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誰殺了她5】自我喊話要勇敢 她的的夢墜落在29歲

文|陳昌遠    攝影|蘇立坤
小魚房間的梳妝台上,放著讀書時期拍攝的沙龍照,以及她最喜歡的哆啦A夢玩偶。

但內心遭性侵的傷口並沒有好轉。2020年6月,為了紓解內心壓力,小魚在匿名臉書廖雜發文,之後被廖男提告妨礙名譽,而廖男的妻子也提告妨害家庭。7月3日,衛生局收到黑函,黑函指控小魚關係混亂、勾搭人夫,另附上4張照片:2張是小魚與廖男的合照、一張是小魚與弘道基金會的前同事合照,第4張則是小魚與衛生局一位已婚男同事的聚餐照。

衛生局科長與人事室主任因此開會約談小魚,該場會議有錄音。此時,小魚面臨私領域侵入工作領域的壓力。而會議期間的下午4點15分,小魚又收到新聞記者傳訊,詢問她是否與廖男、已婚男同事有婚外情?「是否用匿名檢舉、散布謠言、利用職務之便調機密資料檢舉,惡整治療所?」這又帶來另一個巨大壓力:自己的私事將結合不實指控,變成一則前小三挾怨報復的新聞。

社運人士王奕凱表示,「如果發生黑函檢舉,批評公務員私生活,新北市衛生局都是冷處理、不理會,那天約談是因為有新聞媒體打電話說要爆料。」一位衛生局員工私下向王奕凱表示,這場會議根本不該召開,屬侵犯私領域,另一位員工則告訴我們:「衛生局對外宣稱是員工關懷,但關懷有其程序,需要有專家學者列席,這場約談不符合程序。」

 

被爆料 身心已崩潰

小魚在臉書慶祝自己29歲生日。(翻攝自小魚臉書紀念帳號)

就王奕凱了解,會議中,小魚哭訴自己遭廖男性侵並轉為婚外情關係的過程,衛生局長照科科長知道小魚被徵信業者跟監,曾詢問小魚要不要搬到科長家中借住躲避。一位徵信業者向我們透露:「小魚輕生的事件中,至少有3家徵信業者介入。」

下午5點44分,小魚以遺言回覆記者訊息:「『如果被車撞了,至少還有一灘爛肉讓人家可憐,而妳呢?連渣都沒有。』謝謝你,在你的不斷挑釁與刺激下,我妥協了。」下午5點46分,她在自己的臉書張貼遺言,會議結束後便在衛生局大樓內失蹤,晚間11點跳樓輕生。

「你們贏了,要跟這些記憶共存好難,我知道很多人愛我,但我恨我自己,願用這條命,讓真相浮出檯面。」(小魚臉書遺言)

林小月說,黑函與新聞媒體所了解的,都是不實指控,並質疑:「為何小小的職員,要受到新聞媒體公審?」好友小高說:「大家著眼在性侵,但我一直在想,到底是誰把小魚弄死的?衛生局說是員工關懷,什麼樣的關懷把人逼到跳樓?你們知道她被性侵,有沒有想辦法協助?心理衛生也是你們的業務職掌,如果沒有協助,你們是非常非常失敗的員工關懷。這場會議是施壓?還是關懷?這要界定清楚。」小高說:「對我來說,這很謀殺,要把一個人殺死比較難,但要讓她受不了,而選擇走(離職或輕生)的方法卻有很多。」

王奕凱在臉書揭露小魚事件時,廖男與妻子也接受媒體採訪,在新聞報導中,王奕凱發現:「廖妻覺得治療所被勞檢,是小魚檢舉的,但其實是我檢舉的。」2020年初,王奕凱接獲陳情,治療所除了違反勞基法外,又有2起長照服務糾紛,便透過新北市議員進行檢舉,治療所因此被勞檢、開罰。「那時廖男就一直找犯人(檢舉者),他覺得被針對,他老婆認為是小魚的報復,我們可以想像,那個(對小魚的)反擊力道有多大。」

 

走絕路 最極端報復

王奕凱認為,新聞媒體的爆料,是壓垮小魚的最後一根稻草。「但如果你問是什麼人對小魚造成社會抹殺?元凶當然是廖男,他們後來透過媒體報導對小魚不利的事情,例如婚外情、找黑衣人打我(廖男),都是單方面指控。」一位社會新聞記者解讀,小魚張貼控訴遺言後跳樓,如同過去穿紅衣上吊的女性,「是最極端的報復,也是以死明志、自我澄清的方式。」

2020年2月,小魚在臉書分享一張旅遊照,是24歲時,她到澳洲流浪一個月,她說那段漫無目的的獨處時光,讓她認識自我,發現人要為自己而活:「『我們都比想像中的自己,還要勇敢』是我回國後每份簡報的結尾。」她把這句話設定為臉書簡介,告訴自己,要傾聽內心的聲音,要勇敢選擇,要讓自己的工作更有挑戰,更有成就,她說:「努力達成,才是認真活著的證明。」

小魚1991年生,她的夢,墜落在29歲。

★《鏡週刊》關心您:

  •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安心專線:1925(24小時)/生命線:1995/張老師專線:1980
  • 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、精神虐待、性侵害、性騷擾,請立刻撥打110報案,再尋求113專線,求助專業社工人員。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