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人物專訪】H. MOSER&CIE.亨利慕時CEO Edouard Meylan

文|李宇勝 Chris Li

從Edouard Meylan接任亨利慕時(H. MOSER&CIE.)主事者已經邁入8個年頭,在他的操作下,亨利慕時的產品設計與行銷策略引發不小的討論,當然其中有人認同有人無法接受,但總結來看,確實整個品牌在知名度與討論熱度都比以前來得更高。前陣子隨著亨利慕時2021年新品來到台灣之際,我們有機會與Edouard Meylan進行一場線上專訪,針對今年的新款以及未來策略都做出一些回應,來聽聽看他怎麼說。

Edouard Meylan從2013年接任亨利慕時CEO後,不管是產品或品牌形象上都做了很大的改變。

No Logo:顛覆品牌經營法則的去Logo化

今年的亨利慕時的重點新款,是兩支勇創者陀飛輪虎眼石概念腕錶,以及一款開拓者大三針MEGA Cool,這些圍繞在兩個核心重點:「No Logo」概念以及彩色面。No Logo這個做法,最早是2015年首度推出的「概念錶(Concept Watch)」,在這個款式上,你從面盤上完全看不到品牌Logo字樣,甚至連時標刻度都拿掉了,只留下簡潔指針配煙燻面盤的組合;這麼大膽的操作並非一時興起,亨利慕時在接下來幾年持續沿用相同的概念,如今更已經成為品牌的主力設計,到了今年的開拓者大三針MEGA Cool腕錶,則是No Logo概念的延伸:改以隱藏式的品牌名設計。

今年全新的開拓者大三針MEGA Cool腕錶使用特別的隱藏式Logo,這個設計是延伸自先前概念腕錶(Concept Watch)的No Logo策略。

Edouard Meylan說之所以這樣做,是因為亨利慕時的手錶更像是一款藝術品,藝術品的核心價值,是即便你拿掉Logo、拿掉面盤上的名字之後,透過強烈的辨識度,包括煙燻色面盤、錶殼的造型、指針的樣式等細節,收藏家們依然能夠知道它的來歷。「因此,我們接下來除了一些特定的限量錶之外,其餘的錶款都將趨向採用No Logo,或者是像Maga Cool錶款那樣隱藏式Logo。」

未來整個亨利慕時的產品,除了特殊款式之外,將朝No Logo或隱藏式Logo設計的方向前進。

煙燻面之外的新嘗試:虎眼石面盤

亨利慕時另一個標誌性元素是煙燻面(Fumé Dial),今年兩支勇創者陀飛輪概念腕錶上,卻改為虎眼石當作面盤裝飾;Edouard Meylan解釋說,煙燻面盤更重要的是它充滿活力、光影豐富變化的特性。「即便我們是整個錶壇裡率先使用煙燻面的領導品牌,我們仍要探索更多不同的可能性,因此嘗試各種的寶石來製作面盤,像是先前曾經針對中東市場打造過孔雀石面盤;後來則有試過玉或紅寶石,但最後虎眼石我個人認為最適合亨利慕時,因爲它有動人顏色、強烈對比,與煙燻色面有異曲同工之妙。接下來煙燻面還是會持續推出,透過不同的顏色、模式或功能增加他的豐富性,但我們還是會想要嘗試更多不同的寶石面,並且讓玩家一看就知道,這就是亨利慕時。」

今年採用虎眼石製作的兩款勇創者陀飛輪概念腕錶。

從古典紳士到雅痞型男

如果你是更早就接觸亨利慕時的人,應該不難發現早期的品牌形象跟如今大不相同,尤其在Edouard Meylan接任後,採用大膽鮮明、甚至稱得上是「叛逆」的行銷策略,亨利慕時從原本的古典紳士變成一個雅痞型男。「對於年輕世代來說,他們想要配戴一款可以適應任何場合、從沙灘到正裝都可以駕馭的手錶;比起品牌的形象,這款手錶能否反應自身的態度與品味變的更重要,這也是我們未來不強調Logo的原因,讓產品本身去說話。除了風格跟形象之外,亨利慕時更注重與人的互動,產生最真實的共鳴,而這也是獨立品牌能去對抗大品牌的原因。」

先前Edouard Meylan在個人ig上分享的古董錶拍品。

說起與錶迷的互動,Edouard Meylan經常在個人ig上也分享許多手錶,我注意到他先前分享一款1945年的古董計時碼錶拍賣的消息,好奇的問他是否有可能做復刻款?他說那款古董錶確實給他一些想法,但如果去看亨利慕時旗下的Heritage系列,目前兩款Heritage系列腕錶是以20世紀初的歷史懷錶為靈感,加入現代電光藍fumé的面盤,營造出兼容傳統與新潮的風格。比起完全復刻一款古董錶,亨利慕時更強調用現代方式重新詮釋歷史元素。

Heritage系列並非是「造舊如舊」的復刻錶,而是以現代設計語彙重新詮釋傳統元素。

更新時間|2021.06.08 07:40

4/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,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,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,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,邀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