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工具機界勞斯萊斯2】市場逆風狂吹 比創業時沒賺錢還慘

百德機械總經理謝天昕專訪

文|邱莞仁    攝影|王均峰
謝瑞木(左)是台灣工具機業界的老先覺,他把近期接連而來的利空衝擊,當成上天給兒子謝天昕(右)的磨練。

2019年6月,謝天昕接任百德機械總經理,但他準備大展身手之際,卻碰上肺炎疫情攪局。

「本來沒有疫情的話,我是打算直接退休了。我年紀那麼大,應該退休了。」謝天昕的父親謝瑞木是台灣工具機業界的老先覺,中美貿易戰加上疫情延燒,利空衝擊前所未見,他不禁感嘆:「現在面臨的嚴重程度,比我創業前10年都不賺錢還嚴重。」

但坐在謝天昕身旁受訪,篤信基督教的謝瑞木卻不見一絲愁容,他笑咪咪地說:「我就想,假如他接班太順利,年輕人就會覺得自己很了不起;這次碰上疫情,我就告訴他:『神要給你這一點磨練,免得你驕傲。』」

謝天昕說,小時候因父母忙於創業,他時常獨自一人在家,「我早上起來上課,我爸就已經不在家、去工作了,到我睡覺時他都還沒回來。晚上就我一個人在家,自己煮飯、自己吃。」

1991年,出身麗偉公司創始團隊的謝瑞木,決定自行創業,麗偉曾是全球工具機產量最大的公司。早年台灣工具機薄利多銷,美國是主要市場,不想跟同行做殺價競爭的謝瑞木,便在精密度下苦功,將目標鎖定在工藝技術更高階的歐洲,但第1年生意慘澹,自有品牌QUASER只賣出2台機器。

謝天昕(右)說,因早期百德業績不好,他大學在英國念書念到一半,便回台工作。左為父親謝瑞木。

「小時候,我早上起來上課,我爸就已經不在家、去工作了,到我睡覺時他都還沒回來。」父親創業時,謝天昕剛上高中,「他不會對我說經濟壓力很重,我小時候算是過得很愜意,只是長大慢慢就會發現,其實沒有那麼容易。爸媽都很晚回來,姊姊在台北念書,晚上就我一個人在家,自己煮飯、自己吃。」

1991年,出身麗偉公司創始團隊的謝瑞木創業後,不想跟同行做殺價競爭,便在精密度下苦功。圖為百德機械員工正在鏟花,鏟花是影響工具機精密度的關鍵。

謝天昕回憶:「前10年百德不是很好,我當完兵去英國念書,念到一半,我母親說,家裡狀況沒有很好,現在台灣有一個不錯的工作機會,問我要不要回來工作?」於是,謝天昕大學沒念完,即回台到一家貿易公司上班。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