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法結婚卻被迫非法生子 她拍《非法母親》向導演陳俊志致敬

【怪咖群像番外篇】

文|祁玲
《非法母親》描述一對台灣女同志結婚後,受限法令規定,不得不出國求子的過程。(車庫娛樂提供)

朱詩倩除了擔任怪咖系列總製片,也執導其中一部《非法母親》,談及拍片機緣時她表示,那是在一場飯局上就決定的事,後來想起來非常大膽,彷彿有人在什麼地方推了她一把,促成這件事。

《非法母親》描述一對台灣女同志結婚後,受限法令規定,不得不出國求子的過程。主角小雨(片中懷有身孕者》在朱詩倩的公司擔任廣告剪接師,並負責2019年金馬獎終身成就獎影片的剪輯工作。後來執委會舉行慶功宴,小雨問朱詩倩,是否可以帶太太出席,那時朱詩倩才知道小雨是同志。

席間,小雨的太太世平侃侃而談兩人出國求子的過程,聽完後朱詩倩當下衝口而出:「我想拍你們。」話一出口就覺得自己發瘋了,因為朱詩倩是基督徒,又是小孩學校的家長會會長,要如何面對這些人,該如何面對這件事?此外,她過去都經深思熟慮才會對拍攝者提出邀約,此次還沒做過田調就貿然開口,讓她講完後悔了3個月。

她利用這3個月做功課、思考拍攝方向,並勇於面對她們,後者也欣然接受,並於去年初開拍,朱詩倩卻在3月底暈眩症突然發作,左耳聽不到,也不能開車,中西醫都治不好,因此拍攝期有1個月都是躺著或坐著拍,直到5月才痊癒。

導演朱詩倩將《非法母親》獻給已故同志導演陳俊志。(車庫娛樂提供)

朱詩倩表示,拍攝《非法母親》的潛在動機,也許因為她自認有愧於已故同志導演陳俊志。因為她倆雖是好姐妹,可是過去僅針對他的影片提供技術方面的意見,從沒支持他做任何同志運動的事。

她說:「我沒有為陳俊志做過什麼,頂多有幾次遊行去看他。我也沒有那麼理解同志的狀態,我們一直談創作和個人生命成長,沒講過同志運動的事。」這是為什麼陳俊志離世後,她一直想為對方做什麼:「我後來了解,是因為心裡有想要拍的念頭,才會大膽提出拍片邀約,就是他在push我。」拍攝完成後,朱詩倩也把這部片獻給陳俊志。

《非法母親》即日起在台上映。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