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全文】玉皇大帝恐被迫搬家 九龍宮地主討5億廟地獲勝

文|劉志原    攝影|陳毅偉
台北市龍江路的九龍宮,座落住宅區,市值逾5億元,原地主在建廟近40年後否認捐地蓋廟,提告要趕走神明。

位於台北市中山區龍江路的九龍宮,供奉玉皇大帝、天上聖母及財神等主神,在當地頗富盛名,卻因為廟宇基地發生產權爭議,爆發信徒與前地主家族爭訟。原地主黃江淑當年捐地後,曾擔任九龍宮主委,如今卻以不知道自己的土地被蓋廟占用,提告要趕走神明,高院判決她勝訴,九龍宮神明均應遷出,捐款蓋廟的信徒對此難以置信,決定上訴到最高法院,為留住玉皇大帝力爭到底。

緊鄰松山機場、北捷中山國中站旁的九龍宮,樓高六層的廟產占地近170坪,隱身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中山區巷弄,不少信眾前往參拜,讓這間供奉玉皇大帝、天上聖母等主神的宮廟香火不斷,隨著北市房價不斷攀升,40年來,廟地已漲至5億元,加上數千萬元廟產,引發信眾與原地主爭訟,高等法院日前判決原地主勝訴,宮內神明恐須被迫遷出。

 

官司逆轉 判遷廟還地

高院的判決指出,九龍宮為原地主黃江淑自地自建,而非信徒捐款起造,應遷廟還地給原地主,眾信徒無法接受判決結果,已委託律師上訴最高法院,並向本刊投訴,指大家捐錢蓋廟,法官怎麼不相信?「來現場看,就知道這是一間廟啊」,盼辛苦建立、經營的宮廟與逾5000萬元善款,不要化為烏有。

舊九龍宮創立於壬子(1972)年,宮名匾額至今保存在1983年落成的新九龍宮。

本刊調查,九龍宮1983年完工取得使用執照,隨著近年北市房產不斷增值,位於北市蛋黃區的廟產已從當年的5000萬元,增值至今價值逾5億元,由於該建築位在住宅區,依當時法令不能申請宮廟建築許可,信徒才借用主委黃江淑的名義登記為起造人,並將相關廟產登記在她名下。

九龍宮宮主廖林雪子(右)與捐地蓋廟的黃江淑(左)於1981年合影。(信眾提供)

當年捐地並擔任九龍宮主委的黃江淑,多年前不再擔任廟職後,黃江淑及家人與昔日感情良好的九龍宮信徒鬧翻,2015五年提告要趕走神明,原本一、二審法院都判神明免遷出,但黃後來委任退休轉任律師的前最高法院法官蕭仰歸後,官司大逆轉,高院更一審認定,九龍宮不是信眾捐錢蓋的,而是黃江淑自地自款興建住宅,卻在不知情的狀況下遭信徒占用開廟數十年,因此判決應遷廟還地。

前最高法院法官蕭仰歸(圖)因涉關說案而退休當律師,替九龍宮原地主打官司趕神明。

 

信眾募資 神宮遷現址

原本香火鼎盛的九龍宮疫情期間大門深鎖,本刊記者18日前往時並未開放參拜,寧靜的住宅區巷內,黃色琉璃瓦圍牆與朱紅雙扇鐵門的宮廟式建築相當顯眼,值班的石姓與雷姓信徒表示,信徒相信司法跟神明一樣可守護正義,「很多信徒仍不知大家當年捐款的廟正面臨劫難,希望廟產官司能廣為周知,讓信徒公評,並出面提供當年大家集資蓋廟的證據給法官,共同守護廟產。」

九龍宮樓高6層,供奉的玉皇大帝是由松山奉天宮迎來。

九龍宮的前身是1970年代由松山奉天宮迎來玉皇上帝,在民宅供信徒參拜,由廖林雪子擔任宮主,位於龍江路附近的大地主江氏家族第二代黃江淑(婚後冠夫姓),經常帶著父母前往參拜,因信眾越來越多,就連楊麗花歌仔戲團的名伶小鳳仙也多次慕名前來,原本20坪左右的廟宇已不敷使用,在信眾的建議下,廖林雪子於是開始募資在龍江路現址蓋新廟。

九龍宮在近40年前以逾3,000萬元興建,庭院水池刻有9條龍。

石姓信徒告訴本刊,40幾年前,台北市的一棟房子,百萬元之內就可以買到,信徒有的捐5元、10元,也有人捐幾千、幾萬元,有些信眾更是賣房屋加貸款,湊齊百萬元捐作蓋廟基金,廟方很快就募到幾千萬元,當年信眾之所以踴躍捐款,多少也是看到江氏家族提供當時市值600萬元、約170坪的土地當做新廟的基地,被這熱情感動而積極捐款,共募到約5000萬元。

1981年九龍宮動土典禮,地主黃江淑、宮主廖林雪子、建築師與信眾出席。(信眾提供)

1981年破土時,捐地的黃江淑與宮主廖林雪子也一起出席,由於供奉的玉皇上帝是由松山奉天宮而來,九龍宮的格局因此仿效奉天宮的玉皇大帝雕浮龍、瑤池王母娘娘畫鳳及東華帝君畫龍,工程歷時二年完工,向中華民國道教會登記為會員,信眾也推舉黃江淑擔任主委,並由她保管廖林雪子的存摺及印章(廖林雪子帳戶存有信徒捐款),玉皇上帝等神明並陸續移入新址,廟內參拜區、休息區一應俱全。

九龍宮正因逾五億元的廟產訴訟中,石姓信徒希望司法能和神明一樣公正,明察秋毫。

 

說法矛盾 一二審敗訴

不過,廟宇興建完成後,因登記在黃江淑名下,當地居民以九龍宮位處住宅區屬於違建,多次向台北市政府檢舉,信眾到新廟參拜都很低調,不敢從大門進出,只走側門,才相安無事過了幾十年,黃江淑與廖林雪子等創廟元老,也因年事已高淡出廟務。

石姓信徒指出,幾年前看到黃江淑由看護陪同出現在街上,大家看到黃江淑的兒子相當孝順,妥善照顧母親的生活,也就放心了,萬萬沒想到黃卻於2015年具狀提告要趕走神明。

九龍宮落成之後,宮主廖林雪子(黃衣者)與信眾在1樓大廳共同參拜。

後來信徒與黃對簿公堂,台北地院開庭時,黃表示當年她有土地又有資金,並宣稱九龍宮的神叫她在台北建廟,告訴她只要簽約、付錢就可以,其餘的她不用管,與建築師的合約是她簽的,但後來出庭又改口說,沒有要將土地交給九龍宮,也沒有同意九龍宮在該處建廟,是她自地自建的家用住宅。

台北市龍江路的九龍宮(圖)屋頂仿松山奉天宮外觀興建,完工近40年。

一、二審法官認為,黃江淑的說法矛盾,且九龍宮內外明顯是一座廟,認定黃捐地後由信眾捐款蓋廟,她與宮主出席破土典禮有照片為證,且廟內也有她與父母親捐地的刻文,認定九龍宮落成後以「借名登記」的方式,登記在她名下,廟產與善款都是信眾及九龍宮太子會所有,因此判她敗訴,不准遷廟。

 

法院認定 非借名登記

信眾原本鬆一口氣,沒想到上訴最高法院後卻被發回,今年五月高院更一審案情大逆轉,改判要遷廟還地。

更一審認定,當年信眾捐的五千萬元,至今全數在九龍宮宮主、已淡出廟務的廖林雪子帳戶,並未用於蓋廟,因廟的建築及土地均在黃江淑名下,不是「借名登記」,且至今由她繳房屋及地價稅,加上當年捐款名冊不清楚,因此認定九龍宮是黃江淑自地自款起造,判宮內神明均應遷出,還地還屋給黃江淑。

鼎益法律事務所劉衡慶律師接受九龍宮信徒委任,上訴最高法院護廟產。

信徒委任的鼎益法律事務所律師劉衡慶告訴本刊,當年捐款的信徒有很多早已不在人世,無法出面作證,且蓋廟後信徒陸續捐款,扣除蓋廟費用至今仍累積逾五千萬元,信徒基於信任及感謝當年捐地的黃江淑,存摺都是由她保管,如今卻演變成神明被逼搬家,更有信徒指控若黃江淑真的要趕走神明,當年大家捐的錢等於被侵占,只能靠司法釐清真相。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