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群店救艋舺番外篇】街友排隊 不搶物資只為幫忙搬重

文|謝君怡    攝影|鄒保祥 王均峰
為了避免人與人的接觸,也為了減少遇到不友善的民眾,社福團體發送物資包時大多選在深夜。

日前有YouTuber團體拍攝影片,對一名拒絕他們提供口罩的街友丟酒精水球,影片曝光後引起大眾討論,有人贊同他們希望所有人都戴口罩的想法,有人砲轟他們欺負弱勢,也有人開始注意經濟弱勢的族群是否能夠取得足夠的防疫物資。

位在萬華的社福團體例如人生百味、芒草心、台灣社區實踐協會等,長期幫助萬華地區的弱勢家庭與無家者,台灣社區實踐協會社工皮皮提到,過去協會提供空間,讓無法上安親班的孩子可以去讀書,也有許多志工陪伴,分擔照顧責任,但台北市升為三級警戒後,因為無法群聚,必須關閉,學校停課,父母親若正常上班,小朋友就只能自己待在家,會有風險。

台灣社區實踐協會長期協助弱勢家庭兒少,這次也透過辜凱鈴幫忙,獲得許多物資可以協助個案。(台灣社區實踐協會提供)

另一個困境是,協助的個案家長大多是藍領或是從事服務業,有些人被砍班,有些人甚至失業,「本來就沒什麼錢,又面臨到沒辦法工作的困境,沒錢就沒辦法養小孩。」因此協會也開始募集物資,老店涼粉伯幫了很大的忙,皮皮說:「涼粉他們真的很好,還會幫我們送過來。我們就盡量把物資消毒、打包好,讓大家來領取,減少進入別人家裡。」

人生百味長期關注無家者,疫情之前提供街友洗澡、洗衣服的地方、短期住宿據點、幫忙媒合工作等,社會上對於街友常帶有負面的想法,也讓他們協助時遇上一些問題,但其實不是所有無家者都是無所事事、不事生產。

物資包內有瓶裝水、餅乾與消毒噴霧等,並募集便利商店禮品卡,提供受助者購買個人需求的物資。(取自林立青臉書)

人生百味工作人員陳盈婕接觸的個案,七、八成的人都有工作,「只是遇到一些狀況,很難穩定就業,收入也很難租得起房子,不然誰會願意待在街頭,又不舒服,還要被趕來趕去,坐在那邊休息也會被指責『你為什麼不去工作』。」大部分的街友都是以打零工、搭棚架、清潔之類的派遣工為主,因為疫情,他們的工作機會被取消了,沒有收入,飢餓到了極致,有人甚至去翻垃圾桶找食物,這在疫情緊繃的時候是非常危險的事,連吃食都買不起,遑論是防疫物資。

因此人生百味在這段時間才會開始提供物資包,內容包括乾糧、飲料、礦泉水、口罩、酒精等。「我們都是選擇在很晚的時候才去發放,盡量做到零接觸,也不會有民眾在旁邊出現不友善的聲音。我們會穿防護衣、戴護目鏡、髮帽、二層手套,就把物資分成一包一包的,靜靜放在無家者旁邊,盡量不接觸、不交談。」

辜凱鈴( 左2)長期參與社區營造,也協助社福團體關懷弱勢,被許多人稱為「萬華土地婆」。

街友其實也不想造成社會負擔,陳盈婕實際在現場發送物資,看見的是他們都很守規則,「只有少數心理有疾病的人不知道狀況,八、九成的無家者都理解現在是非常時期,需要戴口罩,睡覺的時候也都緊緊戴著。」他們沒有家,無法有一個空間拿下口罩喘息,「有些人只是想喘口氣,拿開口罩剛好被看到,大家就指責他們,其實他們也擔心得病、也怕傳染給其他人。」

他們也知道,人生百味的工作人員是要幫助他們,因此會靜靜地待在自己的位置,不爭搶物資、也不造成混亂,有些人甚至會想幫忙,「載物資過去,看到很多人排隊等我們,他們不是要先拿物資,而是要幫社工分擔一些重量,而這些人也會確認今天的量夠以後,最後才拿物資。」對工作人員來說,這些互相幫忙的畫面,就是疫情時期最美的風景。

更新時間|2021.06.03 02:39

4/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,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,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,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,邀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