請立刻撥打110報案,再尋求113專線,求助專業社工人員。

更新時間|2021.02.05 09:44

4/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,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,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,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,邀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