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週末推書】路邊的錢敢撿嗎?鏡文學靈異經典《買命錢》 「誰拿了就誰要死」

文|鏡文學
(鏡文學提供)

邱仔在路邊撿到一枚磨損嚴重的十元硬幣,以為是好運的開端,但經同寢的室友啟軍提醒,才發現那是……

「昨晚的車禍死了人。機車騎士慘死在車禍現場,他倒地的時候臉剛好朝下,鼻子、眼皮和嘴唇都被柏油路給磨得血肉模糊。這枚硬幣,好像也是在地面用力磨擦過後才變成這樣。也許硬幣就是買命錢。因為那個騎士是意外冤死,必須要抓交替才能去投胎,但抓交替也不能亂抓,他就把自己的手尾錢變成買命錢,誰拿了就誰要死……」

炎熱的暑假,沒有冷氣真的很難活下去,我一邊吹著冷氣一邊打電動,今年暑假學校沒有關閉宿舍,讓我們這些學分被當的暑修生有一個落腳處,我不禁感謝學校的貼心,不過感謝歸感謝,我們這群人還是一樣整天遊手好閒,根本沒在用功念書。

「哇拷!」我用力拍了一下滑鼠,差點把滑鼠給摔爛。

「幹嘛?」阿翔被我吵醒,他睜開惺忪的眼睛望著我,眼神仍是處於呆滯狀況。現在是下午兩點多,不過阿翔昨天去夜遊到凌晨才回來,所以睡到現在還沒清醒。

他是我的室友之一,不管有沒有睡醒,說話都是這副要死不活的語調,每個字節都慢吞吞的像是快要斷氣一般。

「我卡關了,第六關一直打不贏夏侯惇,馬的,我上網查一下攻略好了,看看有沒有破解方法。」我一邊說道一邊打開網頁。

就在我們對話之際,邱仔回來了。邱仔因為姓邱,所以我們都叫他邱仔,不過叫久之後,我總覺得這個名字不太吉利,因為台語發音就像「哭A」,都哭了怎麼會吉利。

只是這種話我從來沒對別人說過,畢竟邱仔會認為我在觸他楣頭吧,得罪人就不好了,尤其我們是室友還得相處一年半載的時間,再加上姓氏又不是他能決定的,去講這個也沒意思。

邱仔一進門就眉開眼笑的,彷彿遇到什麼好事情。

他坐在他的床位,哼著不曉得是哪首流行歌的曲調。

阿翔翻了個身,繼續睡他的回籠覺,兩腿把棉被夾的緊緊的,我不由得產生邪惡的想法,懷疑他是不是在作春夢。

我此時沒空理他們兩人,腦袋裡面全是要怎麼幹掉第六關的魔王夏侯惇一事。

邱仔坐了一會兒像是很無聊,他終於開口問我們:「喂,你們都不問問我是不是遇到什麼好事嗎?」

「喔,中樂透喔?」我隨口問道。

「還是認識新的妹了?」阿翔果然腦袋裡面都裝這種東西。

「和中樂透差不多。」邱仔賣了一個關子說道:「再猜猜看。」

「你爸分遺產啦?」阿翔的口中很少有好話,或許他認為這是男人的幽默吧,不過邱仔並不在意。

「到底是什麼事?」我轉過身來問他。

邱仔一樣滿臉笑容,先是神秘兮兮的看了我們兩人一眼,半晌才說:「我剛才打球回來的時候撿到錢了。」

「是喔?多少錢?」我好奇的問道。

阿翔的睡意有聊天過程中也被沖淡了,他坐起身打了個哈欠說道:「該不會是撿紙錢吧?」

「呿。」邱仔抓起枕頭扔向阿翔。

「到底是多少?」看他那麼開心的樣子,我猜金額應該超過100元。

「咳。」邱仔清了清喉嚨。

阿翔不耐煩的催道:「到底是多少啦。」

「10元。」邱仔說道。

聞言的瞬間我真想扁他一頓,「才10元就爽成這樣,你有毛病嗎。」

阿翔也翻了翻白眼說道:「就為了10塊錢,你真是夠了。」

「哎,你們不懂啦,金額不是重點,重點是撿到錢!懂嗎,這就是好運,代表我的好運要來了。」邱仔得意的說道:「不是有一句古話說,吉凶未來先有兆,好事、壞事都會先有預兆,就跟眼皮跳或是耳朵癢一樣,都是一種預兆。」

「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迷信?」我不想再理他,轉回身子繼續查我的遊戲攻略。

邱仔說道,「算了,講了你們也聽不懂。」

「喔,既然那麼開心,那就慶祝一下呀。」阿翔抓著雜亂的頭髮說道:「你撿到錢要買飲料請我們喝。」

我聞言立刻跟著起閧說道:「對,請客、請客、請客。」

邱仔一點兒也沒有生氣,心情似乎真的很好的說道:「好啦,要喝什麼?我請客。反正我的好運來了,請你們幾瓶飲料是小事一椿。」

「喔喔,真大方欸,那我要喝可樂。」阿翔絲毫不客氣的點餐。

「我要咖啡。」我跟著說道。

邱仔豪爽的說道:「沒問題,等我回來。」說罷,他毫不拖泥帶水的拿著錢皮又出去了。

我搖了搖頭,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撿到10元卻要花50元請室友喝飲料,這真的是好運嗎?感覺似乎倒賠了40元出去,我不太理解邱仔的腦袋在想什麼。

管他的,反正我有免費的飲料喝就好了。

很快的我就查到要怎麼破解第六關的攻略,原來對付夏侯惇要配合陣法才行,難怪我久攻不下。

不一會兒時間房門又被打開了,不過這一回卻是被重重的摔上。

砰的摔門聲音嚇了我一跳,我下意識的看向房間門口,原來是邱仔陰沉著一張臉回來了,他的手中提著一袋飲料,不爽的將袋子扔在桌上。

氣氛不太對勁,他出去的時候明明還眉開眼笑的,怎麼回來像是吃了炸藥。

我不敢多問。

阿翔倒是很白目,直接去翻塑膠袋找他的可樂,「怎麼沒有可樂?你幹嘛買一堆青草茶回來?」

邱仔逕自掏出一瓶青草茶往嘴巴裡狂灌,一口氣喝了半瓶之後才回話:「降火氣。」

「喔。」阿翔拿了一瓶,然後也遞給我一瓶。

我將就的喝著青草茶,畢竟是免費的也不好意思挑三撿四,「怎麼了?火氣這麼大。」我問他。

邱仔從口袋裡面掏出一枚10元硬幣,往他的書桌上一扔,硬幣卡卡的響著,他火氣未退的說道:「我剛才去買飲料,就拿錢給福利社的阿姨,結果她說那個十元硬幣磨損的太嚴重,所以她拒收,叫我再拿別的零錢給她。我和她盧了半天她還是說不能收,我只好拿一百元給她找。」

「喔。」我一邊喝著飲料一邊起身,走到他的桌前去看那枚硬幣。確實磨損的很嚴重,人頭的那面還能看的清楚人像,可是寫字的那一面卻被磨平了,上面還有褐色的污漬。

也難怪人家不收,我隨口問道:「這該不會是你撿到的10元吧?」

「對呀,就是這一枚。」他說:「還以為撿到好運,結果還多花了幾10元買青草茶退火。」

「聽起來是壞運的意思。」阿翔沒有半點兒吃人嘴軟的自覺,依舊在說一些不相識的話。

「算了,花錢消災,買飲料請你們喝就算是度劫了。」邱仔也挺會自我安慰的。

聊到一半,門鎖喀啦的被轉開。我們三人不約而同的看向房門,應該是最後一個室友啟軍回來了。

進來的果然是他,他沒發現我們三個人六隻眼睛都在盯著他看,啟軍自顧自的脫掉鞋子入內。他的皮膚很黑、理著粗短的平頭。

片刻時間他才發現我們一言不發的看著他,啟軍愣了一下,不解的問道:「幹嘛看著我?」

「喝青草茶,邱仔請客。」阿翔指著桌上的塑膠袋說道。

「這麼好喔,外面熱死了,太好了。」啟軍匆匆的走過來,一邊脫著襪子一邊拿起青草茶大口的喝著。

阿翔在啟軍喝到一半的時候冷不妨說道:「不過喝了可能會衰。」

一聽到這裡,啟軍頓時被嗆到,滿口的青草茶噴出嘴巴,「咳咳咳…什麼意思?咳咳…什麼會衰?」

「就他撿到10元,卻要多花50元度劫消災呀。」阿翔揶揄的說道。

「什麼意思?」啟軍有聽沒有懂。

我解釋了一次給啟軍聽,他這才點點頭明白我們的意思。

「10元還在那裡。」我指著邱仔桌上的硬幣說道。

「不能用幹嘛不丟掉?」啟軍這人是單細胞動物,想法總是直接、單純,不過他很好相處,也是我們當中最樂觀開朗的人。

「雖然福利社不收,但是其他的便利店可能會收,十元也是錢耶,怎麼可以丟掉。」邱仔說道。

他的火氣狀似還沒消退,喝完一瓶又拿了一瓶來喝。

啟軍擦了擦他噴出來的青草茶,然後好奇的走去看那一枚硬幣,我想他應該和我的心思一樣,想看看硬幣到底損毀的多嚴重吧。

他看了一眼反射性的說道,「哇,字都被磨掉了,好嚴重喔…」話說到一半,他陡然頓了一下,表情怪異的看向邱仔。

邱仔被看的一頭霧水,用台語問道:「衝啥?」

「這個錢,你是在哪裡撿到的?」

「你也想去撿喔?」阿翔好笑的插嘴。

啟軍不像在說笑,表情異常嚴肅。

我不禁疑惑,只是一枚10元硬幣有必要這麼認真嗎?

「打球回來的時候在路口撿到的,在水溝蓋旁邊。」邱仔如實說道,而且講的非常詳細,他可能也被啟軍的態度弄的十分緊張,「怎麼了?」

「路口…是那個蚵仔麵線旁邊的路口嗎?」啟軍又問。

「對、對啦。」邱仔結巴的回道。

我和阿翔互看一眼,然後不解的望著啟軍。

邱仔見啟軍不說話了,他心急的催道:「到底怎麼了,快說呀。」

「沒有啦,沒什麼。」啟軍雖然嘴上說沒事,可是表情卻更加凝重了。

「喂,別吞吞吐吐的,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我也加入逼供的行列。

啟軍猶豫了一下才說:「你知道那裡昨晚發生車禍嗎?」

《買命錢》於鏡文學完結刊登,欲知下回>>> https://bit.ly/3u8O5Cz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