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故事小心避免過度詮釋 留白分寸拿捏最重要

【流浪教師辛酸番外篇】

文|項貽斐
藍葦華(左)與吳宏修(右)飾演的兄弟反映出現今台灣的各種問題。 (海鵬電影提供)

郭珍弟編導的電影《期末考》藉由一對兄弟的遭遇,呈現台灣基層教育、階級差距與社會環境等問題。在真實描繪故事的同時,郭珍弟也避免誇張濫情、過度詮釋,希望觀眾透過電影,進一步體會、思考。

《期末考》以藍葦華飾演的偏鄉代課老師為主角,郭珍弟透過這個角色,帶領觀眾進入他的生活、理解他的處境。郭珍弟表示,她在劇本階段就清楚設定以白領階級為這部片主要觀眾,所以故事也以這位代課老師、而不是他的工人弟弟為主角。

郭珍弟指出,「雖然電影的敘事是要跟著哥哥走,但說故事時我又希望顯示更多訊息,表現結構性的狀態。」在電影裡,代課老師哥哥小心謹慎、工人弟弟活潑率性,兩人除了性格不同,也因工作與人生態度,產生溝通的落差。

在敘事時,郭珍弟坦言,雖然自己是故事的創造者,但她也認為自己在故事裡並非全知,所以小心避免過度詮釋,在影像呈現上,也會保留一些,讓觀眾可自行產生連結與詮釋。多年紀錄片的拍攝經驗,讓郭珍弟對於身為「陳述者」或「報導者」在敘事時的分寸拿捏,格外重視。

郭珍弟向來欣賞以關懷社會底層著稱的比利時名導達頓兄弟,也看過不少他們的電影,像是《騎單車的男孩》《孩子》到最近的《穆罕默德》。「我察覺到達頓兄弟也非常小心不要過度詮釋,我相信達頓兄弟非常清楚,什麼是電影創作的核心。」她也認同「電影的完成是在觀眾參與的時候,希望這部電影是一個把大家聚在一起討論事情的開始。」

4/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,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,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,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,邀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