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消失的病床番外篇】部署趕不上變化,一個確診病患讓全病房醫護匡列隔離

文|李振豪    攝影|楊弘熙
萬華是此次疫情的熱區之一,往昔街上熱鬧轉為冷清。

所有的疫情,總是從一個人開始。今年5月13日,亞東醫院收治的一位胸腔內科病患家屬,向院方說明患者有過萬華旅遊史,立即安排檢查,隔日確診陽性。

1年部署,沒有時間,整個病房動員,匡列、隔離,不僅直接進行醫療照護者,還有鄰近病房病人。胸腔內科主任王秉槐說:「因為病人會走來走去,所以影響的範圍還不小。」

最後匡列了60多名醫護,等於「整個病房(的醫護)就不見了。」再隔日,雙北下午4點即進入三級警戒,週末假期,「我們迅速醫療降載。因為內科的病人要降載不容易,我們就機動調整外科的。非緊急開刀的,能延後就延後,空出來的護理人員就來照顧我們原先病房的人。」

三級警戒在家工作者,也延伸出新的問題,如自己做飯切到手。圖為東元醫院急診室主治醫師謝政勳穿著隔離衣為傷者縫合傷口。(謝政勳提供)

居家隔離,一人一室,王秉槐因AZ疫苗兩劑皆施打完畢,7日後3採皆陰性,和指揮中心討論,決定先回病房服務,未打疫苗的護理師則14日隔好隔滿。疫情暫時看不見終點,隔離病房裡工作的狀況是,一次以8小時為單位,穿全套防護裝備,「很熱,我們又不敢開空調…最怕就是跟中央空調混在一起。」只有吃飯喝水能卸除裝備,「不過時間很短,而且大家還是要保持一個社交距離,要不然萬一有一個人真的生病了,整組人就垮掉。」

王秉槐以大海嘯形容疫情爆起,談到病床不足問題,透過電話受訪的他語氣竟有種歉愧感,解釋:「昨天(5月25日),我們在20個小時之內,把一個20個床的加護病房改建、隔間,收治確診病人…可是病人真的很多。」

新竹東元醫院急診醫學科主治醫師謝政勳也向我們談到急診室狀況:人力沒有增加,也很難增加,「只是以前上班有的醫生看內科,有的醫生看外科,現就會有一個醫師特別去看發燒,有感冒症狀,或拉肚子的。就獨立一個區域,和其他急診的隔開來。」

新竹疫情不似雙北嚴峻,但自5月二23日出現不明感染源患者起,也隨即應變調整回去年的演練狀況,「只要有發燒、腹瀉…衛生局匡列來的就更不用說,我們一定採檢。在我們醫院採訪量能還夠的時候,我們都是採寧可錯殺,也不可疏漏的狀況。」

但雙北狀況是檢體塞車,日日校正回歸,白色巨塔幾成血汗工廠,大家喊著撐醫護,但醫護根本撐不下去。1個多小時的通話下來,王秉槐用各種方式多次表達病床的供不應求,「忽然來這麼多的病患…」「我們不知道這一波會有多大…」「(病人)只進不出,再多床也沒有用…」「(和SARS相比)病人真的很多…」

醫療量能不足的問題,幾乎是刻不容緩。那的確也成為後來幾日最難解的落差:為何醫護看見的院內風景,始終與指揮中心報告的病床數無法同步?我和他確認病患的入院和出院流程,王秉槐說目前每兩小時向衛生局回報一次空床數,「像告示板一樣。」衛生局就依告示板數據分送病患。同時,院內急診快篩後確診,病人也不見得願意離開,「怎麼讓他轉走?基本上是很困難的。我們的病人如果真的上不來(病房)的話…我們急診有專門的一區,非常臨時的,獨立的一區…避免這些(快篩中)病人去碰觸到其他的病人。」

疫情於全球爆發逾1年,身為優等生的台灣一夕淪陷,感控流程沒有超前部署?王秉槐說:「都有演練,每一個禮拜都開一次應變小組會議。」指揮中心指示醫院秋冬擴大採檢,也落實了,「但沒有社區感染,你怎麼採檢也都是陰性。魔鬼藏在細節裡,你怎麼想到說一個普通的病人…而且還是一開始完全沒有問題的人。」

亞東醫院專責病房護理站,護理師正著裝防護裝備準備進入病房。(亞東醫院提供)

社區感染後是院內感染,王秉槐坦言:「所謂的院內感染,就是反映了社區感染的一部分。當社區感染厲害的時候,醫院要置身其外是不大可能。」萬華作為此波疫情熱點之一,前疾管局局長蘇益仁的想法是立即封區,至少龍山寺、三水街一帶全面普篩,「國外都是這樣子,韓國、中國、越南都這樣,才不會一直蔓延下去。」

蘇益仁曾如此建議台北市長柯文哲,但「他預測全萬華普篩後會有1,500個病人,陽性的,他沒有辦法處理這1,500個陽性的人。所謂的院內感染,它就是反映了社區感染的一部分,那當社區感染厲害的時候,那醫院你要置身其外是不大可能的。5月30日,政策終於鬆綁,在一定條件下病人得兩人一室。

蘇益仁直言,三級警戒的強度不足,「我們現在還可以上班不是嗎?還可以人口移動嘛。隱性的感染者還是會傳嘛,就是傳得比較慢而已。」如此,北患南送,也無法是有效解方?即使雙北各醫院陸續傳出病床不足的問題?他說:「就是權宜之計。」

新竹東元醫院急診醫學科主治醫師謝政勳也說:「政策一直在修正,以去年來講,零星採檢出來的2、3個(確診者),密集接觸者,我們一定會超謹慎,讓他們乖乖待在防疫旅館14天。一旦有輕症,一定叫你住院。但現在的雙北有辦法這樣嗎?」

謝政勳說:「病人從雙北運到新竹以南的地區,是勢必會發生的事情。」亞東醫院持續擴充病房,即便有降載的外科醫護支援,也「都是暫時的。比方說慢性的病,我們可以1、2個禮拜不看病,但之後還是要的。」王秉槐說,亞東醫院接下來「還要接新北的加強檢疫所,有400多床。…所以要打破建制,像骨科,泌尿科,耳鼻喉科,要幫我們一起打這個仗。」

而採訪當下,因第一位確診者而匡列隔離的護理師們甚至還未解隔離,到底要怎麼辦到?王秉槐說:「下週胸腔科病房的護理師就回歸了,(改建)工程正在進行,希望他們回歸時,我們可以一起上去服務。」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月費、年費會員免費下載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