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小看父親撿屍 壯漢化身《動保蝙蝠俠》原因很暖心

【怪咖群像番外篇】

文|祁玲
台灣NOE行動組織負責人李火山為了孩子一頭栽進動保領域。(車庫娛樂提供)

《動保蝙蝠俠》導演朱詩鈺喜歡看超級英雄片,常思考:「銀幕上的超級英雄飛來飛去、行俠仗義,我到底從中學到什麼?那些正義與我有什麼關係?」於是想拍台灣的正義之士,讓更多人知道他們的故事。

朱詩鈺透過管道認識台灣NOE行動組織負責人李火山,後者經常前往各地處理動物受虐案件,也從事生命教育,每年進入校園舉行兩百場講座,「是完美的例子。」因而拍成《動保蝙蝠俠》,希望年輕人關注相關議題,未來再遇到有人欺負小動物,也許能適時制止對方。

《動》片首映會上,李火山不諱言,大多數人缺乏公民素養,才會問題叢生。 他原本對虐待動物的人採取以暴制暴的方式,後來體悟到此舉無法改變世界,才把重心放在教育上,「想透過教育改變。」

談及投入動保活動的過程,李火山表示,小時候他爸爸看到路上有動物屍體,就會下車撿屍、安置。因為家裡有養狗,看到狗貓鳥的屍體在路上被輾來輾去,很不舒服。此外,也可避免用路人因閃躲而發生意外。

後來台灣發生921地震,他參與救災工作,當救難人員要搬出民眾遺體時,倖存的寵物會跑出來捍衛家人,作勢要咬人,有些人便想請捕犬隊帶去收容所。

台灣NOE行動組織負責人李火山(左二)是導演朱詩鈺(右一)眼中完美的台版超級英雄。(車庫娛樂提供)

李火山表示,那時沒有12夜(指動物進收容所12天後,無人認養就要安樂死),兩三天就要處理一次。他當時想:「護家忠犬,卻要被帶去收容所等死?」他捨不得,就認養了。從那時起便走上不歸路,開始接觸大量流浪動物。

他語重心長表示,與動物相關的事,其實是人的事,也是整個社會的事。人類價值觀扭曲,把動物當成物件,才會任意拋棄,或是因喜好而有所選擇。

後來李火山當了爸爸,眼看小孩要在這樣的社會成長,「非常不放心,加上我急性子,想要做點什麼,因為小孩在什麼樣的環境成長,我也有責任,才會一頭栽進動保領域。」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