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詩】賠償 林宇軒

文、聲音|林宇軒 圖|Shutterstock

心裡農務繁忙如常,我的神智

率先提起肝膽與彎刀

為苦難的後路預備些

足夠的鞋,以及腳——

世界末日,拾荒者在我的心頭
為彼此鬆開裹腳布——
家當全攤在廟埕上了
流過的血,粗麻包袱
在烈日下百無聊賴地動
也不動。該如何證實愛的存在
當敵情與疑點重重,當一口枯井
成為舉旗不定的人
最後可以背對的事物

忽然一些惡的念頭靠近
而又離開。最好的安排
是推一牛車碎掉的心
壓抑舌尖的抑揚頓挫
我能做的所有事只是生氣
讓毫無瓜葛的外人指點
對著腳步施展話術:
此後再沒有什麼,除了生活
窮舉的命能變出什麼花樣?
肩膀上,這些沙土已是我的全部

心裡農務繁忙如常,我的神智
率先提起肝膽與彎刀
為苦難的後路預備些
足夠的鞋,以及腳——
畢竟世界末日
時代的太陽就要落下了
一些人看,不堪的大海岸
一些人帶著心血遠走
太多割讓不了的爛事
終究無法用錢簡單解決
比如勝負與爭執,比如一切
林宇軒(林宇軒提供)

作者小傳—林宇軒

1999年生,曾獲全國優秀青年詩人獎、香港青年文學獎、金車現代詩獎等。現任每天為你讀一首詩成員、噴泉詩社編輯、喜菡文學網新詩版副召集人,《國語日報》個人專欄「詩的童話樂園」。2018年獨立出版詩集《泥盆紀》,2020年Podcast節目《房藝厝詩》。

4/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,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,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,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,邀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