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救人者的求救鈴1】護理師遭霸凌割腕自殘 獨家問卷顯示近半醫護有臨床PTSD症狀

文|曾芷筠 蔣宜婷 李振豪    攝影|王漢順
疫情延續,醫護長期在快篩站、急診、專責病房等前線服務,確實可能引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。

大疫當前,民眾的健康靠醫院守護,但當醫療量能備受考驗,醫療暴力接連發生,第一線醫護人員不只安全受到威脅,心理也瀕臨瓦解。

本刊協同醫師設計問卷,調查全台超過600名醫護人員的身心壓力和當前需求,獨家數據顯示,近半數填答者可能已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,逾半醫護想轉職,補償和救援的方法在哪裡?

醫護的命也是命,不只患者,前線的救人者也該有求救鈴,讓外界聽見他們持續負重、即將倒地的聲音。

疫情爆發1個多月來,第一線醫護人員的身心壓力已緊繃到極限。5月31日,雙和醫院有3名護理師遭確診病患砍傷。6月12日,1名新北市私立康復之家負責人疑因疫情期間壓力太大,在自家房間內上吊輕生;同一天晚上,新竹國軍醫院1名24歲的李姓護理師,在護理站與3名家屬對峙,爭執持續15分鐘,孤立無援下,她拿起辦公剪刀,劃破自己的左手腕,留下深深的血色縫線。

新竹國軍醫院李姓護理師因阻止家屬探病,連續4天遭言語暴力,壓力下割腕自殘。(李姓護理師提供)

隔天下午,我們致電李姓護理師,她已返家休息,語氣相當低迷虛弱,「病患6月8日住進來,從第一天起,家屬就想要輪流進來探病,他們說要上班,沒辦法配合政府防疫規定,已經自費採檢,為什麼不能進來?」4天下來,李姓護理師連日遭到言語霸凌。12日晚上,「病患女兒指責我態度不佳、刁難他們,要拍我的識別證,揚言投訴;媳婦也一直質問,兒子過來要討論,但他們講話咄咄逼人,沒有要聽我說。我感覺不管怎麼做都不對,(割腕當下)腦子裡沒有想太多…」她說那晚病房人力吃緊,學姐在另一邊準備接送要進隔離病房的人,只有她一個護理師,只能孤軍奮戰。

 

一線高壓 鑄成醫護創傷

醫療暴力事件讓醫護人員的心理壓力瀕臨崩潰。美國波士頓大學研究疫情期間中低收入國家醫療暴力事件,認為醫療暴力不能單單歸咎於患者或其家屬的失序舉動,更該注意的是惡劣的醫療環境,包括患者未獲得充分治療及物資、醫病關係不信任、政府未針對疫情進行有效控制、廣為散布的疫情假消息、社會普遍的恐懼等。

我們與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成員、台大醫院環境及職業醫學部的醫師陳宗延、陳秉暉,共同設計一份網路問卷,評估所有醫療院所及防疫場所設施工作者在COVID-19疫情下承受的心理壓力。

台大環境及職業醫學部醫師陳秉暉認為,數據結果顯示醫護的心理健康需被高度關注。(陳秉暉提供)

此問卷於6月8日發出,廣泛張貼於各醫護群組, 2日內回收620份有效問卷,填答者以護理師最多,占56.9%,其次為醫師,占20.8%;受試者地區分布以雙北為主,占54.7%;另外,有高達六成的填答者在防疫專責醫院服務。問卷結果發現,一線醫護人員承受嚴峻的心理壓力,恐已產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(PTSD)。

本問卷設計參考疫情相關心理壓力問卷及「事件影響量表修訂版」(The Impact of Event Scale – Revised, IES-R),測量填答者的日常生活壓力、創傷經驗及急性壓力反應。結果顯示,46%的醫護人員臨床上出現PTSD症狀,其中26%的人極可能被診斷為PTSD,17.7%的人壓力程度可能已經影響免疫系統。陳秉暉認為此結果需被高度關注,「我們的數據和中國去年1到3月(疫情爆發時)的數據差不多,但我們現在對疫情明明有更多認識、更多已知有效的武器,也有更多時間做準備,(醫護人員)卻產生一樣的心理衝擊,這不是很好的狀況。」

 

幻聽警報 焦慮沒有盡頭

亞東醫院急診專科護理師楊卉庭就發現自己的身心狀態已不同以往,「變得神經質,還有幻聽。我會一直聽到救護車的聲音;重症病人有監視器,血壓、血氧掉了,儀器會叫,登登登,很像鐵路平交道警報器的聲音,我下班後還會聽到『登登登』的聲音。」除了下班關不了機,上班前幾個小時,她開始焦躁,反覆確認外出要用的零錢、口罩,「要出門了卻一直跑廁所,有點像腸躁症。新冠肺炎的症狀之一是腹瀉,我得病了嗎?可是我沒有發燒啊?有點歇斯底里,也會擔心防護哪邊漏了。」

★《鏡週刊》關心您:再給自己一次機會。自殺諮詢專線:1925(24小時)/生命線:1995/張老師專線:1980

更新時間|2021.09.20 23:17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