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全文】陸軍士官不甩疫情照搞連結 直擊萬華外籍女侍轉當樓鳳賣淫

文|社會組    攝影|攝影組
萬華茶室因受疫情影響關門歇業,導致這些外籍女侍下海撈金。

國內新冠肺炎疫情從機場飯店的機師破口,發展到萬華茶室的社區感染,導致本土病例大爆發,政府當下勒令所有八大行業停業,但本刊接獲爆料,指萬華茶室拉下鐵門後,許多原本在店內工作的逃逸外籍女侍,竟在色情業者加碼號召下當起「樓鳳」賣淫維生,成為疫情下的「色情黑戶」,恐成防疫破口;於此同時,竟還有國軍士官到養生館找小姐大做雙人連結,性交易當下也未戴口罩,遭到警方逮捕,如此自私的行為讓國軍顏面盡失。

6月12日晚間,原該閃爍著五顏六色霓虹燈、鶯燕滿街的萬華三水街,在新冠肺炎疫情於當地爆發社區感染後,早已不復以往的繁華,許多茶室店家配合政府法令休業,無處可上班的小姐們也只能乖乖在家,只不過休業初期卻傳出,有27名在店家工作的外籍女侍失聯,因擔憂這些人成為防疫破口,移民署專勤隊還大動作訪查萬華40間藥局找人,所幸最後將人全數帶回。

 

中山區接客 茶室換套房

只不過本刊卻接獲爆料指出,除了這些外籍女侍外,許多逃逸的的非法外籍女子,原本流竄在茶室或鑽石大樓周遭賣淫,但在萬華成為疫情熱區後,為了避免疫調及警方查緝,這些外籍女子被色情業者吸收,租起套房賣淫,化身俗稱的「樓鳳」,還利用各類通訊軟體高張豔幟、瘋狂攬客。

色情業者靠通訊軟體對外攬客,漠視政府的防疫規定。(讀者提供)

爆料讀者阿豹告訴本刊,在疫情爆發前,他喜歡邀約朋友一同小酌晚餐,再帶著醉意到萬華茶室一帶續攤,在小姐作陪下大聲唱出生活無奈,然後搭計程車前往中山區找樓鳳發洩一番,才回家睡覺結束極樂一晚。

但由於當前疫情嚴峻,只剩在通訊群組裡選個女生共度春宵,作為他生活中的唯一樂趣,只不過阿豹意外發現,情色業者的攬客照片中,竟有以前在茶室上班的小姐,詢問之下才知這名小姐和數名姐妹,都已下海撈金。

為了能讓客人看清容貌,這些外籍賣淫女與客人接觸時都未戴口罩。(讀者提供)

阿豹拿著手機秀出一張張小姐攬客的照片說:「你看!這也是以前萬華的,你看她也是。」阿豹解釋,這些外籍小姐原本都在萬華工作,大多來自東南亞,年紀約3、40歲左右,靠著尚可溝通的中文,陪客人喝酒聊天賺錢,但從疫情爆發後,大多早已不知去向。

許多原本在萬華地區流竄賣淫的外籍女子,現在被色情業者吸收到中山區賺皮肉錢。(翻攝網路鑽石大樓)

如今阿豹才得知,這些「粉紅兵團」早已轉戰中山區成為樓鳳,因為這些小姐不是護照過期,就是沒有身分證,在色情業者的幫忙下,利用小套房隱蔽身分,白天在房裡生活,日常用品則有馬伕負責,晚上就打開手機,在套房床上鋪上粉紅色保潔墊,做起皮肉生意。

 

靠監視畫面 躲稽查人員

這些小姐曾向阿豹提起,剛來台灣時以為只有萬華有性工作者,沒想到中山區才是最大的聚集地,且客人素質比萬華好很多,一次3、40分鐘的性交易,小姐能抽1000元以上,她們這才明白「台灣還有更好賺的地方」。

原本在萬華流竄的非法外籍女侍,疫情期間直接當起樓鳳下海賣淫。(讀者提供)

更重要的是,中山區不是疫情熱區,鮮少會有疫調人員、移民署、警方等人來打擾,就算真的有人來稽查,也可以從房裡的監視畫面看到,比起萬華「游擊戰」般的工作方式,許多姐妹都覺得安全許多。

阿豹進一步表示,雖然因為疫情關係,夜生活的地方變少,但尋芳客需求仍在,在「求過於供」的狀況下,讓這些樓鳳生意大好、坐地起價,隨便一個都要3800元以上,對比以前一次1500到2500元,價碼實在懸殊,還得等2、3個小時才會有空檔。

中山區許多大樓內的小套房,現已淪陷為色情黑戶的聚集地。(讀者提供)

阿豹抱怨說,這樣的狀態也導致「服務品質」越來越糟,從前「鴛鴦浴」是基本流程,現在為趕時間,小姐有時只拿濕紙巾擦一擦身體,就想繼續「上工」,還要阿豹多給小費,才願意去浴室清洗。

尤其,這些小姐工作的房內並沒有任何防疫措施,進門時不量體溫也沒酒精可以消毒,讓想要快活又深怕染疫的他,曾邊戴口罩邊辦事,更害怕萬一確診被疫調,讓買春足跡曝光沒面子,但阿豹卻仍抵擋不住春色誘惑,一再鋌而走險。

色情業者在套房內都配有監視器螢幕,讓小姐能隨時掌握門外狀況。(讀者提供)

本刊調查,這些色情業者為了躲避查緝,已提高客人篩選機制。尋芳客須先向業者說明穿著,並通過特殊管道取得門禁密碼或磁扣,業者也會透過天花板上多台監視器,監控客人所有行動,更會要求客人將手機等身上物品集中一處以避免偷拍;業者透露,這些都是為能在疫情下維持生計的必要手段。

應召業者將電梯感應磁扣放在信箱,製圖引導尋芳客進入小姐房間。(讀者提供)

市府無作為 黑戶成破口

台北市議員徐立信表示,他先前質詢過台北市政府,有關萬華地區有違法性交易的狀況,但相關單位都沒有作為,最終卻因「人與人的連結」讓萬華變成疫情熱區,使得全台百業蕭條,讓他感到相當痛心。

徐立信近期也接獲民眾投訴,指北市中山區許多不肖色情業者和經紀,挖角無數外籍女子到中山區賣淫,使疫情下的色情黑戶問題變得更嚴重,希望市府能夠正視,不要再讓這些非法賣淫的外籍女子,成為疫情下的最大破口。

北市警方日前查獲,年輕女子(右)在賓館內與客人性交易。(中山分局提供)

如果說這些外籍女子賣淫,是為了生活迫不得已,那麼尋芳客求的不過就是一時快活,拿命去賭值得嗎?答案當然是否定的,而若破壞防疫規定的尋芳客,又是原本該戮力協助防疫的國軍弟兄,則更令人不齒。

新竹警方日前查獲色情養生館違法營業,將現場十多人送交衛生局裁處。(警方提供)

今年6月3日晚間,新竹縣警方接到民眾檢舉,轄內一間色情養生館偷偷營業,警方到場後發現,店家的店門跟電燈都未開,卻有人從後門出入,還有穿著清涼的小姐在送客,入內後查獲一對男女未戴口罩正在進行「人與人連結」,讓員警氣得大罵:「防疫期間耶!你們在幹嘛!」把現場群聚的十多人移請衛生局裁處,再依妨害風化罪嫌,移送新竹地檢署偵辦。

 

買春後返營 同袍恐染疫

本刊掌握,當天與小姐進行性交易的男客,竟是一名陸軍士官,離譜的是,該名士官隔日還回到營區,與多位同袍接觸,直到買春被逮的消息傳開,營內人員才開始清消,但已讓部隊所有人暴露在染疫風險中。

警方查出,無視防疫規定與小姐進行性交易的男客(圖),身分竟是一名軍人,氣得大罵離譜。(警方提供)

該單位主管回覆本刊,單位內確實有人因性交易遭警方逮捕,掌握情資後也要求士官進行快篩,結果雖呈陰性反應,但為求慎重,仍要求該士官進行居家自主健康管理,目前也已決議將該士官記二大過並列入汰除名單。

面對全台疫情三級警戒,政府三令五申希望民眾避免非必要活動,但仍有人守不住個人行為,加上業者為賺取利益,使得疫情下的「色情黑戶」不斷增加,徐立信呼籲業者及民眾切勿投機或心存僥倖,配合政府防疫作為,避免成為防疫破口。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