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九尾狐》張基龍遭疑搞大惠利肚子 用道術定格脫罪靠CG

【串流平台瘋漫改番外篇】

文|王怡文
《我的室友是九尾狐》中張基龍(左)使用道術讓崔宇成(右)和金度完,順便消除他倆的記憶。(翻攝自愛奇藝國際站畫面)

由張基龍和惠利主演的奇幻愛情喜劇《我的室友是九尾狐》描述平凡女大生惠利意外吞下九尾狐張基龍的狐珠,2人因而展開同居生活。讓2人結緣的狐珠,還有張基龍的道術等,在拍攝後都得靠後製呈現,導演南成祐接受本刊專訪,透露兩主角得想像狐珠來拍攝真的不容易,不過其中一場消除記憶的戲,更是讓他喊「拍起來有些辛苦」。

崔宇成(右)和金度完誤以為張基龍搞大惠利肚子,氣得找他理論。(翻攝自愛奇藝國際站畫面)

第3集中惠利的弟弟崔宇成和好麻吉金度完發現她與張基龍同居,更誤以為她已懷孕,要求張基龍做出解釋。張基龍為避免說明的麻煩,用道術將2人定格後消除記憶,並直接送回家中,讓惠利感到衝擊。

導演南成祐說明雖然許多細節都得靠CG後製呈現,「但他們2個必須表演出定住的樣子,特別是金度完手抓著吸塵器懸浮在空中,沒有支撐點,所以拍攝時要維持定格的模樣真的非常辛苦。」

《我的室友是九尾狐》中張基龍(左)住家內部裝潢相當氣派,傳統現代風格兼具。(愛奇藝國際站提供)

除了特殊效果外,劇中張基龍已活了900多年,家中處處可見骨董收藏,再加上挑高的裝潢設計,兼具復古和現代感。張基龍的家靠搭景完成,南成祐說:「惠利第一次走進去他家的那場戲,我們希望拍過去可以讓人有種震懾感。」此外,儘管原著漫畫中張基龍飾演的申又如家中偏向現代化,但連續劇中南成祐希望能結合過去與現在,「呈現出他走過漫長歲月的那種神秘感和厚重感」,處處可見劇組的巧思。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