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識過好萊塢大成本劇組 她在《健忘村》實際操刀

【舞弄光影燈光師4】

文|祁玲
古裝片《健忘村》的光源全憑想像而來,鍾瓊婷以吊車調度燈光,每場戲都是挑戰。(翻攝自健忘村臉書)

燈光師鍾瓊婷入行10多年,遇過最大的挑戰是由陳玉勳執導的《健忘村》,因為那是她第一次拍古裝,「那時對我來說比較難。」

原因是,鍾瓊婷向來喜歡做延伸性的嘗試,比方從某個場景聯想到什麼樣的感覺,「可是古裝片的光源是想像的,太亮可能會很奇怪,不亮又看不到,所以我在想像過程中找不到依據,跟生活搭不在一起。」

當時不管拍日戲或夜戲,現場有3台吊車供她調度、打燈,她每天把吊車移來移去,深怕做得太突兀,每場戲都是挑戰。所幸在此之前,名導馬丁史柯西斯來台拍攝《沈默》,她也擔任燈光大助( best boy,燈光師助理),獲益良多。

燈光師在片場等同電工領班,以男性居多,鍾瓊婷(右二)是台灣少數從事這行的女性。(翻攝自李孟庭臉書)

《沈默》的燈光師是澳洲人Karl Engeler,鍾瓊婷負責協助他在現場分配人員工作。她透露,Karl Engeler也是器材公司老闆,當時拍片所需燈具都是海運過來,不夠的才從台灣調。

「他們好有錢!」首次參與國外劇組拍攝工作的鍾瓊婷表示,好萊塢資源多,令她印象深刻。此外,他們很重視溝通,從上到下各司其職,分工精細。尤其前置作業花很多功夫,因此實際開拍後,幾乎95%都按照規劃流程走,不會有太大變化。

這樣的經驗有助於她對《健忘村》的籌劃,鍾瓊婷說:「 這部片前置期也很久,我很早就與攝影師討論,要怎麼做、如何營造氛圍、需要多少器材、人員等,事前的工作做足就可以了。」

鍾瓊婷表示,第一次拍古裝戲,為此做了許多功課,不論中外,看了不少古裝劇,並從中挑選喜歡的打光方式,劇組其他人也根據各自看過的作品,彼此交換意見,互相交流,並取得共識。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