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週末推書】「學弟,我想看見鬼」16篇校園靈異故事 今晚相約《夜半11點學校見》

文|鏡文學
(鏡文學提供)

我從小就有陰陽眼,看得到別人看不見的東西,害怕被視為異類的我,只好一直隱瞞。那天半夜和同學去夜遊,目睹四年前因車禍翻覆的幽靈公車,唯獨我看到公車上的鬼,也因此,意外讓周茱萸學姊發現了我的祕密。

「我想要看見鬼,所以拜託你幫忙。」

我害怕學姊把我有陰陽眼的事實告訴同學,只好答應學姊,每晚和她在廢棄教室輪流說鬼故事,直到她見到鬼為止。

「晚上11點,我在教學大樓的廢棄教室裡等你。」從那日起便開始了我倆每晚的怪談。

午夜零時,我和楊正豪、王志銘三個人到了學校正門集合。我們站在圍牆邊,免得警衛跑來問話。

「志銘,你說看到幽靈公車是在哪裡呀?」楊正豪悄聲說著,緊抓王志銘的手臂,額頭冒汗,看起來很緊張。

「會怕還要來。」我忍不住低聲吐槽,同時看向聚集在對街路燈下的鬼魂。實際上鬼魂和人並不會有太大的差異,最大的區別在於表情,他們大多都是張大著嘴,好似努力想呼吸的表情。

連近在眼前的鬼都看不見了,他們真的會看到公車上的鬼魂嗎?

「我可是有親眼看見,就在前往學校的路上。」王志銘說著,牽著腳踏車帶頭前往目的地。

一路上很安靜,就連鬼的數量也不多。

「你說真的看得到鬼嗎?」楊正豪接連質問,我感覺他很緊張,所以才會不停說話。

「當然有,就在前面那座陸橋上看到的。」王志銘指著前方,同時瞥了一眼手錶。

「你說看到鬼是在固定時間見到的嗎?」我忍不住好奇問。

「嗯,之前網路上有人說在這裡午夜零時十四分有幽靈公車出沒,我好奇下在相同時間來就見到了。」王志銘再三強調自己有見到鬼。

如果是固定出現的鬼,那麼很有可能是指在一定範圍移動的地縛靈。想到此,我對王志銘見鬼的話開始有些好奇。也許對方真的看到了鬼也說不定,然而就我所知對方並非像我一樣有陰陽眼,要是他時時見得到鬼,恐怕也不會有興致大半夜跑來這裡。

(鏡文學提供)

「再一分鐘。」王志銘盯著空無一人的陸橋。

我屏氣凝神注視,耳邊傳來耳鳴般的嗡嗡聲,只見一台看似普通的公車從我們面前經過。

「喔!好厲害!」當公車離開後,王志銘忍不住發出驚呼。

「什麼好厲害?根本什麼都沒有。」楊正豪不禁抱怨,盯著公車閃爍紅色尾燈離去。

「但是公車真的在午夜零時十四分出現了啊。」

「可是公車空蕩蕩的,根本沒有鬼。」楊正豪反駁。

我盯著公車,王志銘說的並沒有錯,只不過他們沒看見公車上滿滿的乘客正望向車窗外的我們。

我本以為這件事就會就此收尾,然而卻意外讓別人知道了我的祕密。在那當下,我並沒有注意到『她』正坐在公車上。

#

我遇見她是在隔天午後,當我獨自經過學校旁的書局時,她就穿著制服站在轉角直盯著我。我假裝沒看到她,繞過而行,然而下一秒她又出現在我眼前。

「你果然看得到鬼,對吧?」她突然說道,強光下一頭披肩的長髮看起來格外烏黑。

「我不懂妳在說什麼。」

「昨天你去看的幽靈公車,我就坐在那輛公車上,知道你看到了大家看不到的東西。」

「妳到底想說什麼?」我盯著她漆黑的瞳孔,第一次遇上這樣的對話,如果她就在那輛公車上,毫無疑問她知道了我看得見鬼的事。

「我看見了,你常常盯著街角那束花,你見得到當時車禍的男童,對吧?」

這次她的話讓我更加啞口無言。

「我想要看見鬼,所以拜託你幫忙。」她朝我逼近一步,從她身上的制服寫著二年三班周茱萸,是大一級的學姊。

「鬼又不是想看就可以看得到。」我望著周茱萸向後退了一步。

「我看不見鬼,而你見得到,所以需要你幫忙。」

「這麼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幫妳。」我看著她,不明白她為什麼想要見到鬼。

「我的要求不難,只要你聽我說故事。」

「聽故事?」

「當然不是普通的故事,而是鬼故事。目的就是為了吸引鬼出現。」

我望著她揚起的嘴角,低頭瞥向她制服上的名字,竟無法開口拒絕她的提議,而從那日起便開始了我倆每晚的怪談。

《夜半11點學校見》於鏡文學完結刊登,欲知下回>>> https://bit.ly/2AGxlMm

《夜半11點學校見》電子書上市>>>https://reurl.cc/2bve4n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