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全文】辯稱強迫症企圖脫罪 快遞男偷拍逾60正妹下場慘

文|林俊宏    攝影|陳毅偉 楊弘熙    繪圖|米承鶴
張子彥溜進台大醫學院女廁,放置藏有針孔錄影機的馬桶吸把,過程全被監視器拍下。(翻攝畫面)

台北市一名28歲的偷拍狂魔,涉嫌竊錄逾60名正妹如廁畫面遭逮捕,雖然他在落網後急忙看精神科,主張患有強迫症,要求精神鑑定企圖脫罪,幸好詭計並未得逞,日前二審仍重判他6年徒刑。

檢警調查,這名偷拍魔長期追蹤一群正妹的IG或臉書,掌握對方生活作息後,潛入正妹的校園女廁,在馬桶吸把上偷裝針孔,錄下女性如廁春光,事後竟還肉搜被害女生的生活照或大頭貼,經過加工剪接成檔案分門別類,與同好分享,行徑非常惡劣。

28歲、從事快遞工作的男子張子彥,為滿足偷窺欲,4年前透過臉書或IG等社群媒體,追蹤一群正妹的職業或就讀學校科系,再分析這些美女上學、上班地點,利用被害人出席活動、展演或社團活動時,潛入附近女廁,在馬桶吸把上安裝針孔偷錄,並將拍攝影片上傳群組分享流傳,犯案時間長達2年,至少有60名女性因此受害,導致她們身心重創,高院日前依妨害祕密罪重判惡狼6年徒刑。

逾60名校園正妹及上班族在如廁時,遭張子彥利用改裝的針孔馬桶吸把竊錄,渾然不知成了被偷拍的對象。(示意圖)

偷拍如廁私處 剪輯正臉存檔

被害人因深受打擊,不願輕縱張子彥,至今僅有2人與他達成和解,絕大多數都希望司法將他重懲,還有被害女生跟法官泣訴:「看到影片,感覺我被強暴了」「我寧願不要知道我被拍」,也有被害人說:「再也不敢使用公共廁所,也不敢在百貨公司換裝試衣。」

張子彥潛進台大醫學院偷拍準醫師如廁春光,當事人至今仍相當恐懼,不敢在百貨公司換衣服,擔心遭偷拍。

更有被害人整天擔心遭偷錄的私密影像外流,覺得身體被大眾窺視,甚至與男性同處一室就會感到莫名不適與恐慌,變得不想靠近男性,也不想被注視,需定期至精神科就診,遲遲無法回到正常生活。

檢警查出,張子彥犯案手法十分縝密,不但事先鎖定特定對象,還會過濾被害人的背景,並進行偷拍環境勘查;離譜的是,他利用學校辦活動的機會潛入校園女廁,偷錄被害人如廁後,還埋伏在女廁外,等被害人走出廁所後尾隨伺機拍攝完整的臉部影像,回家後再比對被害人如廁影像與臉部畫面剪輯成同個檔案收藏。

張子彥行徑囂張,犯案地點遍及北一女等20所名校,被害人包括國中生、高中生、大學生和上班族都有。圖非當事人。

由於被害人數太多,犯罪地點遍及台大醫學院、北一女、中山女中、金甌女中等20所名校,連台北市政府市民廣場、大直肥皂展演空間的女廁,都是他犯案的地點,有一位參加熱舞社的正妹就遭他多次偷拍。

台大醫學院一名清潔人員在女廁(圖)打掃時,發現馬桶吸把的底部竟藏有高畫質的針孔錄影機,立即知會駐衛警報案處理。(翻攝畫面)

專案小組過濾檔案後,懷疑至少有超過60人受害,被害人年齡層分布廣泛,包括國中生、高中生、大學生和上班族,能夠確認身分的不到一半。

張子彥利用北一女等學校辦活動或校慶時潛入校園,伺機在女廁內放置針孔馬桶吸把偷拍。圖非當事人。

標註姓名學校 群組分享流傳

張子彥為了方便整理偷錄影像,在電腦硬碟內將檔案分類成「女優」「高學歷」「淫片」等,並開子檔案逐一標註被害人的姓名、職業、就讀學校等,存入從被害人社群媒體下載的照片,並將影像傳給綽號「JUSTIN」「安爺」「康康」等偷拍群組成員,還分享竊錄心得,導致偷拍畫面四處流傳。

被害正妹至少60人,至今僅有2人與惡狼張子彥和解,絕大部分被害人因身心重創,希望法院能重判張嫌。(示意圖,東方IC)

令人氣憤的是,台北地檢署去年底獲報,有另名張姓男子在網路兜售女性如廁等不雅影片,檢警循線逮人後,張男聲稱檔案是從中國色情網站交換而來,在台販售一個多月就進帳10萬元;由於竊錄影像也標註被害人的姓名及就讀學校,專案小組找到10多人出面指認,有人一見到影片就嚇哭,證稱裡面有些片段,和之前被張子彥偷拍的一模一樣,對於事隔多年仍有影片在網路流傳,哭得花容失色,擔心噩夢沒有結束的一天。

被害女學生被警方通知做筆錄,自述看到張嫌將一堆影片分門別類,以及自己正在如廁的畫面,被嚇壞了。(示意圖)

一名被偷拍的女大學生小美(化名)2年前勇敢站出來,首度在網路PO文,提到警方找她作筆錄,並拿出偷拍影片請她指認,她才得知4年前在學校上廁所被張子彥偷拍,而如廁影片不但被剪輯、截圖,還被放大重點部位,「我看著影片中的自己,眼淚瞬間爆出來,畫面清晰、臉部明顯,而嫌犯偷拍後,更上網肉搜我的臉書,他的硬碟中還有我臉書的連結,以及很多張大頭貼,並用我的本名命名資料夾。」

被偷拍的女大學生2年前在網路PO文,提到警方拿出偷拍影片請她指認,才知畫面不但被剪輯、截圖,還被放大重點部位!(翻攝畫面)

小美覺得很噁心,自述從警局出來後,出現失眠、憂鬱傾向,家人也相當氣憤,揚言訴諸司法討回公道。她還說,在那之後,天天做惡夢,光是她們學校就有數十位女生受害,其中許多是她認識的同學,她們也被警方通知作筆錄,確認是被害者後也相當崩潰。

被逮後急就醫 法官明察重判

法院開庭時,張子彥雖然認罪,但他表示,自己成長過程一直深受強迫症困擾,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才會偷拍,還聲稱自己日常生活各方面都比不上常人,要求做精神鑑定,認為醫療專業診治可以有助預防犯罪,懇請法官審酌他犯後的態度,不要只侷限於沒有和被害人達成和解,甚至辯稱若照一審判決入獄6年,勢必沒有收入可賠償被害人,希望二審從輕量刑,給他自新機會。

警方搜索張子彥住處,發現他隨身攜帶針孔馬桶吸把,手機裡也有很多不雅照。(翻攝畫面)

不過,合議庭發現張子彥被逮前從未至精神科就診,直到被檢警抓到後才去看病,但醫生並未診斷出他患有精神疾病,法官最後仍同意將他送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判定精神狀況,當醫生問他為何要求進行精神鑑定時,他竟答稱「是律師的建議」,鑑定結果也顯示他並未罹患思覺失調症、精神分裂症或躁鬱症等精神疾病。

張子彥在馬桶吸把底部安裝針孔錄影機,犯案時間長達2年,至少60名正妹遭偷拍。(翻攝畫面)

法官認為,張子彥從知名科技大學汽車科系畢業,並服完兵役,退伍後從事快遞工作,足見智能正常,全案只有一名被害人是他的親戚,其他犯行都是計畫性犯案,各階段都需縝密心思,並非一時衝動所為,痛斥他為滿足特殊性癖,及扭曲又邪惡變態的成就感,而物化女性,對被害人心靈造成難以抹滅的傷害,決定維持一審見解,重判他6年,仍可上訴。

台大醫學院清潔工發現女廁的馬桶吸把有破洞,拿起一看,赫然發現藏有針孔錄影機。(翻攝畫面)

這起偷拍案曝光,起因於台大醫學院一名清潔人員在女廁打掃時,發現從沒見過的4支馬桶吸把,好奇拿起一看,驚覺吸把底部被改裝過,裡面藏有高畫質針孔錄影機,立即知會駐衛警報案處理;警方調取監視器畫面後,鎖定張子彥涉有重嫌,前往住處搜索後,不但扣得其他改裝的多支馬桶吸把,並從電腦硬碟找出更多偷拍畫面,才將這匹惡狼繩之以法。

★《鏡週刊》關心您:不良行為,請勿模仿

4/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,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,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,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,邀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