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鏡書摘】《滯留結界的無辜者》選摘 五之三

文|天地無限 繪圖|林媛婷

漂亮又年輕的業務員慘死於一棟大樓內,每到半夜,該間房便傳來陣陣驚悚的哭聲…「別仙樓顧問有限公司」的「無憾小隊」 宣稱以科學方式幫厲鬼們弭平生前的遺憾、化解重重執念,使冤魂能夠重回輪迴系統;原本只是單純的例行工作,卻沒想到這次驅鬼現場意外失控,牽扯出樁樁案外案,不知道全員能否從命案現場全身而退…

四○二室前方以扇形排列一組祭祀道具跟牲禮,而四○二室的防盜鐵門已大開,第二層木門也掛上許多繩結編織的符咒、獸血圖文與招魂草等物事,比較突兀的是還有幾樣如天線、揚聲器、放大器等電子器材,其中有個軍用指南針,垂直貼附在門口,指針朝北方上揚,緊貼著玻璃表面。

天后在持續吟唱約三分多鐘後,四樓廊道裡,被香燭火光照亮的光影突然大幅晃動了幾下,接著周遭氣溫明顯下降,在場的四人心中都有異樣感應,像是搭著下落的雲霄飛車,心臟忽然地一沉,渾身汗毛豎立。

吳P轉頭看向四○二室的木門,獸血圖文隱約發出螢光、而軍用指南針開始亂轉,揚聲器則傳來沙沙聲響,十多秒後轉為緩慢規律的「咔答咔答」響聲。

天后朝他點了點頭。接著拿起一根以藍綠紅三色均分的三彩線香,插在了門口的粗鹽杯裡,然後繼續地吟唱著。

「走吧!」吳P站起身,向兩女招呼著,繞過門口祭祀物件,兩女緊跟在他身後。三人站定後,吳P示意兩女也打開腰間的壓縮空氣瓶控制開關。

他深吸口氣後,一把推開木門,迎面而來的彷彿是另一個世界的通道,如黑洞把所有光線都吸走,內裡只見一片虛無,在邊緣處泛起詭異的灰黑色光暈。公寓內外像是被一層如水波的透明薄膜給隔離開來,空氣不斷由外向內灌入,數秒後強勁地如帶起一陣狂風,逼得三人不得不舉步入內,將門給關上。

門內是一片腐朽、陳舊的光景。舉目所見,雖然還是那原本的四○二室格局,但是亮眼的紅黃藍綠等顏色已被抽離,只剩下黑灰白褐等深沉基調配色,冰冷的絕望氣息蔓延四週。

空間裡瀰漫著灰色霧氣,牆面上則不斷冒出絲絲黑氣往下流淌,在地面上匯聚成一層深灰色濃霧,約有成人小腿高度。每走一步,灰霧就給翻攪出一片深黑色區塊。室內籠罩在一片朦朦朧朧中,很容易使人失去了距離感。

當然,最讓人有感的還是那陣刺骨寒意。吳P之前探勘時曾帶上各種科學儀器來蒐集數據,除了確定在這裡會讓絕大多數的電子儀器都失靈外,另一收穫就是測出這裡的溫度大多介於零下三十度至六十度間,而且那些黑氣的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碳,也是為什麼他們得穿上一身聖母峰攻頂裝備的原因了。

這裡就是由怨靈或地縛靈所自我禁錮的空間。相對於現實世界,目前這樣的空間並沒有一個統一的命名,有人稱呼這為異次元、鬼界、陰域之類的,但都不夠精準。吳P目前還是稱呼其為「結界」。

以那道依附「門」的水波薄膜為分界,結界跟現實世界是上下顛倒的。儘管吳P早已做足心理準備,一踏進門就立刻半蹲身子並緊抓門框,但一陣彷如「往天空掉落」的怪異感覺,還是讓他感到一陣天旋地轉、暈眩噁心。後方一位女子更是咕咚一聲坐倒在地,攪起地面一陣黑氣。

這是吳P第十八次進入這樣的結界,但從來無法習慣這種錯亂的失重感。

身體恢復平衡後,他打亮一根螢光棒,用背膠貼在入口門板上。接著抬頭看向天花板,一縷藍色煙霧從天花板門縫緩緩流洩進來,這抹藍是這空間裡的唯一亮眼顏色,也兼具倒數計時的功能。

「開工了,我們只有十五分鐘。」吳P吩咐道。

一進門就坐倒在地的女孩兒叫趙薇芝,某台北私大的哲學系研究生,她已在別仙樓當了大半年的兼職,因為母親的失智症愈發嚴重,她想攢一筆錢好日後請看護。恰好吳P也不希望老婆宋映貞—曾是吳P的學生,死心塌地相信吳氏除靈理論的奇葩女子—總跟著進入結界冒險,於是以生育計畫為由,讓趙薇芝參與現場見習,希望等她上手後再讓宋映貞退出。

進入結界工作的門檻很高,光是「不怕鬼」這點,就會讓大多數人打退堂鼓。再來根據吳P的研究,陽世人類即使有萬全裝備,盡可能不暴露在結界的特殊環境下,但對生理狀態仍有難以評估的影響。這部分無法明確量化,但風險約莫是穿著太空衣在向陽面的太空船外漫步、或是穿著防護衣去維修核反應爐的程度。

簡單來說,就是有很高機率會折壽或有其他副作用,但會因此少活多少天或多少年,誰也不知道。

在趙薇芝下定決心前,吳P已不止一次向她強調這件事,但依然無法阻止她。但當她第一次踏足這陰森灰暗的異世界,仍不禁心生懼意。「這就是我們死後會來的地方嗎?」

4/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,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,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,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,邀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