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韓監視官求看「謎片」快樂一晚 他出借手機回來只剩1%電

文|林坤緯
日本網友分享在北韓境內「出借手機」給人看A片的經驗。(示意圖,photoAC)

北韓對大多數民眾來說是個相當神祕的國度,能造訪當地並分享的人可說是少之又少,一位日本網友就分享了他在北韓十分「特殊」的旅遊經驗,說到當時去北韓時,有位負責監視的官員隨行,然而除了與監視官聊聊當地民生經濟,某天對方居然突然問起「情趣娃娃」「AV」等禁忌成人話題,最終監視官還冒著「犯法」風險,低聲下氣拜託他:「今晚請借我你的iPhone看AV!」

一位暱稱「指笛奏者」的日本網友,在自己部落格上分享,稱自己多年前曾造訪北韓,外國人不論在北韓哪個城市,都會有位名為導遊、實則監視官的人隨行,指笛奏者從平壤移動到其他城市時,遇到一位深諳日文的「導遊」。在這段期間,指笛奏者經常與這位監視官聊天,才知道他的日文是向被北韓間諜綁架到日本人學習的,此外也會在不踩線的範圍內,聊聊當地的生活與實際的經濟狀況。

某天指笛奏者在飯店內抽菸時,監視官突然邊賊笑著邊問他:「我的同志啊,日本真的有『娃娃』嗎?」一開始指笛奏者還不明就裡,以為對方在問母嬰用品,但看對方「深感興趣」的表情,他才反應過來應該是指「情趣娃娃」,雖然指笛奏者有點擔心在北韓聊成人話題是一種禁忌,但相處多日下來,認為這位監視官可以信賴,於是詳細說明起何謂情趣娃娃與構造,甚至還開了情趣娃娃的照片給監視官看。

這位監視官聽了指笛奏者的「分享」以後,對於日本性文化越來越感興趣,也越問越多,指笛奏者還擔心說:「要是被發現的話可能會被抓去勞改或處決吧。」但想想自己這次來到北韓前,在日本早就留下遺書,乾脆豁出去了,而監視官此時又問他更「深入」的問題:「我的同志啊,你現在身上有AV嗎?」

「指笛奏者」在享用晚餐期間,北韓的監視官也跟他借手機來感受「日本文化」。(翻攝自note.com/univ)

雖然北韓有內部網路,但因為不太好用,所以指笛奏者當時在iPhone內放了約40到50部的A片「備用」,不過被監視官問及此事時,由於色情影片在北韓境內算是違法,因此他也相當煩惱到底要不要給對方看。監視官注意到指笛奏者的猶豫神色後,推斷對方身上一定有AV,因此再三懇求:「我的同志、我的同志,拜託給我看A片吧!拜託,拜託就給我看一點就好!」最終指笛奏者拗不過對方請求,就給監視官看了自己珍藏的「搭訕素人片」。

在接下來的時間中,不論指笛奏者怎樣向監視官搭話,對方都因為沉浸在眼前的影片,只能得到「啊、嗯」之類的模糊回應,讓指笛奏者乾脆放棄,讀起在平壤買的書。30分鐘過後,監視官終於看完了,大讚:「怎麼會有這麼棒的東西啊!日本這個國家太讚了!」甚至看完第一部之後,監視官又趁指笛奏者吃晚餐的時間,借了手機就往自己房裡跑,躲在房內好好「鑑賞」一番。

不僅如此,當天晚上用完晚餐後,在房內休息的指笛奏者突然聽到門外有敲門聲,以為有什麼事情而應門後,發現外面站著監視官,對方還說:「拜託你今晚借我手機!」指笛奏者有點猶豫要不要把手機借出去,因為裡頭拍了一些北韓街頭的照片,然而這是不被當局允許的,但監視官不斷用絕望的聲音苦苦哀求:「拜託再讓我看看你的iPhone!這是我一生一世的請求!」由於對方的請託實在太懇切,感受到對方語句中的「一生一世」所言不假,錯過這次機會,監視官恐怕一輩子都看不到「好料」,指笛奏者最終把照片檔案整理到其他位置後,就把手機借出去了。

一拿到手機後,監視官帶著喜極而泣的表情不斷反覆道謝,接著打了招呼就走掉,隔天指笛奏者再見到監視官時,眼睛下布滿了黑眼圈,「一臉滿足」地把手機還給了自己,指笛奏者打開iPhone後,發現電量只剩下1%,文末指笛奏者表示:「像這位監視官這麼『快樂』的賢者時間,我想應該是前無古人、後無來者了吧。」

更新時間|2021.07.15 07:19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

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,月月抽Sony旗艦機

更多內容,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月費、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