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全文】假藉公務騙出遊 調查官遭4下屬控性騷

文|顏凡裴    攝影|賴智揚    繪圖|林媛婷
航業調查處基隆調查站港關組長張宸豪(左),假藉公務拐騙女下屬(右)約會,閒逛杮子農場時還要求合照,但遭婉拒。(示意圖)

調查局再傳性騷醜聞!航業調查處基隆調查站港關組長張宸豪,遭下屬指控性騷擾,控訴他利用支援查察賄選專案機會,以假藉出勤接觸檢舉人為由,要求女下屬單獨陪同,行程如同約會,還有多位女調查官證稱數次遭他言語騷擾,忍無可忍才集體告發,調查局經內部調查後,對張祭出申誡4次處分,但他不服懲處,向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申請複審,已遭駁回。

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日前駁回調查官性騷擾申訴案,調查局航業調查處基隆調查站港關組長張宸豪,遭4名女性下屬檢舉性騷擾,被調查局拔官並記4次申誡處分,原本外界不知他行徑惡劣,卻因他想翻案未果,意外讓自己的離譜行徑曝光。

已婚的張宸豪,遭4名女調查官指控性騷擾。(讀者提供)

同車性騷擾 暗示健身翹臀

本刊調查,在2018年九合一選舉期間,張宸豪帶著多位調查官進駐新竹地檢署支援查察賄選,每日由張以口頭安排人力分組和勤務,選前11月14日,女調查官小柔(化名)被派往支援製作筆錄,在新竹縣調查站待命時,突然接到張宸豪的電話,要求她陪同送筆錄,隨後並開著私家車現身新竹縣站接她。

小柔一上車,張宸豪才告訴她要把筆錄送到基隆,隨即開上高速公路,2個多小時的車上相處,張一直找話題跟她聊天,聊到健身時突然語帶暗示地說,如果她健身的話「屁股會很翹」,讓小柔感到很不舒服,但當下也不敢多說什麼。

受害女調查官小柔原以為要去航機站據點,後被張宸豪帶到台北市吃印度咖哩。(示意圖,取自unsplash圖庫)

抵達航基站時,張把車子停在離大門100公尺處,要小柔下車,並要她把一只牛皮紙袋交給值日官,至此小柔都認為是公務行程;接著,張即藉口要到航基站位於台北市大安區的據點拜訪,載小柔前往,但車開進台北市,卻帶她到一家印度咖哩餐廳用餐,後來還繞到一間廟宇拜拜,2人獨處讓小柔感到很不安,但礙於張宸豪的上司身分,小柔也不敢出言反抗,只能不斷傳訊息和照片跟組員聯繫狀況。

張宸豪當天還帶小柔去一間廟宇拜拜,這種二人獨處行程讓小柔感到十分不安。(示意圖)

公出變遊覽 邀女下屬合照

回程途中,張宸豪又提議到新竹縣新埔鎮一家柿子農場,小柔沒答腔,張就把車子開進農場,自顧自地開始參觀試吃,並四處欣賞曬柿子的景象,讓小柔覺得極度不自在,張則悠閒地到處逛,甚至還邀小柔合照,但遭小柔以「我可以幫組長拍」婉拒,張才識趣地打住。

2人逛到下午4點左右,張宸豪還意猶未盡,邀小柔一起共進晚餐,小柔拒絕,他才開車送小柔回住處,臨走前還叮嚀說:「今天的行程不要跟其他人講,要說去見檢舉人。」

小柔對莫名其妙被帶上車共處一天十分納悶,事後她從單位業務承辦人口中得知,張宸豪大可將資料交由內部交通送達即可,送公文只是張編出來的藉口,目的就是要帶她到基隆一趟,但她沒想到,局裡還有其他3名女同事,也曾被張言語騷擾,4人討論後決定向調查局督察室告發。

數名女調查官忍無可忍,集體向調查局督察室告發張宸豪利用職務之便性騷擾。(示意圖,圖非當事人)

接獲檢舉後調查局展開調查,2名調查官出面為小柔作證,證稱當天張宸豪原應帶小柔等3名調查官,前往新竹縣站支援筆錄,結果張卻要求在新竹地檢署待命的他們,前往新竹縣站頂替張和小柔的工作,再開車帶小柔北上。

此外,另有3名女調查官指控,張宸豪經常言語輕佻,讓她們感覺很不舒服,其中女調查官A指出,從2020年初起,張就經常對她的穿著「發表高見」,談話時都靠得很近,讓她覺得受到侵犯。

稱出一萬元 求穿窄裙露腿

根據內部調查,女調查官A指出,某天她穿著西裝上衣、褲裝和張宸豪一起出席餐敘,張卻在餐桌上直接對她說:「怎麼不穿窄裙?」她當場回問:「為何一定要穿窄裙?」後來張又在二人執行公務時向她表示:「怎麼不穿高跟鞋、套裝?」甚至在餐敘中當眾表示可以出治裝費,只要她露腿。

女調查官A提出錄音檔還原當時經過,張宸豪在對話中說:「1萬塊我負責,但是我希望腿可以露出來。」該次同桌後,調查官A對張的言行已忍無可忍,表示「這些言論都讓我很不舒服,感到被冒犯。」

無獨有偶,女調查官B也指控,張宸豪不只說話輕佻,還會傳訊給女部屬,讓人不堪其擾,簡訊內容諸如:「載妳是幸福的」、「本來還期待妳盛裝」、「吃飯不都是會穿漂亮點」、「妳今天唱歌好溫柔喔」、「妳今天穿這樣真的好漂亮」、「以後要多穿這樣」等語,讓她覺得張有追求之意。

調查報告也記載,2018年2月,張宸豪帶著女調查官B和海巡署人員餐敘,中場張就藉著酒意,靠向她耳邊,還以左手摟著她的腰講話,她立刻嚇得逃離現場,之後餐敘也是能推就推,不再讓他有機會接近。

調查官肩負打擊犯罪的責任,擁有正義的形象,理應恪守高品德原則。

另一名女調查官C則指控,2020年2月內部餐敘,張宸豪除了一直在席間稱讚她很漂亮之外,還要她和A比酒量,一直敬她們酒;餐敘後,張說要陪她搭乘客運,送她回家,等車時故意靠近她講話,她只能不斷閃避;上了客運,張宸豪開始滔滔不絕地說:「年輕女生就是大學生,也會喜歡像我這種成熟穩重又有不錯經濟條件的,中年男子比較有魅力。」讓C感覺很不自在。

調查局督察室調查期間,張宸豪聲稱,是要帶小柔去見檢舉人,才會開車載著她一起去,原因是擔心她生面孔,沒有辦案經驗,因此帶她同行見習。

至於小柔指控被帶去餐廳,也是因為正逢中午用餐時間,便到北市的單位據點附近用餐,加上當天下午原本和檢舉人約在新埔鎮義民廟見面,但對方見有第三人在場臨時取消,突然有空檔才會帶著小柔去柿子農場。

調查官小柔(前右)被張宸豪(前左)藉故帶離單位,2人獨處一整天,讓她感到不安。

遭申誡四次 提複審引議論

調查局調查後認為,張宸豪身為航調處組長,卻利用職務之便,以「送筆錄」為由將小柔帶離,之後還要求她要以「見檢舉人」為由,掩飾出遊事實,顯見他怠忽職守,記申誡2次;另針對3名女調查官指控他言行不當部分,再另記申誡2次。

調查班第50期結業的張宸豪,已婚,約四十多歲,個性海派爽朗,此次遭4名女調查官控訴性騷擾,被記申誡4次,他不服調查結果,向保訓會提出複審,目前兩案都遭到駁回,消息一傳出,立即引起議論。

張宸豪不滿遭調查局記申誡4支,向保訓會提出複審又遭駁回。圖為航基站外觀。

調查局長呂文忠上任後,曾多次要求調查官務必尊重兩性平權,今年4月爆發桃園市調處機動站犯罪防治組長高得志,遭6名調查官集體控訴涉及性騷案,調查局聞訊後立即召開考績會將高記小過並拔官,更在單位內呼籲遭到性騷擾要勇於檢舉。此次再爆出張宸豪涉性騷案,調查局也立即調查並祭出懲處,展現杜絕職場性騷的決心。

調查局先前才因弄丟5.6公斤安非他命,導致局長呂文忠向社會致歉。(示意圖,圖非當事人)

★《鏡週刊》關心您:未滿18歲禁止飲酒,飲酒過量害人害己,酒後不開車,安全有保障。

★《鏡週刊》關心您: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、精神虐待、性侵害、性騷擾,請立刻撥打110報案,再尋求113專線,求助專業社工人員。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