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疫舉成名番外篇】「一次之手」學霸3年拿到博士 讀書心法大公開

偉喬生醫董事長莊詠鈞、執行長鄭又瑋專訪

文|王筱君    攝影|林韋言
莊詠鈞(右)只花3年就順利拿到博士學位,許多實驗在他手上都能一次成功,被冠上「一次之手」綽號。

為了陪伴從小照顧自己的百歲曾祖母,比起2位妹妹分別在瑞士、美國求學,莊詠鈞在碩士、博士階段,二度放棄申請到手的海外獎學金,選擇留在成大完成學業。「很多人都會覺得一定要出國念書、過洋墨水才行,但我認為台灣的訓練其實很紮實,也想爭一口氣,證明念土博士沒有比較差。」凡事喜歡動手做的他,只花3年就順利畢業,許多實驗在他手上都能一次成功,被冠上「一次之手」綽號,他不吝嗇公開自己的讀書心法。

莊詠鈞認為,剛開始所有學生都是一張白紙,一旦習慣規律的研究生活,慢慢就能更堅定地往目標邁進。「我不會因為實驗上遇到挫折就開始抱怨,或是羨慕別人日子過得很輕鬆。」,這也奠定了他和鄭又瑋日後在創業時,遇到任何考驗都不退縮,勇於接受挑戰。

凡事喜歡動手做的莊詠鈞,許多實驗在他手上都能一次成功,被實驗室學弟妹冠上「一次之手」綽號。他不諱言:「我雖然天黑就離開實驗室,但回到家的時間也沒有比較好過啦!幾乎整天都在K論文,就算我在看電視,廣告時間,就用手機上網讀文獻。」在第一次做實驗前,他甚至會先讀遍國內外近300篇文獻,排除所有可能遇到的突發狀況,融會貫通後才下手,大幅提高實驗成功率。

莊詠鈞(拿試片者)認為所有好的研究是來自規律與自律,每當團隊遇到實驗卡關時,他都會鼓勵大夥去翻出原理,從根本找出問題點。

很多以為莊詠鈞是被幸運之神眷顧,事實上,他在唸碩士班的過程中,也曾經歷撞牆期。「我們實驗室有大斷層,很多技術都是中斷的,遇到問題沒有學長姐可問,必須自己想辦法,加上也沒什麼研究經費,很多精密儀器實驗甚至得跟別人借。」一度,實驗室窮到沒錢可買現成試劑套組,莊詠鈞必須自己動手做,然而這種吃苦當吃補的訓練,也間接鍛鍊莊詠鈞日後經營偉喬生醫最核心價值---原理可以解決任何事。

「有些實驗做不出來、障礙排除不了,詠鈞都會要求大家回去翻一下原理到底是什麼,從教科書的原理,其實就可以知道會出現問題的步驟大約是哪些。」死黨兼創業夥伴鄭又瑋表示,做原料配方的人,必須搞懂A步驟加B步驟的過程中,到底為什麼要加這些原料,這些過程是用現成試劑發現不了的,唯有搞懂原理,才能回推找出影響成敗的關鍵點。

4/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,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,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,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,邀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