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娛樂透視】《青春未知數》獲Netflix注資 伍思薇多元題材倡族群共生

文|祁玲    攝影|楊兆元
台裔導演伍思薇推出第二部作品《青春未知數》,引發關注和討論。(Netflix提供)

經典女同志電影《面子》的台裔導演伍思薇,新作《青春未知數》在Netflix上架後引起關注和討論,獲上屆翠貝卡影展最佳美國劇情長片,並入圍獨立精神獎最佳劇本等。

近年亞裔影視工作者在好萊塢嶄露頭角,亦不乏獎座加持。伍思薇認為,串流平台興起帶動娛樂產業對多元內容的需求,加上現今華人移民家庭的經濟條件改善,有餘裕讓子女從事影視藝術工作,間接提升亞裔人士出頭的機會。

伍思薇認為,影音串流平台興起和在美華人移民家庭經濟條件改善,是亞裔人士在好萊塢出頭天的契機。

伍思薇(Alice Wu)在美國出生長大,父母是台灣移民。20多年前,她放棄軟體工程師的高薪工作,自編自導由女星陳沖主演的《面子》,獲得2005年、第42屆金馬獎觀眾票選最佳影片,隔16年才推出她的第二部電影《青春未知數》(The Half of It)。

女星陳沖(右)主演的《面子》是經典的女同志電影,獲第42屆金馬獎觀眾票選最佳影片。(翻攝自popsugar.com)

去年底,伍思薇返台探視父親,因疫情之故一待就是大半年。日前她接受本刊專訪,暢談《青春未知數》的拍片契機和過程。

拍完《面子》後,她為了照顧生病的母親放下事業,期間試圖寫劇本,但因害怕失敗陷入撞牆期,只好轉而從事即興演出,靠著積蓄和投資維持生活。幾年後母親病情日漸好轉,某天伍思薇不禁思索:上天賦予她此生的任務,難道只有盡孝道?於是再度萌生創作念頭,著手撰寫《青春未知數》的劇情大綱。

與此同時,一位舊識請她寫劇本,她欣然接受,花7個月完成。過程中她體會到創作的快樂,決心推掉其他工作,專心寫《青春未知數》。最後以1個月時間完成劇本初稿,再耗時4個月寫第二版。

伍思薇擔任動畫電影《飛奔去月球》的劇本協力,該片入圍本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。(Netflix提供)

伍思薇創作劇本常從自身經驗出發,例如《面子》是為媽媽寫的,藉此傳達女性到了中年仍有談戀愛、追求幸福的權利。另外,她身為女同志又是獨生女,當時不確定能否兼顧愛情與親情,因此藉創作反思心中疑問。該片問世後頗獲好評,是好萊塢亞裔演員奧卡菲娜最愛的5部電影之一,亦在台灣拿下金馬獎觀眾票選獎。

《青春未知數》的靈感同樣來自生活,以她年輕時期與白人直男一段破碎的友誼為主,並帶進她和父親的關係。

《青春未知數》故事靈感來自伍思薇年輕時與白人直男一段破碎的友誼。(Netflix提供)

伍思薇說:「我和這位直男朋友感情很好,最後卻因對方交了女友變得難以維持。照理說我們不可能產生男女之情,但他女友仍覺得不舒服。」究其因,是這對好友的親密互動,讓男方的女友備感威脅,因此終結這段友誼。

此事讓年輕的伍思薇難以理解、也覺得心碎,但如今已然釋懷。她說:「我們的友情也是一種愛,因此一直很想寫出來,那個愛到底是什麼?」

劇本完成後,有3個單位表達投資意願,其中之一是影音串流平台Netflix。伍思薇在朋友牽線下,把劇本寄給該平台的高層,後者在見面時問她的創作初衷,她跟對方說,一方面想拍部片獻給父親,也藉美國某小鎮的亞裔同志青少年角色,提醒多元種族共生的事實,喚起觀眾的共鳴。

 

外媒盤點去年Netflix年度話題最熱20部作品,《青春未知數》名列其中。

伍思薇回憶:「那位高層聽了之後表示,會確保讓這部片問世。我心想,拍一部作品總希望盡可能觸及觀眾,最後決定與Netflix合作。」

過程中,Netflix非常尊重她身為導演的角色,甚至打算去年5月上架前先在戲院放映,可惜後來因美國疫情再度嚴重而取消,但伍思薇仍心存感激。有外媒盤點該平台2020年度話題最熱20部作品,《青春未知數》也名列其中。

好萊塢亞裔演員奧卡菲娜將伍思薇執導的《面子》列為她最喜愛的5部電影之一。(華納兄弟提供)

《青春未知數》故事發生在虛構的美國小鎮,當地民風保守,運動員保羅為了追求暗戀對象,請內向的亞裔資優生艾莉幫忙。過程中兩人結為好友,但艾莉竟愛上這位女孩,艾莉與保羅的友誼也面臨考驗。

伍思薇解釋,以虛構的地名為背景,是因故事原設定在華盛頓州的某個郊區小鎮,但受限預算無法去當地取景。劇組於是分別在紐約州的幾個小鎮拍攝學校、球場等,建構出故事需要的空間環境。

《青春未知數》以虛構的美國小鎮為背景,伍思薇(前排中)與劇組分別在紐約州數個小鎮取景,建構出故事所需的空間環境。(Netflix提供)

她說明:「我挑一個很相像的城鎮,虛構一個地名,好處是可以提供觀眾想像空間。例如有些俄亥俄州的觀眾,看了劇中學校或城鎮的場景,會覺得這與他居住的小鎮很像,更易引起共鳴。」

全片實際拍攝天數為27天,攝製團隊約2、30人,每天行程都很趕。例如有一天,原訂要拍攝的球場突然不能拍,劇組緊急更換場地,拍攝時間從晚上改為白天,不但計畫被打亂,原本預計拍7個小時,被壓縮到2小時,讓伍思薇備覺辛苦。

 

選角是大挑戰,女主角設定亞裔,伍思薇面試500人,才敲定主演。

選角也是一大挑戰,尤其女主角艾莉設定是中國蘇州出生、5歲隨父母移民美國的女孩,要找到適合的亞裔演員不容易。為此伍思薇大約面試500人,才敲定由莉亞李維斯主演。

《青春未知數》獲上屆翠貝卡影展最佳美國劇情長片。(Netflix提供)

片中莉亞與飾演父親的鄒兆龍需以中文交談,這是根據伍思薇小時候與父母互動的經驗。但莉亞不會說中文,伍思薇為她錄下8句對白,讓她反覆聆聽,也找來中文老師指導發音。

鄒兆龍在台灣出生,後赴香港、好萊塢發展。伍思薇表示,劇本設定父親的角色年齡40多歲,起初選角指導提供的人選要不是年紀太大、就是長相不符合她的要求,於是四處打聽,才找到鄒兆龍。「他是很完美的選角,詮釋這個角色很有深度,完全懂做父親的心情。」

莉亞李維斯(左)和鄒兆龍(右)在《青春未知數》裡飾演父女,兩人的互動部分來自導演個人經驗。 (Netflix提供)

去年底,伍思薇返台探視父親,父親得知她藉《青春未知數》傳達父女之情,感動落淚,看了好多次。停留台灣期間,伍思薇每天在家讀劇本、與美方開會,忙到沒時間進戲院觀賞國片。倒是這些日子以來她已愛上台北,希望有朝一日能在台灣拍部電影,呈現家鄉的獨特之處。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