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台鐵花蓮出軌】強忍淚水煎熬 遺體修復師妙手讓殘破大體完美回家

文|劉文淵
「76行者」在多次空難、地震災變中,都現身義助亡者修補大體。(陳修將提供)

台鐵408次太魯閣號列車本月2日上午行經花蓮清水隧道時,因邊坡施工中的一輛工程車不明原因滑落軌道,導致火車不慎撞上出軌,造成51名乘客死亡,是台鐵半世紀來最嚴重的鐵道事故。由於撞擊力道猛烈,許多亡者大體幾乎殘缺不完整,有些甚至面目全非,在每次重大天災意外時,「76行者遺體修復團隊」成員都會自全國各地緊急趕赴現場,協助家屬將亡者大體修補好,讓他們能以完美之軀,走完人生最後一趟旅程。

在花蓮列車事故發生後,「76行者遺體修復團隊」第一天出動58名修復師,趕赴現場義務協助家屬修復遺體。召集人陳修將談而這次事故罹難者,大體受損情形較兩年前的宜蘭普悠瑪事故更加嚴重,許多家屬看到親人殘破軀體,幾乎個個情緒崩潰、放聲大哭,就算已看盡生死的殯葬業者,內心也難免激動。

「76行者遺體修復團隊」第一天出動58名修復師,趕赴現場義務協助家屬修復遺體。(陳修將提供)

陳修將印象最深刻的亡者,莫過於現年才4歲的陳小妹妹,他哽咽地說,自己也有個4歲女兒,深知做父母的看到孩子變成那樣,內心會有多痛、多煎熬」,尤其當指認照片拿出來時,「這樣的照片會是2次、甚至3次傷害,父母無法接受外,拿回去給祖父母看到,要怎麼受得了?」

陳修將表示,這次51位亡者中,當屬陳小妹的受損最嚴重,她的傷口遍布全身,還有多處缺損,修復難度最高,會盡可能將陳小妹修復完整、進行填充,重新縫合定位後再梳洗穿衣,希望以最完美的狀態交還給其父母。

陳修將認為這次花蓮事故罹難者,大體受損情形較兩年前的宜蘭普悠瑪事故更加嚴重。(陳修將提供)

在歷次重大天災意外中,「76行者」成員幾乎是以三班制輪流替亡者修復大體,三餐隨便吃吃充飢即可,累了就在地上躺著休息,目的無非是希望讓殘破的亡者大體早日修補完成,減少家屬內心的傷痛。

「76行者」召集人、現年41歲的陳修將,曾經歷澎湖空難、高雄氣爆、台南地震等重大災難,儘管看過這麼多罹難者遺體,但悲傷情緒仍會不斷累積,許多遺體修復師都是強忍淚水進行遺體縫補,我們是最後接觸亡者的人,那種悲傷感真的太強烈了。

陳修將解釋,「76行者」的名稱來自澎湖空難、高雄氣爆兩件災難事故罹難者人數總和,成員約有300人,年紀約在25到40歲間,都是從事殯葬相關行業者,對遺體修復有豐富經驗。從澎湖空難開始,「76行者」團隊對各重大天災人禍災變,亡者大體修復全數免費,包括修補耗材如石膏、蠟、義肢等費用,全由團隊核心幹部分攤。

遺體修復師正在研究討論大體修補事宜。(陳修將提供)

陳修將表示,類似這種翻車事故,多數遺體受損相當嚴重,團隊成員只能日夜輪班,從修補重建、遺體清洗、化妝等全都包辦,修補前會審視遺體,思考如何修復,尤其軀幹呈現斷肢者,須先比對分離的殘骸,與皮肉性肌肉組織DNA,接著再做定位、縫合,最後再遮瑕、上妝。

由於時間緊迫,陳修將指若身體太累撐不下去,會先簡單吃點東西就席地而坐、小睡片刻補充體力,一般是以損害程度較輕的大體先做,受損較嚴重的放在最後,修補過程中會跟家屬充分討論,讓他們安心。

「76行者」在多次空難、地震災變中,都現身義助亡者修補大體。(陳修將提供)

陳修將坦言,像這種重大意外,因為來得很突然,家屬第一時間會覺得憤怒與不捨,許多人會難過低落,也有人會放空,無法接受家人已經離開的事實,在遺體修復過程中,必須耐著性子與家屬對話、協調,站在家屬、亡者角度去協助他們,讓他們能得到應有的尊嚴。

4/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,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,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,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,邀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