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鏡書摘】《抱歉,我討厭我的孩子》選摘 六之六

文|四絃 繪圖|于子薇

長期受到婆婆言語霸凌與丈夫忽視的她,讓警方毫不懷疑就是她殺死自己襁褓中的女兒與侄子,心理師前去會面,卻意外發現嫌犯的臉孔像極了以前的國中同學─一個家庭背景良好、氣質出眾,如明星般的女同學。

一樁現行犯當場遭到拘捕的殺嬰案,犯案動機卻深埋在「母愛」之中…

心力交瘁的我剛剛餵完母奶,又因為大女兒的哭鬧而分神,忘了還沒有替小女兒拍嗝,在替小寶寶換尿片時孩子吐奶了。

手上不小心沾到了嬰兒的排泄物,我慌忙地用濕紙巾擦擦手,再抽張衛生紙擦去嬰兒嘴角的溢奶,趕緊把尿片包好,將小女兒抱起來拍嗝。大女兒依然黏在我的身上耍賴撒嬌。

煩死了,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事情,能不能讓我喘一口氣。

我不耐煩地推開了鬧彆扭的大女兒,說:

「媽媽已經夠忙了,沒有辦法一邊照顧妹妹還要一邊看著妳,妳現在已經當姊姊了,要成為弟弟妹妹的榜樣,不可以老是這麼愛撒嬌,現在就給我回妳的房間睡覺。」

我板起面孔命令著,女兒雖然不願意,但還是含著眼淚回到自己的房間。

看著大女兒哭泣的模樣雖然有一點愧疚,但現在每天能夠睡覺的時間零零總總加起來連一個小時都不到,實在已經分身乏術,有時甚至連餐飯都沒法子好好吃上,女兒才出生不到兩個禮拜,我就已經瘦回了懷孕前的體重,每天都餵母奶,對身體更是消耗。

婆婆忙著照顧小嬸那每天都哭個不停的孫子,所以沒有時間幫我煮麻油雞,婆婆有時連飯都沒有時間煮,就到巷子口隨便買個便當塞給我。雖然這一胎連月子都沒有辦法好好地坐,但是奶水卻出奇地充沛。賀爾蒙是個很奇妙的東西,大腦似乎已經告訴自己的身體,我有一個嗷嗷待哺的孩子,所以乳汁總是不停地溢出,有時孩子喝奶的速度都還跟不上乳汁生產的速度,乳墊永遠都是濕的,冰箱的冷藏庫裡都堆滿了我擠出來的母乳。

我覺得很奇怪,為什麼小嬸生下孩子後明明就像是少奶奶一樣被伺候,三餐都吃著發奶的食物,滋補的湯湯水水一天都沒有停過,但就是連一滴奶水都擠不出來,還得了乳腺炎?

果然還是小嬸根本就沒有成為母親的自覺,所以連身體都不會自動生產乳汁餵養孩子吧?否則怎麼會月子還沒有坐完,就放得下心把這麼小的孩子丟給婆婆?

小嬸既然不喜歡孩子,又為什麼要生下他?而且上天也太不公平了,為什麼居然輕易地就給她一個男孩?卻忽視我長久的期盼,仍然讓我的希望落空。

每次看著小嬸的孩子在哇哇大哭,婆婆即使雙臂已經痛得都快要抬不起來,痠痛藥布一張又一張地貼,還堅持要抱著這個孩子時,就恨得咬牙切齒。

為什麼婆婆就是對我生下的孩子這麼不屑一顧?從我的女兒出生到現在,婆婆連認真看一眼都沒有,把心思全都放在小嬸的兒子上。

女兒雖然不像小嬸的兒子這麼愛哭鬧,但是作息還是日夜顛倒,常常半夜醒來哭著要喝奶。

那天夜裡我在擠奶的過程中睡著了,還差點打翻擠了快要一個小時的奶,不小心把睡在我們夫妻中間的女兒給吵醒,女兒嚶嚶地哭泣著。

老公也被吵醒了,醒來後第一件事不是起來查看女兒到底為什麼哭泣,或者幫忙我把女兒哄睡,而是不耐煩的皺起眉頭,說:

「又怎麼了?為什麼又哭了?」

「可能是餓了,也可能是尿布濕掉了。」我誠惶誠恐地說道。

「這樣下去我真的不行了,我明天一大早就要上班呢,我看我還是到樓下去睡吧。」

老公的表情像是在埋怨我,抱著自己的枕頭走出房間。

我給女兒餵了奶,好不容易才又把女兒給哄睡了。拖著疲憊的身體,拿著剛才擠好的乳汁走到樓下廚房,放進冰箱,一走進廚房,就看見婆婆正拿著我保存在冰箱裡的奶水在解凍。

「媽,妳在幹嘛?」

「軒軒餓了,弄一點奶給軒軒喝啊。」

我看著婆婆手中的集乳袋。「這不是我冰在冰箱裡的母奶嗎?」

婆婆未經過我的同意,就把冰庫裡的母乳熱來給小嬸的兒子喝,還一臉嫌棄地像是在抱怨我小氣,說:「反正妳的奶這麼多,都堆滿了整個冰庫,其他東西都快要冰不下了,分一點給軒軒喝又不會怎麼樣?」

婆婆一邊說著,一邊拿著熱過的奶倒進奶瓶裡,塞進小嬸兒子的嘴巴裡,那張貪婪的嘴用力地啜飲著我的奶水。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