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專訪】倪敏然憂鬱驟逝 幼子16年後追憶:他是個很神奇的人

文|劉衛莉    攝影|劉衛莉
倪嘉昇小時候(左二)與姑姑倪蓓蓓(左一)、爸爸倪敏然(右三)、媽媽李麗華(右一)、2位表姐的合照。(倪嘉昇提供)

台灣綜藝天王倪敏然離世,到這個月已經整整16年了!當年倪敏然扮演的「七先生」,鮮活地存在觀眾的日常中,每週固定收看他的節目是普羅大眾的小確幸。誰會想到倪敏然在螢光幕前散播歡樂,竟憂鬱纏身而自縊身亡。當然,倪敏然也有些負債、外遇的負面報導,不管外界評價,Jason倪嘉昇有他個人對父親的解讀。

對倪敏然結束生命的方式,家人錯愕心痛又不解,倪嘉昇承認,當時是用一種逃避的心態,告訴自己「他肯定有他的苦衷」,才能讓自己好過一些。「我從一個家屬的眼光來看,那是一種反差,就算他不開心,他沒有權利表現出來,因為他的形象必須是個快樂的人,必須永遠開心,反而更放大了內心的空虛。」倪嘉昇透露,父親面對所有人、連在家人面前都表現得很快樂,所以父親選擇自縊,媽媽李麗華、姑姑倪蓓蓓都覺得不可思議,「這怎麼會發生在他身上?」

2005年農曆年前,倪敏然過世的前幾個月,專程去美國德州探望兒女,倪敏然認真的對倪嘉昇說:「我不要你跟我走一樣的路,我希望未來你能從商。」倪敏然了解演藝之路並不容易,不願兒子再受同樣的苦,那是父親對兒子的愛,「父親的那句話,讓我放棄了表演的興趣,但我也不後悔。」

其實倪敏然早就看出倪嘉昇是很喜歡表演的,也知道兒子常常偷聽自己的卡帶、專輯。「因為這些東西都被媽媽藏起來了,可是在家裡還是會翻到爸爸的相聲卡帶,南腔北調的,我從幼稚園一直偷聽到小學,聽不懂但覺得很有趣。」倪嘉昇表示,小時候媽媽也嚴禁看電視,最多只能看1小時卡通,因為一開電視就會看到爸爸。

倪嘉昇當年也沒想到父親倪敏然會自縊身亡。

「大概我小學4年級時,我爸主動問我,有沒有興趣做相聲專輯。」倪嘉昇、倪敏然上台一鞠躬,錄製了《沒大沒小說相聲》,當時才10歲的倪嘉昇還參與專輯裡的「新七龍珠」「遊戲王卡」寫段子,是他們父子聯手合作的唯一作品。專輯在2004年1月發行,「不過發片幾個月後,差不多年中時我就去美國了,我覺得是父親刻意的安排,不希望我受到這麼多目光、受影響。」

除了熱愛演藝事業,倪敏然也嘗試經營副業,結果一次次投資失利,背負上千萬債務。倪嘉昇說:「早年1、2百萬,就可以買到大安、信義區的房子,本來是可以過很好的日子。」他表示,父親雖欠下龐大債務,但從來沒有人上門討債,「父親很盡責,把事情處理的很好,擋在外頭,不讓我和家人碰到或面對這種難堪事。」

至於父親外遇,倪嘉昇強調:「當時我還小,人又在美國,並不知道這件事,家裡沒人告訴我,媽媽是個很傳統的女人,覺得她就是自己扛下來。」那時不像現在網路發達,他接到通知回台灣處理父親的後事時,被媒體追問有關父親外遇的事,「我本來就不知道,所以當下真的沒有什麼特別情緒,一路又要趕著去靈堂、火化場…,根本沒有時間去思考。」

倪嘉昇現在可以成熟的重新解讀父親倪敏然。

「我尊重媒體對父親的報導,不會計較所謂的真假。」倪嘉昇記得,父親過世時,曾有媒體報導父母已分居7、8年,「若時間倒推,那不是在我4歲時他們就分居了,那我當時是跟誰住的呢?」因工作關係,倪敏然跟家人的作息日夜顛倒,「我早上上學時他還在睡覺,雖然沒講到話,但我們一家人是住在一起的啊!」倪嘉昇面對媒體一連串問題時,還只是個12歲大的孩子,如何能答出什麼大道理,如今回頭想想自己眼中的父親,他有了答案:「他是個很神奇的人。」

4/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,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,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,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,邀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