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追劇指南】長瀨智也離家25年接父親病危通知 《我家的故事》曝長照困境

文|王怡文
江口紀子(後排左起)、長瀨智也、桐谷健太、永山絢斗與西田敏行(前中)演出的《我家的故事》發人省思。(翻攝自TBS)

長瀨智也與鬼才編劇宮藤官九郎繼《池袋西口公園》、《虎與龍》、《刑警自戀狂》經典作品後再次合作,推出《我家的故事》。以日本傳統表演藝術能樂和大眾娛樂摔角作為號召,訴說的其實是現代高齡化社會的長照、傳統藝術的延續等沉重議題,令人看得笑中帶淚,也發人省思,可能也是「你家的故事」。

《我家的故事》描述42歲的觀山壽一(長瀨智也飾)年輕時因不想繼承家業當能樂師,離家追尋摔角選手的夢想,25年後接獲父親壽三郎(西田敏行飾)病危消息才回老家。父親運氣好撿回一命,卻突然宣布要和看護志田櫻(戶田惠梨香飾)結婚,還要把遺產都給她,觀山家因此掀起了家族之戰。

西田敏行(左)飾演一度病危的父親,逃過死劫的他醒來後表示要和看護戶田惠梨香結婚。(翻攝自TBS)

原本以為這又是一齣長瀨智也不計形象搞笑出糗的作品,說的其實是很沉重的高齡化議題,以及傳統的繼承。先說說長瀨智也的角色壽一:不得志的摔角選手,和老婆離婚育有一子,接到父親病危消息後,回到家中誇下海口要繼承家業,父親逃過死劫後他還得扛起照顧父親的責任,卻發現家裡狀況並不如他想像,開始偷偷回去摔角比賽掙錢,將在能劇所學運用至摔角招數上,內心在能劇和摔角兩者間不停上演著拉鋸戰,卻不敢說出口。

長瀨智也(左二)因不想當能劇家而離家出走,二十多年後聽聞父親病危返家。(翻攝自TBS)

做什麼事情都橫衝直撞,先拚了才來想後果的熱血大塊頭,這樣的角色真的很適合長瀨智也。劇中他從和自己兒子的互動中,重新體悟自己和父親的關係,重新理解當年父親對自己嚴厲的原因,慢慢解開內心的糾結,接受父親。

長瀨智也(左)在《我家的故事》是一名工作不順又和妻子離婚的摔角選手,但和兒子保持良好關係。(翻攝自TBS)

過程中伴隨的是大家都得面對的高齡化社會引發的問題。72歲被稱為人間國寶能劇家的父親,不再是壽一離家時印象中健壯的模樣,身體不聽使喚,得靠看護、家人的協助才能生活。誰來照顧父親?是觀山家永遠爭執不完的問題。另外,一路走來都風光的父親,如何接受自己已上了年紀,要包尿布、兒女幫他洗澡,甚至在兒女孫子面前做失智測驗這些有失面子的事?掙扎間又想保住面子的複雜情緒,在西田敏行的演繹下,更引人省思。

長瀨智也(左)回到家中照顧老爸西田敏行,父子倆有些尷尬的互動不時令人會心一笑。(翻攝自TBS)

作品另一重點能劇,對台灣觀眾來說,恐怕有些陌生。但《我家的故事》利用能劇來演繹觀山家成員的內心情感,也透過長瀨智也、桐谷健太等角色,針對能劇的演出進行說明,戶田惠梨香的存在則更像一般觀眾,對能劇提出各種疑問,讓觀眾能更貼近被列為無形文化遺產的日本傳統藝術。

《我家的故事》透過能劇世家的徒弟減少、繼承問題等,點出了傳統逐漸在現今社會中被忽視、逐漸消失的困境。壽一年輕時離家,次男對能劇沒有興趣,只能靠養子壽限無苦撐;回到家中的壽一意識到代代相傳的能劇傳統恐要失傳,在壽限無的鼓勵下,重新投入練習中。

宮藤官九郎將沉重嚴肅的議題以溫馨喜劇包裝,鬼才編劇配上鬼才演員長瀨智也、西田敏行、桐谷健太、永山絢斗、江口紀子,讓《我家的故事》有笑有淚,也讓人不禁打起精神,試著面對總想迴避的家庭糾葛。

《我家的故事》全集已在KKTV、friDay影音上架。

更新時間|2021.07.06 07:28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