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母雙亡妹病逝 蕭子墨靠算命拯救心靈

【試鏡間】

文|溫雅雯    攝影|蕭志傑
蕭子墨不斷充實自己,磨練演技用作品說話。

新生代演員蕭子墨在中國大陸深耕演藝事業多年,去年工作因疫情停擺,又遇到妹妹過世,人生墜入低潮,他苦笑說:「谷底算什麼,是還要加地下室的程度。」但蕭子墨也因此成長,隨著戲劇、電影等作品曝光,樂觀的他希望更多人看到自己的表現。

因為陪朋友面試選秀沒被選上,蕭子墨隻身飛到韓國當練習生,「我和《創造營2021》的利路修差不多,根本沒有男團夢。抱著享受一回的心情就出發了。」但唱跳基礎為零的蕭子墨總是只拿到C、B-的考核成績,當時的經紀人直白地說:「只有外貌評分為A,因為你就是韓國人喜歡的臉!」而這個打造出亞洲「一世代」的計畫,最終因唱片公司無法決定男團定位提前結束,卻也讓蕭子墨留下偶像養成體驗。

長期鍛鍊體能,蕭子墨擁有讓人難以移開目光的好體格。(蕭子墨提供)

 

痛失親人 人生盪到底

蕭子墨抱著「年輕就是要多跑多看」,積極擴展自己的視野到處闖蕩,返台才服完兵役,又收拾行囊到中國大陸,「我很喜歡四處跑,享受一個人去陌生的地方看不同的東西,探索新的東西」,但2020年讓蕭子墨遇到人生觸底的低潮期,去年農曆除夕還在大陸與劇組一起吃年夜飯,沒多久即遇上疫情大爆發,全部工作被迫停擺,而回到台灣後,妹妹又因病過世,蕭子墨形容當時的心境,「不只是站在人生的谷底,是谷底還有地下室的那種程度。」

蕭子墨感嘆不到30歲就面對家人生離死別的遺憾,被迫長大。

蕭子墨的父母在幾年前已辭世,處理妹妹後事讓他身心俱疲,「(當時)我才二十幾歲,為什麼要這麼早面對家人生死離別的事,太早了。」尋求心靈寄託的他開始到處去算命,鳥卦、塔羅都試過,講不好的就哭一哭,講好的就一笑置之,用這樣的方式來讓情緒有一個出口。「當時根本睡不好,一睡著就夢到妹妹,每天都打電動打到很晚。」

首次主演電影《大鑄劍師》,蕭子墨提前3、4個月練習武術。(翻攝自蕭子墨IG)

 

投入網劇 意外被治癒

幸好網劇《不讀書俱樂部》找上他,藉著與同劇演員相處,生活作息也變得比較正常,「我要特別感謝張再興,他真的好好笑,他也會算命,還故意用台語腔來講解,每天都好開心;李沐整個人的感覺也特別像我妹妹,拍完感覺和妹妹的緣分有了一個完結,可以說這齣戲治癒了我。」

子墨拍攝《不讀書俱樂部》認識了許多好朋友,右為JR紀言愷。

蕭子墨的30歲彷彿像人生分水嶺,朋友都發現他的轉變,「他們說我長大了,像經歷了很多事情,拋掉很多煩惱。」蕭子墨原本個性急躁激進,什麼都想要,「以前的我總認為已經付出100分的努力,那我得到的回饋就一定會是100分。」漸漸才體會,世界並不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轉動,現在懂得淡然以對,並繼續充實自己的表演能力,讓大家發現蕭子墨還有許多不一樣的可能性。

服裝提供: MSGM 髮型:Simon╱寓salon 化妝:Vicky╱寓salon 場地提供:有記名茶Wangtea Lab

4/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,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,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,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,邀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