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小跟媽媽看瓊瑤《幾度夕陽紅》 她轉行當導演只給自己一次機會

【台裔導演再出擊番外篇】

文|祁玲    攝影|楊兆元
伍思薇表示,《面子》集合東方臉孔和同性題材,當年若賣給好萊塢,故事一定會走樣。(翻攝自sandiegoasianfilmfestival.com)

「我從小愛看電影,因為媽媽在美國不看當地節目,反而愛看瓊瑤連續劇,例如《幾度夕陽紅》或其他經典電影。」台裔導演伍思薇說。

她耳濡目染下愛上電影和文學,但從沒想過有一天會當上電影導演。為減輕父母負擔,她大學念了資訊工程系,並在史丹佛大學拿到碩士學位。

伍思薇說:「父母在美國工作很辛苦,我知道將來要賺錢養家,不可能當明星或作家,畢竟那時從事藝術工作的東方人很少。為習得一技之長,剛好對電腦有興趣,因此選擇資訊工程學科。」

她原本在微軟工作,起初很忙碌,幾年後覺得有點無聊,便去夜校上寫作班,產生興趣後,也參加週末的劇本課,《面子》就是那段時間完成的劇本。那時她沒料到會後有發續發展,「因為電影講的是同性戀,主角是東方人,有一半對白是國語,當時這種故事根本不可能被拍出來。」

伍思薇放棄高薪工作改行當導演,她說努力之外也要靠運氣。

劇本課的老師是好萊塢的製片,認為伍思薇寫的故事不錯,可以賣給好萊塢,但主角一定會換成白人,也不會是同性戀題材。當時伍思薇認為,如果只是為了賺錢而更動故事,那她寧可繼續從事電腦工作。

那位老師跟她說:「如果不改故事,就只能拍獨立製片。如此一來要辭掉工作,搬到紐約或洛杉磯,學習當導演。」剛好那時伍思薇已有穩當的經濟基礎,於是她辭去在微軟的高薪工作,給自己5年時間拍片,「做不成就要喊卡,不能有負債。」

後來很多想拍電影的人問她《面子》怎麼拍成的,她覺得努力之外,很多時候要靠一點運氣。回想起來,她認為《面子》能夠完成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結果。

伍思薇說:「某種層面來說,你的確要努力,可是還是有幸運的成份在裡面。各方面的水到渠成,才促成了這件事。老天爺安排好的,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完成了這件事。」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